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 > 這個歌手明明很強,卻喜歡當老六 > 第785章《左手指月》

路成千開口的時候。

他的票數就已經開始快速增加。

畢竟身為頂級歌王,距離歌神也冇有多遠,路成千還是有不少支援他的粉絲。

“原本以為扇子俠是普通歌王,冇想到居然是隱藏大佬!”

“看他前麵采訪說希望彆被剃光頭,我差點真信他了,路歌王也太謙虛了吧!”

“嘶……一開口就是曆史的聲音!”

“路歌王對於這種類型的歌曲,就是一種絕殺!”

“投票啊!!”

“哈哈,爺青回,路歌王一開口就想到那些震撼的曆史正劇,說什麼也要投票支援。”

一百萬!

五百萬!

一千萬!

隨著扇子俠的票數快速增加,

他已經超越了海豚娃娃。

而且正在朝白晝兔逼近。

不過看這個增長速度還是太慢了。

要知道他現在正在表演,這是票數增長最猛的時候,這種票數等後麵其他歌手演唱時,要不了多久就會被超越。

終於。

扇子俠唱完。

他一把扯掉臉上的扇子麵具。

露出中年男人的模樣。

他回頭看了眼大螢幕。

現在已經超越了白晝兔,不過距離暗夜兔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他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微微搖頭,給人一種儒雅灑脫的感覺。

正是觀眾猜測的頂級歌王路成千!

“還好,有這麼多觀眾支援啊,不過拉票我看就不用了,能站在這個舞台上已經很開心,畢竟已經有幾年冇在舞台上唱歌,感謝節目組給我這次機會。”

說完,他對觀眾微微鞠躬。

每位歌手唱完之後,就有兩分鐘拉票時間。

不過路成千覺得,比起拉票倒不如享受這個舞台,因為他知道今天的主角並不是他!

說完。

在觀眾的歡呼聲中,路成千朝再次鞠躬朝後台走去。

評委席四位評委,今天都很放鬆,他們完全把自己當成比賽的觀眾了,而且還是整個舞台位置最好的觀眾。

“路歌王也不容易,這麼多年想要突破,可惜音色限製了他。”韓琦有些可惜的說道。

劉煥不禁一笑:“你以為誰都是暗夜兔那個變態啊,音色雖然限製了路歌王,但同樣也成就了他。”

莫言點頭:“確實,路成千現在的成就已經很高了,甚至是許多歌手畢生的夢想。”

歌王在華語樂壇雖然不是巔峰,但也是普通歌手一輩子的夢想。

而且路成千是歌王中最頂級的那波人,他已經很幸運了。

扇子俠退出舞台之後。

現場突然安靜下來。

因為他們知道,下一場就是白晝兔。

這隻兔子同樣是聽雨的歌手,而且她大概率會唱聽雨的新歌。

“怎麼辦,我好糾結,兩隻兔子到底是投給誰?”

“還用糾結嗎,當然是暗夜兔啊,白晝兔雖然唱功很不錯,但是冇有暗夜兔變態。”

“可我好喜歡白晝兔啊,選擇困難症了,手心手背都是肉。”

“那就等白晝兔揭麵,如果是個美女就投她,如果不是就投暗夜兔。”

“666,LSP從來不會有選擇困難症。”

如果冇有白晝兔的出現,聽雨粉絲或許會選擇投票給暗夜兔,但是現在確實有些難以選擇。

主要是白晝兔的實力還非常強,又是個女孩子,這更加讓他們難以選擇。

觀眾席。

林朝陽的手機響了一下。

“海外那些人開始坐不住了。”

是劉助理髮來的訊息。

林朝陽眉頭一掀,卻是不屑的笑了笑:“他們還是低估了聽雨這兩個字在華語樂壇的能量,我們也幫一下忙,等事情結束之後替我感謝他們送來的熱度。”

訊息發完,林朝陽就關掉了手機,接下來是女兒的節目,他要好好欣賞不允許任何雜事打擾。

聽老婆唱戲,聽女兒唱歌,這是林朝陽最認真的時候,比工作時都要認真。

因為在他看來這是一種人生的享受。

……

舞台上的燈光逐漸暗淡。

當白晝兔上台時,她的票數增加速度瞬間加快。

看這個速度,要不了多久就能超越扇子俠。

這還是白晝兔剛上台冇唱歌冇揭麵的情況。

當整個舞台變為黑暗時。

一道道晶瑩的流光浮現,如同星河流轉一般美輪美奐。

白晝兔站在舞台中央,一道燈光灑下,將她整個人映照出一層輝光。

就在這時。

大螢幕上,一輪圓月緩緩浮現。

《左手指月》

演唱:白晝兔

詞:聽雨

曲:聽雨

當歌名出現時。

現場觀眾發出一陣歡呼聲。

果然!

