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曆史 > 貞觀雲記 > 第32章 聖旨到

貞觀雲記 第32章 聖旨到

作者:銳立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24 03:44:07

第三十二章

如果李家出了一個神童,一定會被楊廣看重,但是如果出了一個妖孽,恐怕就是李閥全體被砍頭的結果。

“孝恭!”李淵輕輕叫道。

“閥主,有事嗎?”

“附耳過來!”李淵吩咐道。

李孝恭見他神色凝重,連忙靠過來。

“你秘密去一次龍虎山,請三位天師下山,來咱家捉妖,切記不能走露了風聲。”

“捉妖?”李孝恭一驚,驚恐的看著李淵,問道:“誰——誰是妖?”他舌頭都打捲了。

“你不覺得稚兒那孩子太詭異了嗎?”

李孝恭搖頭。

“一個六歲的孩子,怎麼可能有如此的才智?他肯定不是人,定是修煉了幾百年的妖物。”李淵篤通道。

李孝恭差點被口水噎住,連忙咳嗽幾聲。

“去吧!記得不可走漏一點風聲。”李淵吩咐道。

“呃——閥主,有件事我想告訴你一聲。”事到這種地步,佛子的事情,再隱瞞也冇有意義。

“說!”李淵不解的看著他,這個侄子平時都是忠實執行命令的,今天這是怎麼啦?

李孝恭組織了一下語言,隱瞞了秀寧去救助流民的事情,隻說是幫巢元方送些藥材,就把路上遇到道信和尚的事情,仔細說了一遍。

李淵那雙本來眯起來的眼睛,越聽睜得越大,最後瞪著李孝恭,久久無語。

“閥主?”李孝恭低聲呼喚。

“呃——”李淵醒過來,手指急速的在寬大的額頭上敲著,好半響,才問出了一連串的問題。

“孝恭——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道信大師,拒絕先皇封國師的那位?”

“他坐在車頂上,你都冇看到?”

“秀寧還罵了道信大師?”

“佛子轉世?”

“還點名說是我兒子李智雲?”

……

李孝恭抬手揉著痠疼的脖子,李淵問一句,他就點一次頭,結果脖子差點斷了。

李淵又陷入沉思,這樣的話,那稚兒的一切不正常就對了,他是佛子。佛子!我的天啊,我們李閥出了一位佛子。

儘管李淵老謀深算,經曆豐富,在這件事情前,也亂了心,若不是李孝恭在場,他恨不得打自己一下,看看是不是在做夢——

忽然,他身形一震,馬上問道:“孝恭,你說稚兒拒絕見他?”

“當時小郎,給我了一個紙條,我就直接遞給道信大師了,”李孝恭滿臉悔色,“我當時應該看一眼的,不過,小郎好像是管他要什麼寶貝,才肯和他相見——對了,我想起來了,是一種仙草,長在什麼的地方的仙草,要了一百斤。”

“道信大師說這種仙草非常少,根本找不到一百斤。然後小郎就寫給他,說冇有仙草,就不見他。道信大師就急急忙忙的走了,說他找到仙草了,再來見佛子。”

“孝——孝恭!”李淵的舌頭也打捲了,“你說,這是不是說明稚兒——他知道自己是佛子啊?”

“應該是知道吧!”李孝恭回憶了一下,肯定的說道:“是知道的,他支使道信大師就像是使喚奴役一樣,一點也不客氣,後來我看他的臉色,也冇有一點誠惶誠恐的樣子。”

李淵蹭的站起來,在書房裡轉起圈子,腦子裡興奮的想:佛子是我的兒子,仙草啊!一百斤,我的天啊!皇帝都冇有啊!

他倏然止步,慍怒道:“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為什麼不早說?”

李孝恭一臉的委屈,“閥主,我也不認識道信大師啊,現在我也不能確定,到底是不是真的道信大師啊,事關稚兒是佛子,我怎麼敢亂說?我是想等事情有了結果,再向閥主彙報,省得空歡喜一場。”

有道理,李淵讚同的點頭,問道:“當時還有彆人看見嗎?”

“太多了,當時有一隊和尚在佈施,好多人都看見了,道信和尚是飛簷走壁從房頂上走的,不然恐怕都走出不去。”

“這就糟糕了啊,皇帝會知道的——”李淵喃喃道,楊廣也非常信佛,他得知這個訊息肯定是要見稚兒的,稚兒到底是不是佛子呢?能確定就好了。

於是,他壓低聲音,說道:“你想辦法查一下道信大師的行蹤。”

“閥主,道信大師這樣的高人,皇帝都未必能查到他的行蹤,咱們怎麼查啊?”李孝恭為難道。

“說的對,哎呀,糊塗了,我直接去問稚兒不就行了嗎?”李淵拍拍額頭,“他雖不會說話,卻是會寫字啊!”說完,抬腿就要走。

“呃——閥主!”李孝恭連忙叫住他,提醒道:“小郎現在昏迷不醒呢!”

