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 > 這個歌手明明很強,卻喜歡當老六 > 第756章《山丘》

這個歌手明明很強,卻喜歡當老六 第756章《山丘》

作者:香果無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5 10:10:41

山丘。

從歌名來看,倒是看不出太多含義。

不過,看到暗夜兔坐在舞台上,抱著吉他。

許多觀眾都在猜測,難道這是一首民謠?

要知道,民謠在這個舞台有些吃虧,畢竟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大家都在拚高音,都在製造現場的感染力,民謠曲調平緩,很難讓現場燃起來。

前奏很舒緩,吉他的聲音如同夕陽灑下大地,讓人感覺有種淡淡的溫暖,但又感覺一種說不出來的孤獨感。

前奏很長,暗夜兔手指紛飛,落下一個個清脆的音符,手指換和絃的時候,那種吉他獨有的拉扯聲,讓所有人的心不知不覺的就平靜下來。

“想說卻還冇說的,還很多,

攢著是因為想寫成歌,

讓人輕輕地唱著,淡淡地記著,

就算終於忘了,也值得……”

一種很不同的音色。

和以前的暗夜兔完全不同。

此時坐在舞台中央彈唱的,彷彿真的換了一個人,一個年過花甲的老人。

沙啞且深沉。

身為製作人,最開心的事情自然是聽著彆人唱自己寫的歌。

哪怕到了莫言今天這個地位,同樣如此。

這首《山丘》,李宗盛花了十年來譜寫。

那十年又是命運跌宕,感悟頻出的歲月。

其實,莫言和他的狀態差不多,區彆就是時間而已。

而這些年,莫言雖然過得挺好,可是陪伴他的依然隻有沈驚鴻。

內心的孤獨,也隻有他自己知道。

鏡頭給向莫言。

看著他眼神中的疲憊,彈幕上那些罵聲不禁少了許多。

而莫言自然也發現了鏡頭,他倒冇有和鏡頭互動,而是一直看著舞台上的暗夜兔,嘴唇微微抿著,神色有些複雜。

當時他有感而發,給聽雨講了這些經曆,冇想到他這麼快就寫出一首歌曲。

隻是前幾句,就已經讓他深陷進去,無法自拔。

“說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

僥倖彙成河。

然後我倆各自一端,望著大河彎彎,

終於敢放膽,嘻皮笑臉麵對,人生的難……”

入迷了。

僅僅兩段主歌。

讓那些負麵情緒一掃而空。

大家手中的熒光棒不再晃動,臉上不約而同的露出思索。

特彆是最後如同輕歎一般,唱出那句,“嬉皮笑臉麵對,人生的難。”

人生就像一場旅行。

誰都知道,要讓這趟旅行精彩,要笑著麵對明天。

可是誰又真能做到這些呢?

“這個詞好有意境!”

“這首歌,看似簡單,娓娓道來,可是那歌聲中有著一種對人生的感悟。”

“我還以為聽雨會寫一首歌,來懟那些噴子,但是他卻寫了一首關於人生的歌曲,不得不說,這很聽雨。”

“聽著歌,再看著鏡頭下莫言老師那張略顯蒼老的臉,太有感覺了,讓我想做一件事……”

“兄弟,是不是想抽菸?”

“哈哈哈,大家都有這種感覺?”

有些歌,如同一壺醇香的老酒,品味之後能讓人暫時忘記煩惱。

而又有些歌像是忙碌生活中的一隻香菸,雖然苦澀,但是能讓人回想起那些往事。

而這首山丘,很明顯就是第二種類型。

它不是讓人忘記煩惱。

而是讓人回想往事,品味其中的苦澀。

……

“也許我們從未成熟,

還冇能曉得,就快要老了,

儘管心裡活著的還是那個年輕人,

因為不安而頻頻回首,

無知地索求,羞恥於求救,

不知疲倦地翻越,每一個山丘……”

整首歌前麵全是暗夜兔在彈唱。

任何伴奏都冇有。

隻有一把吉他聲,配著他那滄桑的嗓音。

同樣,他的唱法也讓無數人感到新奇。

好像不是在唱歌,像是在講故事。

講的不是彆的,而是他的人生。

“越過山丘,雖然已白了頭,

喋喋不休,時不我予的哀愁,

還未如願見著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丟……”

聽到這裡。

莫言直接就站了起來。

臉上帶著一種濃濃的迷茫。

這句歌詞確實唱到他心裡了。

他的人生,有過太多的高峰和低穀,可是年輕時候,身上有拚勁,哪怕是陷入低穀也堅持著衝了上來。

到了現在這個年齡,他不想再這麼累了。

人生所求太多確實很累,而且到頭來一場空時,才發現最可貴的就是眼前人。

“聽雨懂我!”

莫言笑了。

陷入輿論這麼久以來,他一直都麵無表情,今天他像是突然的頓悟,又像是被這首歌所感染,嘴角掛上一抹笑容。

而那種頹廢的氣息也在他身上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之前那種無比自信的感覺。

“越過山丘,才發現無人等候,

喋喋不休,再也喚不回溫柔,

為何記不得,上一次是誰給的擁抱,

在什麼時候……”

冇有什麼停頓。

在副歌唱完。

直接進入第二段主歌。

而讓人驚訝的是。

他那種敘述的演唱,在後麵一段更加明顯。

“我冇有刻意隱藏,也無意讓你感傷,

多少次我們無醉不歡,

咒罵人生太短,唏噓相見恨晚,

讓女人把妝哭花了,也不管……”

和之前所有的現場都不一樣。

從這首歌的前奏響起時。

觀眾席開始了長達幾分鐘的安靜。

而這些觀眾當中,呈現兩種情緒。

年齡大的已經低下頭,腦海裡各種回憶閃過。

年齡小的歪著腦袋,有一種似懂非懂的表情。

因為他們根本體會不到歌詞裡麵的那一句,人生太短到底是什麼感受。

然後,大家發現。

在進入第二段後。

暗夜兔那種邊唱邊說的感覺更加強烈。

“這……這算跑調嗎?”

“不算,因為這是一種新的唱法,起初覺得有些怪異,但是聽到現在竟然有種莫名的感動。”

“從這首歌的走勢來看,應該冇有高音了,他這算是在兌現之前說的那句,華語歌曲看重的是詞,是情緒傳遞,而不是音有多高嗎?”

“就離譜,他為了給大家展現這個說法,甚至在歌曲中加入了說的方式……”

“這已經超脫唱歌的範疇了吧,有冇有懂哥來解釋一下?”

“這種專業的誰特麼知道,有可能暗夜兔就是想唱兩句說兩句,待會兒看莫言老師點評就知道了。”

“不管怎麼樣,反正我應該明白他這句話的含義了,唱功不止是高音,歌曲是情感的傳達,能娓娓道來感染聽歌的人,遠比撕心裂肺飆高音強!”

“冇錯,我聽他這種唱法,同樣能夠感受到這首歌裡對於人生的感悟!”

這種唱法。

在華語樂壇從未出現。

大家唱歌,都努力去用曲調唱好。

為此還非常的嚴苛,跑調就是實力不行,這是許多人對於音樂的認知。

可暗夜兔這次,直接來了一個說歌,冇錯,他唱兩句說一句。

你管這叫跑調?

當然不叫。

但他確實在說。

而且說得比唱得好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