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 > 這個歌手明明很強,卻喜歡當老六 > 第628章 聽雨你簡直就是押韻狂魔

“小龔每次都能給我驚喜。”蘇宇眉頭一掀。

他能聽出龔舉仁在唱功上的進步,不僅如此他對歌曲的情感詮釋,也更加的隨心所欲。

陳詞間那語句的情感,拿捏得非常到位。

像《廬州月》這種和炫技不同的情緒流歌曲,情感占據的比重是最高的,要唱好這種歌曲,無論是咬字還是氣息重音,都需要對歌曲情感有很深的瞭解。

而龔舉仁唱完第一段,蘇宇就知道他一定用過不少時間來瞭解這首歌。

“三月一路煙霞鶯飛草長,

柳絮紛飛裡看見了故鄉。

不知心上的你是否還在廬陽,

一縷青絲一生珍藏……”

當第一句唱完,那幾聲鳥叫響起。

許多人眼中滿是驚豔!

這編曲配合著歌詞,簡直太絕了!

相思一直是文人墨客最重的情緒。

舞台上,大螢幕背景是如畫般的廬州山水。

水中小船搖曳,水邊柳絮紛紛。

書生模樣的龔舉仁,抬頭望月,目光似乎遠眺回那遙遠的故鄉。

他手中握著一個香囊,香囊內的那一縷青絲,就是他內心珍藏的那一抹深情。

“橋上的戀人入對出雙,

橋邊紅藥歎夜太漫長,

月也搖晃,人也彷徨,

烏篷裡傳來了一曲離殤……”

舞台上,龔舉仁走上廊橋,他微微側身,朝那湖中小船望去。

略帶哭腔的聲音中,一種悵然之感從歌聲中升起,讓人心裡隱隱的泛酸。

那種沉浸式的演唱,讓觀眾耳旁彷彿響起了離彆之曲,那深深的思念如同滔滔江水湧上心頭。

當情緒積累到一定的點之後,歌曲也進入了**。

“廬州月光,灑在心上,

月下的你不複當年模樣。

太多的傷,難訴衷腸,

歎一句當時隻道是尋常……”

彷彿藉著月光穿越了千裡的距離,書生看到了心念之人的模樣。

月下的你很美,和心裡的那抹身影一樣。

那麼虛幻,那麼縹緲。

彆時容易,見時難。

可歎的是,當時把在一起的時光,當成了平平常常的事情。

“廬州月光,梨花雨涼,

如今的你又在誰的身旁,

家鄉月光,深深烙在我心上,

卻流不出當年淚光……”

情感的共鳴,並不隻是關於愛情,還有鄉愁之情。

當唱到這句時。

整首歌的立意瞬間就變了。

莫言也震驚的睜開了雙眼:“梨花雨涼,好絕的詞!”

不僅如此,他還發現這首歌並不是簡單的以情愛為背景。

如果說前麵是在思念心裡的女孩,那麼在那句“家鄉月光,深深烙在我心上。”後,就有了另一個解釋。

心中的她,有冇有可能就是這個“故鄉”?

那麼整個副歌的意思也可以理解為。

在家鄉時覺得那些景和人都是平常。

但是身在他鄉時,卻對故鄉無比的懷念。

而且他手中的青絲,也可以是故鄉的那一把黃土。

這一路上背井離鄉經曆了那麼多的事,到後來就連眼淚都冇有年少時單純。

那麼離開父母,離開朋友,離開家鄉,來到陌生的城市到底是為了什麼?

生活,夢想。

壓在多少背井離鄉年輕人身上的重擔。

“好精妙的描寫!”想通了這一點,莫言再次發出一聲驚歎!

與此同時。

彈幕上,那些身處他鄉的人,都聽出了那種濃濃的思想情緒。

特彆是廬州人,代入感直接拉滿!

“嗚嗚嗚……想家了!”

“我也想家了,好想再吃一口家鄉的螺螄粉!”

“啊啊啊!在寒冷的冬夜,我現在隻想喝一口地道的胡辣湯!”

“一個人在外麵這麼多年,聽到後麵這一句,我瞬間就破防了,哭成個傻子……”

“在公交車站等公交,看著車來人往,突然感覺與這個城市格格不入,我想那個生我養我的小山村了!”

“真諷刺,背井離鄉是為了將來能回到家鄉……”

“破防了!”

“想家,想父母,馬上要過年了,今年必須回去!”

有時候聽歌就是這樣,某一句觸動了內心的情感,眼淚就會止不住的往下流。

而這首歌前麵如同古詞的歌詞,讓人有些不好理解,但是最後那句“家鄉月光,深深烙在我心上,卻流不出當年淚光……”卻觸動了許多人的心。

特彆是年關將至,許多在外打工的人已經歸心似箭。

瞬間就被歌詞所共鳴!

……

間奏清冷中帶著憂傷。

龔舉仁已經從廊橋上走了下來。

他臉上被月光照耀,眉頭微鎖,歎息的搖了搖頭。

身為合格的歌手,在間奏之後需要讓情感更加濃烈,這才能讓後麵爆發更加的動人。

龔舉仁自然是知道,他模擬了無數次那種思鄉的場景,還有思念愛人的心情。

他努力將這兩種感覺融合進歌曲中,開始了第二段主歌的演唱。

“三月一路煙霞鶯飛草長,

柳絮紛飛裡看見了故鄉……”

或許因為已經進入了狀態。

現場許多人都沉浸在這首淒涼惆悵的歌聲中。

“聽雨小友在古風上的造詣,已經超越了我們太多了啊……”莫言拍著大腿,非常直白的對蘇宇誇獎道。

“我很少寫古風歌曲,但是每次聽完聽雨的歌,我都想試一試,但是每次寫完都刪掉了。”蔣倩不甘落後,捍衛自己雨吹的地位。

“嗬嗬,如果我冇聽錯,這首歌的韻腳壓滿了,全是ang這個韻腳,聽雨小友不愧是連文學大師都誇獎的才子。”莫言身為公認的第一雨吹,怎麼可能示弱。

“其實我早就發現了,而且這種押韻還不是刻意押韻,而是在保留了意境的同時,精準到每一句,聽雨你太變態了,簡直就是押韻狂魔!”蔣倩繼續說道。

而蘇宇能怎麼辦?

麵對兩人的誇獎,他隻有連連點頭。

以前都是在台上,聽不到他們對自己的議論,現在兩大雨吹坐在旁邊,不僅要聽他們誇自己,還要去迴應,蘇宇突然覺得有那麼些尷尬。

林煙雨看出了他的心思,不禁在一旁幸災樂禍的掩嘴輕笑。

不過,趙藝華在聽到兩位曲神講解的時候,才發現這首歌原來還有這麼多牛逼的地方。

他心裡,對蘇宇的崇拜,簡直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

ps:《廬州月》原唱:許嵩,詞:許嵩,曲:許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