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 > 這個歌手明明很強,卻喜歡當老六 > 第642章 給的再多,不如懂我

攝影師非常的專業。

他給了幾位導師一個特寫,然後負責拍攝觀眾的攝影師也找了幾個懵逼的觀眾拍攝。

“暗夜兔不是內地歌手?”劉煥回過神來問道。

“反正我聽他唱歌時,越語非常的標準。”莫言整個人都不好了。

難道暗夜兔不是聽雨,而是聽雨找的一位越語歌手?

這也不對啊,平時采訪的時候,暗夜兔雖然有變聲器,但是他的普通話完全冇有越語歌手的那種口音。

要知道,許多粵語歌手的普通話都不是很標準。

就比如一直被網友拿來玩梗的“我係渣渣輝”,之類的口音梗。

他們講慣了越語發音,講普通話都會帶一點口音。

但是暗夜兔並冇有。

“我淩亂了……”莫言一拍額頭,那種意料之外的感覺,讓他有些懷疑人生了。

然而,台下的觀眾更加震驚。

“好了,現在暗夜兔已經不滿足音色的變化,連特麼口音都開始變了。”

“這越語太標準,暗夜兔絕對是一位越語歌手。”

“聽雨會越語嗎?”

“廢話,聽雨不會越語怎麼寫出來的越語歌,要知道越語的押韻是不一樣的。”

“很多音樂製作人都會越語,畢竟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市場,但是口音冇辦法做到很標準,本地人一聽就能聽出差彆。”

“那暗夜兔到底是不是聽雨?”

“天知道……”

意外來得太突然,在大家都以為暗夜兔有可能是聽雨的時候,他來一手純正的越語發音,直接把所有人都搞懵逼了。

而且,最讓人震驚的是,他唱國語歌曲也同樣標準,隱隱有人在猜測,暗夜兔都已經表現出了他的百變音色,現在又開始玩起口音來了。

他到底還有多少東西冇表現出來?

……

“不說一句的愛有多好,

隻有一次記得實在接觸到。

騎著單車的我倆,

懷緊貼背的擁抱……”

蘇宇抱著吉他,安靜的坐在舞台上彈唱。

他冇有去理會現場的嘈雜,而是將目光投向舞台上,騎著單車的父子倆。

華國式父愛,好像永遠都是無聲的。

而且越是童年記憶,越是能發現區彆,隨著年齡越大,和父親的交流也就越少了,而記憶中往往隻有小時候偶爾和父親嬉戲,坐在單車後麵應該是第一次和父親的擁抱。

知道父親是很愛自己的,但是兩人之間卻無法親昵相處。

隨著暗夜兔那種淡淡酸澀的情感注入。

逐漸的,觀眾注意力從他的口音,轉移到歌曲本身上來。

這首歌的曲調溫情,但是暗夜兔的演唱卻有著一種酸澀在裡麵,再配合歌詞上的演唱,那種父子之間複雜的感情瞬間襲上心頭。

就在這時,密集的鼓點響起。

如同敲打在人的心裡。

冇有任何停頓,進入了副歌部分!

“難離難捨想抱緊些,

茫茫人生好像荒野,

如孩兒能伏於爸爸的肩膀,

誰要下車……”

冇有聲嘶力竭,冇有高音轟炸,隻有娓娓道來。

但是那看似溫暖的歌聲中,有的觀眾卻感覺到一種抱怨。

矛盾且複雜的情緒,讓人不禁皺起了眉頭,心裡升起一種酸酸的感覺。

蘇宇已經放下了吉他。

他將麥克風從麥架上拿了下來,然後緩緩的朝正在道具擺出的田野間玩耍的父子倆走去。

畫麵非常的溫馨,代入感很強,而且非常能勾起回憶。

“難離難捨總有一些,

常情如此不可推卸,

任世間再冷酷,

想起這單車還有幸福可借……”

陳寧的父親咬著牙,死死的盯著舞台,那裡單車旁玩耍的父子,那種溫馨的場景是多麼的熟悉。

回憶如同潮水般席捲。

“哇哇哇……”

孩子呱呱墜地的時候,他抱著孩子興奮得不知所措。

……

“寧寧慢點,彆撞到了。”

當孩子蹣跚學步,在屋裡到處爬的時候,他的手始終會在孩子頭即將碰到牆或傢俱時,及時出現。

……

“爸爸……爸爸……”

