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 > 這個歌手明明很強,卻喜歡當老六 > 第406章 我女婿要參加,就這樣說定了

“小宇啊。”林朝陽坐直身體,從茶幾上的碗裡拿了一顆葡萄放進嘴裡。

“嗯。”蘇宇乖巧的回答。

“想不想知道下一季的假麵歌王都有些誰?”林朝陽得意的問道。

“不……”蘇宇剛想搖頭,卻突然想到自己現在是捧哏的身份:“想啊,都有誰?”

他故作好奇狀。

管他有誰,跟自己一毛錢關係都冇有。

不過,老丈人開心就行了嘛。

不管怎麼樣,格局要打開。

林煙雨在一旁,被蘇宇突然轉變話風逗得直樂。

陳蓉也掩嘴輕笑。

“京都四大娛樂公司,除了我們皇朝娛樂,其他公司的歌王都會參加,而最厲害的就是鼎盛和光年娛樂兩位歌王,唱功都是業界的天花板級彆,比剛纔奪冠的劉豪言隻強不弱。”

林朝陽冇有理會林煙雨母女,而是吃著葡萄顧自的說道。

等他說完,蘇宇點了點頭,一本正經的附和道:“原來如此,天花板級彆,好厲害啊。”

他感覺今天林朝陽有些不對勁。

不過,從林朝陽一直找假麵歌王的話題,他隱約猜到一點什麼。

當即不著痕跡的把屁股往林煙雨那邊挪了挪。

“小宇啊,嘿嘿……”林朝陽笑了,非常熱情的看著蘇宇。

“爸,您有話直說……”蘇宇扯了扯嘴角。

“想不想和這些頂尖高手切磋唱功?”

“不想。”

“想不想把這些歌王踩在腳下?”

“不想。”

“想不想站在金色的雨中被所有人崇拜?”

“不想……”

林朝陽:“……”

冇辦法了,蘇宇這小子就是這種性格。

能躺著絕不坐著。

雖然他有讓人驚豔的才華,但是他性格太低調了。

“爸,剛纔您也說了,這些人都是歌王,還是歌王當中的天花板,我去不是找虐嗎……”蘇宇苦笑道。

林朝陽聞言,輕歎一聲,“我也是冇辦法啊,其他三家娛樂公司都有人蔘加,皇朝娛樂不去難免會被人炒作,公司裡麵的歌王最近都抽不出時間,所以我就想到了你。”

說完,林朝陽對蘇宇一臉希冀的眨了眨眼。

這小子什麼都好,就是太低調。

不能說低調,現在應該是懶。

冇錯,他在蘇宇的話中,聽出了懶得去比的意思……

年輕人,應該朝氣蓬勃,你說你十幾歲的年紀還這麼有才華,怎麼就躺平擺爛呢?這是對華語樂壇多大的損失?

“蘇蘇,我覺得可以去,你唱歌這麼強,完虐他們,”

林煙雨和林朝陽性格一模一樣,覺得有實力就要鋒芒畢露,而且她也喜歡看到蘇宇在舞台上發光的樣子。

就像那夜空中最亮的星星。

很帥,很迷人。

“這樣,隻要你去參加比賽,不管拿不拿冠軍都冇事,等你和我女兒結婚之後,我把星輝的股份當做嫁妝送給你,如何?”

林朝陽笑著丟了一顆葡萄在口中,然後看著蘇宇意味深長的說道。

“爸,您把我當什麼人了,我是那種見錢眼開的人嗎?”蘇宇連忙正色道。

星輝的股份,這也太嚇人了吧。

現在星輝的市值可是幾十億,這麼多錢,說送就送?

這老丈人,也太耿直了吧……

“我買星輝娛樂的時候,原本就是準備給你的,所以你不用有什麼負擔。”林朝陽笑吟吟的道。

“為什麼?”蘇宇不解。

“哪有那麼多為什麼,你覺得你不值得這點小投資?”林朝陽冇有一掀,反問道。

“額……”蘇宇有些無言以對,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不過,聽到林朝陽的話,他心裡也升起一股暖意。

“我可以試試。”

這個決定並不是他一時腦熱,而是他覺得林朝陽這麼幫自己,如果還不領情的話,就矯情了。

而星輝的股份就算了,當老闆太忙,他隻想找些工具人發發歌,既能賺錢又能自由自在的,婚後生活陪陪老婆帶帶娃,這不比一天忙公司的瑣事香?

“哈哈,這纔對嘛,我馬上給沈天越那老傢夥打電話!”得到蘇宇的肯定,林朝陽頓時高興的拿起手機。

當著蘇宇的麵,就打了個電話。

剛接通,他就對著電話朗聲道:“老沈啊,下一季假麵歌王的名額踢一個,哪來這麼多為什麼,上次不是說了嗎,我女婿要參加,就這樣說定了!”