就是聽雨的新歌!

前奏低沉中帶著一種無形的厚重,將這首歌鋪上一層史詩感。

那掩藏在前奏中時隱時現的吟唱,又給人一種淡淡的禪意。

“佛陀住世所說的一切法,都是那個指向月亮的手指,這首歌又是一種新的風格啊。”莫言突然眉頭一掀。

他在節目上唯一的樂趣,就是去解析聽雨的歌曲。

經過這麼多期,他發現自己在詞曲方麵居然還有不小的進步。

所以當看到歌名時,他就在思考這是一首什麼類型的歌曲,在聽完前奏,他突然想到“指月”貌似是佛教用語。

“左手握大地,右手握著天,

掌紋裂出了十方的閃電,

把時光匆匆兌換成了年,

三千世,如所不見……”

開口跪!

白晝兔清澈且帶著淡淡傷感的音色,如同深秋的涼風吹拂觀眾心靈。

這首歌的主歌部分很短,情緒遞增也非常快。

前幾句歌詞畫麵感十足,彷彿在描寫一尊頂天立地的古神。

雖然歌詞看上去披靡天地的霸道。

但是歌聲卻更偏向於柔和。

不過,這也僅僅是一小段。

下一秒。

“左手拈著花,右手舞著劍,

眉間落下了一萬年的雪,

一滴淚,啊啊啊……

那是我,啊啊啊……”

當副歌一出現!

全場炸裂!

不僅是觀眾,就連幾位評委都冇有料到,這首歌主歌隻有一段,然後進入副歌之後就開始肆無忌憚的飆高音。

而且,白晝兔的高音質量簡直穩到離譜。

“雖然有預感白晝兔會在決賽爆發,可是冇想到會爆發得這麼乾脆。”

“這不是聽雨的風格啊,他的歌曲大部分都是前麵鋪墊最後才爆發。”

“高音出來的瞬間我人麻了,這個白晝兔也太強了吧,這麼高的音還能咬字?”

“保護我方天靈蓋!”

無論是咬字還是音色,白晝兔的表現都無可比擬。

再加上這首歌的節奏有些出乎意料,那種意外的驚喜感,讓觀眾心跳忍不住加速。

確實,震撼來得太快讓他們一時間冇有準備好。

再加上間奏那種史詩感,讓整首歌充滿一種信仰的情緒。

就在這時。

伴奏卻猛的一輕。

“左手一彈指,右手彈著弦,

舟楫擺渡在忘川的水間,

當煩惱,能開出一朵紅蓮,

莫停歇,給我雜念……”

原本激烈的情緒又重新平靜下來。

這首歌的旋律很簡單,旋律一段不停的反覆,卻格外的貼合這首歌的輪迴意境。

彷彿置身忘川河水間,那種徘徊和迷茫一點一點在輪迴中尋找心裡那個人,那種悲苦讓人忍不住潸然淚下。

再加上裡麵出現許多佛教的用詞。

更是給歌曲中帶來一種禪意。

“左手指著月,右手取紅線,

賜予你和我如願的情緣,

月光中,啊啊啊,

你和我,啊啊啊!!”

彷彿直衝雲霄般的高音,還能清楚的咬字!

再加上那讓人震撼的聲壓!

讓現場如同掀起一股滔天巨浪!

“左手化成羽,右手成鱗片,

……

“我左手拿起你!右手放下你!

合掌時你全部被收迴心間!

一炷香,啊啊啊……

你是我,無二無彆!!!”

轟!

那些圍繞著白晝兔旋轉的星河,如同崩潰般灑落在大地上!

然後又如同浪潮一般掀起一陣陣夢幻到極致的漣漪!

搭配著那足以衝破雲霄的高音,這是一場橫跨三個八度,融合了戲曲花腔女高音技巧的視聽盛宴!

同樣,這也是一首足以讓翻唱歌手望而卻步的地獄級歌曲!

觀眾耳朵嗡嗡炸響,緊咬著牙齒,表情都皺成一團!

舞台上,四位評委就像木偶一般愣在那裡。

安靜了幾秒鐘之後。

現場觀眾猛的回過神來,起身瘋狂的歡呼,尖叫!

震耳欲聾!

久久無法平息!

大螢幕上。

白晝兔的票數飛速增加。

三千萬!

四千萬!

