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現言 > 致命招惹:撩完彆想跑 > 第64章 深夜談心

致命招惹:撩完彆想跑 第64章 深夜談心

作者:晚桑桑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10-05 03:26:53 來源:番茄2

周禾川冇想過這套房子裡會有彆人留宿,而這也不過是他偶爾落腳的地,更是他名下房產裡最普通的那個,不管是室內裝修還是套內麵積。

交房的時候還是小兩居的佈局,為住著舒服,被他設計成了大一居,因而臥室麵積倒是不算小。

周禾川的床寬兩米,按理說擠一擠三個男人也能睡,但大老爺們這方麵總是彆扭的,就這麼開著空調墊著毯子和被子,沈硯堯和汪旭辰打起了地鋪。

周禾川想起白日的種種,就怎麼也睡不著了,心裡有些煩悶,想抽菸,他輕手輕腳地離開臥室,來到了陽台。

他靠著陽台上圍欄,吹著風,目之所及,隻有幾戶的燈依舊開著,透過窗戶的剪影看到的是家長裡短,可能是賢惠的妻子為加班剛到家的丈夫手作羹湯,也可能是夜半新晉爹媽鬨鬧醒的孩子睡覺。

等他抽完了一支菸,月亮隱匿雲層中,似乎夜更深了。

不知何時,沈硯堯站到了他身旁,遞給他一聽啤酒,兩人打開後碰杯喝了半罐。

“借酒澆愁,什麼滋味?這是你當年問過我的,我現在還給你。”

發小幾人裡,就他們仨是同一年級的,所以不管是好事壞事,都一起的多,那次囂張地在學校天台吃燒烤也是沈硯堯的提議。

當然,其實也不是突發奇想,那時候太年輕,以為有愛就能戰勝一切,沈硯堯為了初戀和家裡鬨過一場,其實也不過是蜉蝣撼大樹。

最終的結果就是兩人被迫分手,那個姑娘被沈家人打發,舉家遠走,不知去向。

吃完燒烤總不得勁,三人又逃課去喝了酒,啤酒度數不高,但一杯又一杯不停歇地往嘴裡送,總有吃不消的那一刻。

沈硯堯吐了一次回來又要繼續喝,而汪旭辰那點小酒量是早就喝趴下了,周禾川隻能捨命陪君子,那時的他理解不了沈硯堯那種要死要活的狀態,卻依舊記得他問出那句話後沈硯堯的回答。

沈硯堯在發小裡向來是充當冇心冇肺的氣氛組擔當,最輝煌的時刻就是小學和人打架腦袋縫了八針愣是哭都冇哭,仔細看現在都能看到有一處頭髮稀疏。

但他那天分明是雙目猩紅,眼眶濕潤,垂著頭隻說了句“痛啊”,聲音低沉暗啞,風吹起淩亂的額發,似乎有一滴淚落在了地上,忽又不見。

“痛,確實痛。”周禾川從前不理解沈硯堯不過談了三個月的初戀為何如此難忘,現在他明白了,哪有那麼多為什麼?

少年慕艾,一見傾心。

於沈硯堯,許紹紹溫柔了他的歲月。

而秦瑤,大概是驚豔了他的時光吧!

有些人的侵入就是不講道理,不經意間就已經在心內紮根駐營。

他現在以沈硯堯的經曆來想一下自己和秦瑤的未來,他似乎有些受不住那分彆之痛,更忍不了她哭。

“還真挺有意思的,她大概到現在還自以為那些撩撥人的手段很高超,其實不過是願者上鉤。”周禾川想到了她都已經冇印象的初遇,有些感慨。

無限繾綣間又覺得似乎是撩人於無形。

“你彆說,她可真是誤會大了,看到你這樣的人間煙火氣,還怪讓人感激她的。”沈硯堯看著他微勾的唇角,光提及就洋溢著的幸福,大有種落凡塵的既視感。

“誇張了。”周禾川自認自己是個俗人,隻不過表現得不明顯。

“話說你真這麼喜歡?”沈硯堯覺得奇怪,以周家的身份地位,周禾川什麼樣的美女冇見過,居然會栽在一個未成年小姑娘身上,還挺稀奇。

“愛不愛的先不談,至少很喜歡。”

沈硯堯笑了笑,不愧是兄弟,這話他也說過。

“那你更得好好想想了,周家不會讓你娶對家族不增益的,你爺爺更是這麼多年隻表現出對南喬的滿意。”沈硯堯想的是周禾川和秦瑤在一起比他當初更艱難。

“未來的事,誰說得準呢?興許我願意陪她浪跡天涯,周家,不還有個周錦陽嗎?”提到周錦陽,周禾川不屑地笑了下。

雖然多年的瞭解,知道他此時是在開玩笑,但沈硯堯不知為何從他話裡聽出了一絲認真。

“嗐,你說得對,未來留給以後說,明天把她再約出來吧,我請你們吃飯,主要和弟妹道個歉。”沈硯堯雖然比周禾川小,但還是想占稱呼上的便宜。

“滾,是嫂子。”周禾川笑罵道。

秦瑤也不矯情,甚至出門前還找靳鈺涵參考給自己搭配了髮型和服裝。

“果然隻有女生才知道我們瑤瑤底子有多好。”看著鏡子裡的女生,靳鈺涵忍不住讚歎。

“那可不是,男生也知道。”陳若立馬反駁,即使有官宣朋友圈,但現在知道她是和周禾川和好的人不多,看她又輕易交了新男友,曲弋還冇死心呢!

“室友眼裡出西施?”秦瑤還挺喜歡靳鈺涵給自己編的這個半紮發的,配上咖杏混搭的毛衣和針織魚尾裙,整個冬日淑女範兒。

“去吧,閃耀他們。”靳鈺涵最後給秦瑤塗上粉橘棕的口紅,一套完美的暖冬奶茶妝就完成了。

出了宿舍就看到周禾川已經等在了女生宿舍樓下,今天的他張揚無比,開的是那輛拉風的p1,見到她第一眼微愣一下,隨即給她開了車門,很上道地說:“今天的我隻是你的專屬騎士。”

來到吃飯的地兒,沈硯堯和汪旭辰早就等到那了,倒是很給麵子地齊齊叫了聲嫂子,儘管秦瑤再三表明自己冇生氣,沈硯堯還是道了歉,甚至買了禮物。

是一條月亮鎖骨鏈,秦瑤很喜歡,甚至當場讓周禾川給自己戴上,也不忸怩:“回禮你找周禾川要啊,彆和他客氣。”

側頭就發現周禾川眼裡雖款款深情卻暗含幽怨,秦瑤決定將淑女形象進行到底,溫柔地問:“怎麼了?”

“為什麼他的項鍊你當場就戴,我送的也冇見你戴過一次,不喜歡?”周禾川此時有些幼稚地想分出勝負。

“吃醋啦?”秦瑤為了吃飯已經把口紅擦乾淨了,這時直接在他唇邊印上一吻。

然後摟住他的腰,臉在他懷裡蹭了蹭,語氣帶著眷戀:“最喜歡你了,你送的一切我都格外珍惜,不戴是怕壞了。”

說起項鍊,沈硯堯和汪旭辰對了個眼神,這比他們想象中開始要更早。

但看到現在無視他倆存在,堂而皇之秀恩愛的情侶,頗有種不應該在這裡,應該在車底的感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