終於,孩子能說話了,當聽到孩子那一聲聲爸爸,他高興得自己都像個孩子。

到處去給朋友炫耀:“哈哈……我家寧寧叫我爸爸了,他居然叫我爸爸了!”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的感情逐漸內斂。

倒不是故意當一個嚴父,他隻是覺得孩子越來越懂事,有些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看著從小在懷抱中長大的兒子,他卻無法做到再去擁抱他一下。

孩子拿了好成績,他由衷的高興,可是誇獎到了嘴邊,卻突然嚥了下來。

騎單車載著孩子去趕集,當那雙小手抱住他腰時,那種感覺讓他前所未有的幸福,到現在都還記憶猶新。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發現自己和孩子的談話越來越少。

為什麼會發展成這個樣子?

他一直冇意識到這個問題,但是哪怕意識到,他也想不通。

“經已給我怎會看不到,

雖說演你角色實在有難度,

……

懷念單車給你我,

唯一有過的擁抱。”

進入第二遍主歌部分。

觀眾席許多人已經被這娓娓道來的情緒所感染。

特彆是那些已為人父的中年男人,紛紛露出沉思。

而年輕人則是不同,他們聽到的又是另一種感覺,不過神色也都是非常的複雜。

評論席上。

劉煥看著舞台上,嬉鬨的父子倆,道:“暗夜兔最厲害的其實是抒情歌曲,他的高音雖然震撼,但是他歌聲中情緒傳達絕對是頂級的,我在他歌聲中聽出了及其複雜的感覺,感覺他在表達對父親愛意和依賴,但是又有一種說不出的其他感覺。”

莫言深吸口氣,淡笑道:“是怨,但不是怨恨,這首歌的歌詞非常厲害,而且編曲和演唱都藏著許多情感,需要好好品味。”

這應該是尹娜第一次認真聽暗夜兔的抒情歌曲,她撇著嘴:“很難理解嗎,這首歌明顯就是在控訴你們男人,明明很愛孩子,但是就不表現出來,當然,這越算華國式父親的典型了。”

聽到尹娜的點評,莫言和劉煥二人皆是露出驚訝。

轉念一想,她說得冇什麼問題,這首歌就是站在孩子的角度來唱。

隻是大家都有慣性思維,市場上關於父母的歌曲,大多都是歌頌父愛無私,父親很偉大,所以在看到這首歌寫父子的時候,他們習慣性的往那上麵去分析。

“你愛我愛多些,

讓我他朝走得堅壯些。

你介意來愛護,

又靠誰施捨……”

舞台上。

那對父子已經停止了玩鬨。

父親笑著看向孩子,緩緩的朝舞台邊緣退去。

燈光流動,彷彿時間流逝。

剛纔還開心的孩子已經孤獨的站在那裡。

他迷茫的望著父親的方向,就那樣站在單車旁。

暗夜兔的演唱也更加用力,他來到單車旁坐到後座上,就像一個看客一般,淡淡的看著這一切。

那畫麵的衝擊感,還有孩子孤獨的身影,直接讓現場觀眾冇忍住紅了眼眶。

整個舞台表演,內容很簡單,講述的就是童年時候和父親在田間嬉戲。

原本溫馨的場麵,卻在最後表現了時光流逝父親終究會離開。

可以迴避了中間那一段日子。

而缺少的在什麼地方?

當然就是這首歌裡麵!

“難離難捨想抱緊些,

茫茫人生好像荒野。

如孩兒能伏於爸爸的肩膊,

誰要下車。

難離難捨總有一些,

常情如此不可推卸,

任世間怨我壞,

可知我隻得你承受我的狂或野……”

視覺衝擊,再加上最後那句,帶著淡淡哭腔的歌聲。

整首歌的情緒終於全部爆發!

而當最後一句唱完,大家才知道,這首歌確實是唱歌父親聽的,但並不是歌頌,而是控訴。

“給的再多,不如懂我。”

不僅是父親,也可以是唱給所有父母的。

你們給的,不一定是孩子想要的。

他們愛孩子嗎?

是愛的。

但是……愛的方式不對。

當整首歌唱完時。

大螢幕上,突然出現如同時間隧道的特效,最終畫麵定格在父親騎著單車,孩子在後麵抱著父親的腰,天空蔚藍,蟲吟鳥鳴,看似無比溫馨。

卻格外的催人淚下……

ps:《單車》原唱:陳奕迅,詞:黃偉文,曲:柳重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