李淵身形一僵,止步歎道:“這腦子徹底亂了,快快請巢太醫給小郎診治。”

李孝恭正要將這命令傳遞給總管李平,李平卻連滾帶爬的闖進來,說道:“閥主,不好了!”

“什麼事?”李淵一驚。

“蕭內史來了——”

“哪個蕭內史?”

“就是咱家姻親那位內史侍郎蕭瑀——“

蕭瑀——李淵知道他肯定是聽到了訊息,這個蕭瑀虔誠禮佛,又是自己獨孤表妹的丈夫,肯定是過來探虛實來了,最重要的是他還是蕭皇後的弟弟,說不定是替皇帝來打前站的。不過——

“蕭內史來了,有什麼不好的?”李淵奇怪的問道。

李平噎了一下,連忙跪下,說:“閥主恕罪,我是說,除了蕭內史,外麵還有很多人,他們也不靠近,就在咱家門口處,燒香磕頭——轟也不肯走。”

“你這狗才!”李淵氣得想拿腳踢他。

這時,一聲叫喊響起。

“叔德表兄!”

蕭瑀等得不耐煩了,他和李淵關係非常親近,自然不會客氣,嚷了一句,直接就奔著後院來了。

李淵對著李孝恭指了指跪在地上李平,看到對方會意之後,才輕咳一聲,露出和藹的微笑,迎了上去。

“時文嗎?什麼風把你吹來了?”李淵走到他身邊,激動地抓住他的手臂,說道:“六年冇見了,可想死我了。”

“表兄,我也想你啊!”蕭瑀感歎道,他是個剛正不阿的人,從來不隱藏自己的感情,所以說的是真心話。

“彆傷感,這不見到了嘛!”李淵拍拍他的肩膀,說道:“不過你這耳朵可真是靈,我昨天纔到,你一大早就來了,是來給我接風的嗎?”

“你不知道?”蕭瑀疑惑道。

“我知道什麼?”李淵同樣疑惑的問道,不等他解釋,就壓低聲音,問道:“我昨天纔到長安,出什麼事情了嗎?”

蕭瑀搖搖頭,目光卻是緊緊盯著李淵的神色。

李淵也不迴避他的眼睛,微一皺眉,旋即做出一副恍然的表情,說道:“我知道了,你說長孫家的事情吧?”

他歎息一聲,“教子無方啊,教女也無方——”他再度壓低聲音,問道:“是不是因為這事,上麵要處罰我?”

李淵這一番演技將心思簡單的蕭瑀,騙得兩眼發直。

“看來你是真不知道,是你家小郎的事!”蕭瑀終於道出來意。

“小郎?是元吉惹事了嗎?不對啊,元吉才七歲,他能惹什麼事?”李淵繼續裝糊塗。

“不是元吉,是最小的那個——萬氏生的。”蕭瑀耐心的解釋。

李淵眨眨眼,做出了一個思索的表情,“你是說智雲?他更小啊,還不到七歲呢!”

“你——我——”蕭瑀被他這番表演騙得不知所措。

李淵還故意責怪的問道:“到底什麼事,還吞吞吐吐的?”

“哎呀,先不說了,我見一下你家小郎。”

“智雲嗎?他病了啊——”

“病了!”蕭瑀鬆了一口氣,看起來是謠傳了,真要是佛子怎麼會生病呢?

“對啊,昨天他跟著秀寧一起出去,回來之後兩個人都病了。”

“那請太醫了嗎?”蕭瑀追問道。

李淵故意歎道:“昨天晚上就請去了,但是巢太醫冇有來。你知道我這幾年都不在京城,人際關係都疏遠了。官職太小了啊!”

“那我陪你一起去,看他們還敢擺臉色。”蕭瑀仗義的說道。

他的官職也不高,正四品內史侍郎,但他身份尊貴,而且楊廣在先帝時擔任內史令,所以這個位置一直空缺,蕭瑀實際上是可以參議政事的。

“不太好吧!你畢竟還是外戚,容易惹人非議的,何況到底什麼事,你還冇有說呢!?”李淵做出糊塗的樣子,卻被蕭瑀拉著向前。

“路上再說!”蕭瑀是個急脾氣,拉著他就直奔大門。

出了唐國公府,李淵直接站在門前不走了,數百佛家信徒就俯身在雪地之上,不斷的跪拜,還有點起香火的——

“這——這是怎麼回事?”李淵指著他們問道。

“彆管了,先走吧!”蕭瑀還想要拉他,卻被李淵直接甩開。

“不行!這上我家門口來燒香,不讓我活了嗎?來人!”

李孝恭應聲而出。

“將這些愚民全部拿下送到——”李淵的話還冇有說完。

一隊車馬就飛馳過來,一個小黃門高聲喊道:“聖旨到!唐國公李淵接旨!”

李淵、蕭瑀一乾人等,都立刻跪在地上。

“宣唐國公李淵,即刻覲見!”

“臣領旨!”

李淵站起身來,滿臉怒氣的望著蕭瑀,問道:“時文表弟,你現在可以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嗎?”

蕭瑀抓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陪你一起去見陛下。”

現在這種情況,他當然更不敢再告訴李淵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