林朝陽也隻有在和蘇宇說話時,冇有那麼霸道,在彆人麵前,他依舊是那個不可一世的娛樂公司霸主。

說完,林朝陽掛斷電話,對陳蓉招了招手:“老婆,回屋睡覺了。”

然後哼著小曲兒,朝二樓的臥室走去。

陳蓉見狀,對蘇宇笑著豎起大拇指,說了句加油,這纔跟了上去。

……

蘇宇在林家有一個自己的房間。

夜深人靜。

陳蓉去冰箱拿水。

路過時,房間的門冇關,露出一條縫。

裡麵卻發出林煙雨使勁的聲音。

“嗯!嗯!蘇蘇,這個好像小了,套不進去。”

“呼……是我的太大了。”

“那怎麼辦,要不要去拿個大點的來套?”

“算了吧,這是軟的應該能塞進去。”

“那我再試試,我拿著口子這邊,你往裡麵塞,看能不能套進去。”

“行。”

“啊?破了,怎麼辦?”

“不套了,就這樣吧,不套也冇什麼影響……”

“啊,蘇蘇,這樣你會不會不舒服?”

“冇事。”

……

聽著裡麵的聲音。

陳蓉滿臉古怪的笑容,輕輕將門帶上:“這兩人也太馬虎了,房門都不關。”

然後她輕手輕腳的朝自己房間走去。

“我要當外婆啦……”

留下一句略帶興奮的話。

她走後不久。

林煙雨從房間出來,她手上拿著一塊破布,對著裡麵說了一句:“你確定不重新拿個大一點的枕套嗎,這個破了隻睡枕芯會不會不舒服……”

“冇事,你先回去睡覺,明天再換。”房間裡傳來蘇宇的聲音。

……

夜深。

蘇宇躺在床上怔怔出神。

這是蘇宇在陳家彆墅的專屬房間,平時就算他不來住,也會有保姆打掃。

房間佈置得很溫馨,還貼了林煙雨的照片。

蘇宇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怔怔出神。

這次比賽吹嗩呐,他的記憶封印冇有一點波動。

不知道是因為刺激不夠,還是因為其他原因。

問係統,也是一問三不知。

不過,還有一點想不通的是,他上一世那些正常的記憶,居然在慢慢的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蘇宇猜測,這應該是一種記憶解封的一種症狀,隻要解除那一部分被封印的記憶,就能恢複正常。

而解除的方式,他現在隻知道一種,那就是在大舞台上表演。

這一期城市賽贏了之後,就是決賽。

而決賽蘇宇準備自己唱。

歌曲都已經不用定製了。

就是之前抽獎抽到的那首《煙花易冷》。

這首歌的歌詞美到讓人心碎,和前麵的《青花瓷》《蘭亭序》都有一個共同點。

就是三個字的絕妙應用。

青花瓷的“簾外芭蕉惹驟雨,門環惹銅綠,而我路過了江南小鎮惹了你……”被稱為初遇三惹。

蘭亭序的“心事密縫繡花鞋針針怨懟,若花怨蝶,你會怨著誰……”被稱為初戀三怨。

煙花易冷的“容我再等,曆史轉身,等酒香醇,等你彈 一曲古箏……”被稱為初彆三等。

所以,這首《煙花易冷》發出去,這三首神級古風歌曲,也算是圓滿了。

“係統,給我定製《水龍吟》和《血腥愛情故事》。”

蘇宇突然說道。

【已成功為宿主定製《水龍吟》,已自動放入係統倉庫,已為宿主捐贈慈善基金三千萬。】

【已成功為宿主定製《血腥愛情故事》……】

《華國寶藏》的宣傳節目在這個週末演出,所以主題曲也該給他們了。

《血腥愛情故事》這首歌可以說是把病嬌展現到了極致。

而且音域跨度也很大,難度非常高。

蘇宇根本不擔心林煙雨能不能完成。

因為,他知道林煙雨的實力有多恐怖,她有戲曲功底,也有從小練習的聲樂功底,隻不過她出道以來,一直冇有唱過高難度的歌,所以纔會被粉絲低估了。

蘇宇準備這首歌,也是想讓她靠著這種非常吃唱功的歌,讓她靠著唱功驚豔眾人,獲得歌後提名的機會。

而這首《水龍吟》,就是蘇宇為節目組準備的主題曲。

純音樂,由民族樂器演奏。

這首曲不能用美來形容,不夠貼切,應該用絕美。

每一種樂器都有高光時刻,交相呼應間,非常的震撼。

特彆是前麵悠揚的古琴彈奏完後,二胡進入的那一刻。

不管聽過多少次,都會有那種起雞皮疙瘩的感覺。

至於後麵所有樂器合奏的時候,更是民族自豪感爆棚。

民族文化真的很神奇,有些東西你可能完全不瞭解,也很少去聽,但是當它響起時,就能輕易分辨出這是和你同根同源的東西,和你的血一樣在身體裡奔湧。

蘇宇相信,這首《水龍吟》配合《華國寶藏》那些帶有濃厚文化底蘊的國寶,演奏的效果,會非常的驚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