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現言 > 致命招惹:撩完彆想跑 > 第19章 男人心,海底針

致命招惹:撩完彆想跑 第19章 男人心,海底針

作者:晚桑桑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9-24 03:44:03

這學期帶13級金融專業公司財務報表分析課的是張教授,他是經濟學院出了名的不按常理出牌。

他的課從不點名簽到,但是掛科率卻很高,最後給分更是天壤之彆:100滿分可以很爽快就給,而掛科的分更是能低到隻有幾分、十幾分。

在他這裡,根本就不存在按比例不及格他給你通過平時分找補,而是該多少就是多少,因而每年59掛科的也有好些人。

很直接的一個原因,平時分主要是在最後一節課的答辯結果,他的課程報告是在第一節課就佈置的,卻在倒數第二節課纔再一次提醒。

這個訊息一出,全場嘩然,不為彆的,最後一節課就是後天,不到兩天的時間寫好一份完美的課程報告何其困難。

“我的天,我怎麼就忘了這件事,完了完了完了。”靳鈺涵連歎三聲。

“啊?我上週不是在宿舍群裡說了嗎?”秦瑤有些困惑,她記得她那天做完自己的報告不放心地提醒了她們。

“什麼時候?臥槽,我是看漏訊息了嗎?”靳鈺涵趕忙點開群訊息,翻了好一會也冇翻到,開始自我懷疑,“難道我手機出故障了嗎?冇看到啊!”

秦瑤也翻了一下群訊息,上週二的訊息裡冇有這條,仔細回想了一下,拍了拍腦袋:“瞧我這腦袋,我點完發送有人來找我,我就合上了電腦,我以為發過去了,可能就冇點上。”

“不好意思啊,我真的是。”秦瑤抱歉地看著靳鈺涵和陳若。

靳鈺涵連忙擺手,豁達道:“這有什麼抱不抱歉的,本來就是我們自己的事,跟你沒關係。”

“這門課老師說也可以按小組交,不超過三個人就行,那我的加上你們好了。”

一般就算是要分小組完成的作業,冇有強製組隊要求,秦瑤也很少和彆人一組,她更擅長單打獨鬥。

“那多不好意思啊,嘿嘿,我包你一個月午餐。”靳鈺涵冇客氣,主要讓她來還真不行,江津倒是學霸,不過不是同學院的,幫不了她。

“那我包你一個月晚餐。”陳若連忙跟上,純靠自己怕不是這門課要掛科。

“都是一個宿舍的,冇事。”秦瑤立馬聯絡了學委,報上了自己的題目和組員。

等收集好每個小組的研究公司之後,學委將名單以及分組情況交給了老師。

張教授看到其中一個的時候,沉思了一會,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隨即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電話那頭正是周禾川,驚訝於張教授為什麼會找他,還以為又是聊保研本校的事。

張教授每年收的研究生就三個,其中一個名額透過底有打算預留給周禾川。

“張教授,我之前已經思考過了,不一定讀研,也不一定留在國內。”周禾川在腦內組織了一下語言。

“你誤會了,頓創是你家旗下的公司吧?財報課有人分析的是這個,你要不來聽一下,尊重你,最後她們組的分由你來定。”張教授言簡意賅說出目的。

“行啊!”頓創對周禾川的意義不一般,雖然這隻是周家涉及眾多產業裡不起眼的其中之一。

主要是其所屬的建築行業不景氣的前提下,他父親故意刁難給他練手卻起死回生,盈利後卻被收回,便宜了那個比他隻小了三個月的私生子,嗬。

當週禾川知道是誰選了之後,第一次生出厭惡情緒,明明可以有一百種方法引起他的注意,卻選擇這條噁心他的,本來這些天漸升的好感突然降為零甚至為負。

而狀況之外的秦瑤還在孜孜不倦地給周禾川天氣打卡,講笑話之類的。

隻是,前幾天至少還會有回覆,雖然不多,今天一整天訊息發出卻石沉大海。

這當然是徒然,因為今天在她發過去第一條訊息的時候,他已經把她遮蔽了,至少其他人訊息是免打擾。

如果興致上來他至少會點開看一下,而秦瑤的訊息他是再也收不到也不想看到就是了。

千裡之堤,潰於蟻穴。

雖然這對於秦瑤來說是無妄之災,因為她根本就不知道頓創和周禾川有關,也不知道這一淵源,她隻是單純地在抉擇公司的那天看到了關於頓創建築公司的新聞而已。

終於,秦瑤懷著疑惑漫無目的地在學校裡閒逛時碰到了周禾川,她就站在不遠處衝他笑。

不同往常,至少之前他還會回笑一下或者輕輕點頭示意,但這次周禾川眼神拂過她時仿若無物,毫無溫度可言,如果仔細探究,能發現隱藏在其中的厭惡。

秦瑤不明所以,硬著頭皮上前和他打招呼,他也視作冇聽見。

秦瑤攔住了他的去路,刨根究底:“周學長,你為什麼今天一天冇理我啊?”

“你以為你是誰,我乾嘛要理你?讓開。”周禾川眯眼斜睨了她一眼,語氣裡滿是嘲弄與不耐。

“我要追你啊,還不明顯嗎?”秦瑤眨了眨眼,甜甜道。

“就你,你也配?”周禾川本不想說這麼絕情的話,但看著她這副冇皮冇臉的模樣,現在隻想儘快擺脫她,逃離她。

當然也是因為看著她這無辜的模樣,怕自己破功,有些事是原則問題,碰不得,哪怕麵前這女生他略有好感。

秦瑤冇料到他會將話說到這份上,咬了咬嘴唇似乎在隱忍,下一秒淚水在眼眶打轉,被她硬生生給憋了回去。

語氣中帶著不甘與難以置信:“你也太冇品了吧,拒絕的方法有很多,你乾嘛要用這種讓人難堪的話。”

秦瑤的聲音有些顫抖,此時真的對他很失望,心裡酸漲漲的,很難受。

她以為她在他那是有些不一樣的,雖然她接近他的目的不單純,但冇想到有一天他會對她說出這種話。

也不是,總歸是她自作多情了,周禾川不一直都是這麼殘忍嗎?

隻是,她真的就這麼不堪嗎?

秦瑤最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轉身跑開了,背影稍顯狼狽。

周禾川看著她泛紅的眼眶、倔強的臉龐有些於心不忍,算了,無所謂,及時止損,對他對她都好。

觸碰了他的底線,善終是不太可能的了,他倆的關係至少在他這,在這一刻是冇有再進一步的可能了。

秦瑤跑出好遠才停了下來,抹了抹眼淚,慢慢冷靜下來,這其中傷心的成分少,更多的是羞憤。

三分真,七分戲,演的她自己都快信了。

嘁,男人心,海底針,猜不透,但是Who tm cares?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