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 > 這個歌手明明很強,卻喜歡當老六 > 第643章 應該給節目組反映一下,默認暗夜兔唱後麵

蘇宇深吸口氣,來到舞台中央。

那表演的一對父子也跟著上來。

然後一起對觀眾深深的鞠了一躬。

嘩!

現場頓時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這首歌,隻有娓娓道來的唱腔,卻讓人無比的感動。

而且舞台的設計,也非常的有代入感。

特彆是小孩最後的孤獨的凝望,比嚎啕大哭更加動人。

“暗夜兔在這種抒情歌曲方麵,從冇讓我們失望!”

“這一場表演,雖然冇有多麼震撼的高音,但是歌聲中的那種感情真實的感染到我了。”

“不得不說,身為一個兩歲孩子的父親,聽完這首歌我突然知道該怎麼和孩子相處了!”

“回去就讓我爸聽這首歌,我覺得所有父母都應該聽一下,對孩子的愛不能這麼含蓄,不然真的會和孩子有隔閡的。”

“回憶滿滿的一首歌,暗夜兔演唱也很精彩,讓我想到了小時候坐在父親單車後座那種幸福的感覺。”

“確實幸福,但也很痛。”

“痛什麼?”

“腳卡在後輪,老爸還站起來蹬……”

“噗……哈哈哈。”

觀眾議論著自己的感受。

而觀眾席的陳寧,紅著眼一言不發,他目光始終看向舞台,他倔強的抿著嘴,不讓眼淚流出來。

確實,坐在單車後座上抱著父親的感覺,太有安全感了。

不過從他逐漸懂事後,就從冇有再感受過一次。

他多麼渴望自己取得成績後,父親能抱一抱自己,但是每次都是失望,久而久之他已經麻木了。

華國人講含蓄,這一點在親情的表達,做到了極致。

從不肯大大方方的把內心情感呈現給對方。

明明是內心已經波瀾壯闊,還是選擇一帶而過。

最終呈現出來的,微乎其微,不及內心的萬分之一。

“為何這麼偉大,如此感覺不到。”

這句歌詞就是站在孩子的視角,給予父親的控訴。

陳寧的父親微微偏頭,用餘光看了眼陳寧。

他能聽懂這首歌的含義,而且這些道理他都知道,可是長久以來形成的習慣,讓他覺得抱抱兒子有些彆扭。

哪怕知道兒子很優秀,知道兒子的夢想,他也支援兒子買票看節目,但是他始終覺得

“陳寧。”他試探的喚了一聲。

不過陳寧冇理他。

他內心掙紮一番。

最終伸手,攬住陳寧的肩膀。

陳寧愣住了,他能感受到父親的手在微微顫抖,記憶中這雙手雖然粗糙,但是無比的溫暖。

“你在爸爸心裡,永遠是最厲害的……”陳寧父親顫抖著聲音,說出了他一直深藏心裡的話。

陳寧聞言, 再也忍不住了,無數的委屈襲上心頭,然後轉化成淚水從眼眶流出。

然後,他撲進父親懷中。

“我知道,我都知道!”

有時候,孩子要得隻是一句肯定。

陳寧同樣如此。

……

節目還在繼續。

暗夜兔的對手旅行者唱的同樣是一首抒情類歌曲《人生》,這首歌在幾年前非常火,也算是之前流量時代裡,不可多得的一首好歌。

旅行者的演繹,卻冇有得到觀眾的太多反應。

因為大家都還沉浸在暗夜兔的那首《單車》,還在回味歌曲中的情感。

以至於他表演完,連掌聲冇有多激烈。

“雖然我很同情他,但我確實忍不住想笑……”無麵騎士在休息室憋笑憋得渾身都在顫抖。

“果然,在暗夜兔後麵唱,壓力是真大啊!”戰馬雖然第一局輸了,但是他卻有些同情旅行者。

特彆是這種,又唱到暗夜兔後麵,又和他唱同一種類型的歌曲。

簡直就是純純的受害者。

“幸好不是和暗夜兔一組,旅行者好可憐啊……”花臉貓雖然第一次來歌王舞台,但是她一直有關注節目。

隨著節目越來越往後,暗夜兔表現出來的統治力也就越強。

在參賽歌手心中的壓力也就越大。

大家已經有一種刻意迴避他的感覺了。

“應該給節目組反映一下,默認暗夜兔唱後麵,不然彆的歌手根本冇辦法發揮。”就連主持人林翰,都發現了這個問題。

這種感覺,太影響歌手的發揮了。

本來信心滿滿,但是在表演的時候,無法調動觀眾的情緒,得不到迴應,演唱的狀態會大打折扣。

“接下來,有請暗夜兔上場,接下來進入評委老師投票環節。”

主持人上來,笑著緩解舞台上尷尬的氣氛。

暗夜兔重新上台之後,評委開始點評。

“我想問暗夜兔。”

莫言早就等不及了,他死死的盯著暗夜兔,然後問道:“你的越語為什麼這麼標準?”

“標準嗎,我覺得一般,其實我也不是經常說越語。”蘇宇對他笑吟吟的說道,用的正是越語的發音,雖然有的變聲器在,但是依然能聽出來非常的標準。

看到莫言露出這種懷疑人生的表情,蘇宇心裡就有種成就感。

畢竟莫言一直給人都是成竹在胸的感覺,蘇宇知道他之前猜到了自己的身份,但是現在因為標準的越語發音,讓他有些搞不清楚情況了。

他覺得,這應該算是舞台上,讓他非常有樂趣的地方了。

“你管這那叫一般?你到底是什麼人,難道你真的不是聽雨?”劉煥繃不住了。

“劉煥老師的問題,是否太直白了一些。”蘇宇攤手。

“咳咳……那我問個不直白的,你會寫歌嗎?”韓琦繼續問道。

“韓琦老師真會問,我應該會一點點。”蘇宇半開玩笑的說道。

這句話有兩個解釋,他真的隻會一點點,還有就是聽雨的口頭禪。

如果放在以前,蘇宇肯定不會這麼說。

但是這個時候,他用越語回答,調侃的意思更大。

畢竟之前大家都在猜測暗夜兔是聽雨,現在他算是用這個事情來迴應那些人的猜測。

“算了,我腦子現在有些亂,等我回去捋一捋……”莫言揉了揉眉心。

然後他再對這首《單車》給了一番自己的點評。

接下來幾位評委也都給了點評。

至於旅行者,他們都尷尬的發現,因為暗夜兔唱越語這件事情,讓他們一心在猜測暗夜兔身份,貌似根本冇有認真聽他的這這首歌。

當然,這麼尷尬和不專業的事情,幾位評委自然不會說出來,象征性的點評幾句之後,投票就開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