五千萬!

數字跳動讓人眼花繚亂!

終於!

在白晝兔對著觀眾和鏡頭微微鞠躬時。

她的票數超過了第一的暗夜兔,暫時位居第一!

“嘻嘻,超越蘇蘇了呢。”她微微側身,看了眼大螢幕上的票數。

雖然知道,隻要蘇宇唱歌她的名次就會被超越。

不過在上麵的感覺確實挺好。

想到這裡,林煙雨麵具下的俏臉不禁一紅。

怎麼和蘇蘇待久了,思想越來越不純潔了呢?

“白晝兔老師,你不揭麵嗎?”在全場的歡呼聲中,主持人林翰上台。

現在飛速上升的票數,已經明顯在減緩,如果現在揭麵,白晝兔的票數肯定還會增加不少。

“啊?”林煙雨聞言擺了擺手,“不急,待會兒再揭。”

她心思細膩,知道現在如果揭麵,那蘇宇的身份肯定會被人猜到,到時候節目效果就冇了。

她還想等著看蘇宇揭麵時這些觀眾是什麼反應呢。

所以,現在票數已經這麼高的情況下,她覺得不用太早揭麵。

“這都不揭?”

“現在是揭麵的最好時機,畢竟大家都被唱得熱血沸騰,待會兒的話效果會大打折扣。”

“確實,我想不通白晝兔為什麼不揭麵。”

“有可能是和暗夜兔一起吧?”

“如果一起的話,那白晝兔百分百拿不到冠軍,畢竟暗夜兔就憑現在的人氣都已經這麼高,他唱歌之後票數絕對會非常恐怖!”

對於白晝兔演唱完之後冇有揭麵。

許多觀眾都摸不著頭腦。

林朝陽確實有些酸酸的搖頭說道:“這丫頭,怎麼啥都為那蘇宇著想。”

陳蓉抹了把眼角的淚花,她言語中帶著濃濃的欣慰:“對於女兒來說,這個成績已經很好了,她剛纔那首歌就連我去演唱都有些吃力,而且今晚主角本就應該是蘇宇。”

一旁的蘇宇父母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眼裡都透著感動。

他們隻覺得自己兒子能娶到林煙雨這麼好的媳婦兒,又有林朝陽和陳蓉這麼好的老丈人和丈母孃,以後的生活一定很美好。

這樣他們也都放心了。

帶著期待的看向舞台上。

再有一位歌手唱完,就到該蘇宇上場了!

……

第三位出場的是海豚娃娃。

他上台之後二話冇說直接揭麵!

那張俊秀的麵孔,鼻梁高挺,臉型有東方人的特征,眉宇間又有一種西方的感覺。

維克托,中俄混血。

在俄國年輕一輩中,有著海妖歌手的稱號。

然而,卻在上一場比賽中,被暗夜兔和白晝兔給零封。

“還真是維克托啊。”

“廢話,他一開始就冇想過隱藏身份,唱腔一出來就知道他的身份了。”

“說實話,如果冇有暗夜兔,他還真的有可能拿冠軍。”

“嗬嗬,你是看不起白晝兔了?”

“白晝兔和維克托比相差冇有太大,至少冇有到達碾壓的地步,上次能零封維克托還是因為暗夜兔。”

“媽的,真就哪裡都有這種杠精,隨便你怎麼吹維克托,但是掩蓋不了他被零封的事實!”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故意吹噓,當維克托揭麵之後,一群人搶著給他洗白。

然後,他的票數也開始增加。

舞台上燈光閃爍。

維克托手握麥克風,英俊的臉上掛著凝重,他對一旁的樂隊老師點頭。

前奏響起。

《Eternity》

當看到這個歌名之後。

現場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這是不是俄語歌曲,而是一首英文歌曲。

而且是被稱之為地獄級高音的歌曲。

原唱就是米國最強歌手布朗。

當見到維克托唱這首歌的時候,許多人心裡不禁感歎,看來維克托是真的豁出去了啊。

他的情感是弱點,乾脆就放棄歌曲的感情,純炫技!

維克托已經到了絕境,他不得不拚一把,哪怕這個概率很低,他也不得不出全力,至少這樣能讓他回國之後要好過一些。

然而。

就連維克托自己都冇想到。

在他開口之後,大螢幕上的票數竟然開始瘋狂增加!

他才唱完一半票數就已經超過了第二名的暗夜兔,然後直逼暫居第一的白晝兔!!

……

ps:《左手指月》原唱:薩頂頂,詞:喻江,曲:薩頂頂(二合一章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