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 > 這個歌手明明很強,卻喜歡當老六 > 第396章 囍?是結婚嗎?

“那麼,接下來請開始你們的表演!”

在聊了幾句之後,主持人開始走流程。

許明這首歌,主歌部分是歌王張文慶演唱,而**部分的副歌,則是由二胡大師演奏。

這種形式,是許明的特色。

他靠著這一個絕活成為了王牌製作人裡麵,特色鮮明的絕活哥。

當張文慶上台之時。

台下觀眾席升起一片淡藍色的燈海。

這就是歌王的牌麵。

專屬應援色。

而張文慶這次,罕見的有些激動。

第一個原因是因為,和老藝術家周寧斌同台合作。

第二個原因是,這次他看到一點淘汰聽雨的苗頭。

雖然連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但心裡確實有這種感覺,至於底氣,當然是來自老藝術家周寧斌。

《守》

這首歌名字很簡單。

就隻有一個字。

卻引起現場觀眾的注意力。

當前奏響起。

有風聲,還有馬叫聲,伴隨著音樂,能聽到廝殺的聲音。

古風歌曲!

當聽到曲調,觀眾瞬間一愣,旋即露出一抹古怪的表情。

許明膽子是真滴大啊!

他恐怕是早就考慮好了,這次有老藝術家坐鎮,所以才用古風來和聽雨比。

這樣,贏了之後他就真的牛逼了,用聽雨最擅長的方式贏了他,不得不說,這個許明是真有野心……

“一夫當關,飲血誰笑權謀,兵權在誰手。

以身鑄就,護城的樓,家人待我守。

隻願國泰民安,吾血未白流……”(詞來自前麵書友踏江入夢的評論)

這首歌是一種快節奏的古風歌曲。

在歌王張文慶的表演下,瞬間燃爆全場。

粉絲們瘋狂的揮舞著手裡的應援牌,隨著節奏舞動。

當這個情緒達到巔峰時,全場音樂驟然而停。

隻見城門外,周寧斌手持二胡,陡然間拉響一個音符。

僅僅一瞬間,伴奏再次響起。

二胡獨有的那種哀怨淒涼的聲音,瞬間將觀眾情緒點燃。

周寧斌不愧是老藝術家,對於細節的把控,和情緒的拉扯,做到了極致。

讓人忍不住跟這兒音樂,代入進了那沙場廝殺之後慘烈的場景中。

“完犢子!”

“聽雨這次危險了!!”

“臥槽,二胡不愧被稱為流氓樂器,這種音色真是太美了!!”

“如果聽雨不找個和周老師差不多的嗩呐水平,恐怕真的會被老藝術家給淘汰掉。”

“許明,你特麼的是真的陰險啊!!”

“這下,壓力來到聽雨這邊了啊!!”

冇錯,此時的許明滿臉的得意之色。

他之前故意人前示弱,然後特意去找了周寧斌這位老藝術家。

在一番忽悠周寧斌,告訴他來參加比賽對推廣二胡文化有非常好的效果,而且許明原本就是玩民族樂器的,他滿口都是傳承文化,為傳統樂器做事情,周寧斌被他忽悠之後,終於答應來幫他演奏這首歌。

他還真以為是單純來宣傳民族樂器的,連演出費用都給許明免了。

不過,後來周寧斌也瞭解到,這還是一場比賽。

比賽對手聽雨他有所耳聞,並不是從網上瞭解到的,而是從那些文化協會老傢夥的口中聽到的。

那些人都對聽雨讚不絕口,他也對這個年輕人很好奇,所以明知道自己被忽悠,他還是來了。

……

這首歌唱完。

以周寧斌一個完美的拉弦技巧,引得下麵觀眾掌聲一片!

再加上歌王張文慶應援粉絲整齊的應援口號,頗有一種演唱會的感覺。

一時間,不少人覺得,聽雨這次危險了。

“哈哈,感謝周寧斌老師和歌王為我們帶來這麼精彩的表演,兩位請到各自位置稍作休息。”

主持人上台,他是因為聽雨火起來的,所以對聽雨有一種特殊的感情,而此刻,就連他都覺得,聽雨這次危險了。

“接下來,有請曲神蔣倩老師,為這首參賽曲目做出點評和打分!”

說完,他對著電瓶取的蔣倩伸手。

蔣倩聞言,點了點頭,然後笑著道:“周老的二胡我可冇資格點評,相信所有人都知道,周老的水平在什麼層次,我隻能用無可挑剔來形容。”

頓了頓,她又繼續說道:“當然,對於這首歌我倒是有些話想說,詞曲都挺不錯的,但是在曲調的運用上還要差點火候,我冇聽錯的話,剛纔有幾個出彩的地方,是周老臨時修改的吧?”

說完,她看向許明。

後者聞言,心裡一驚,暗道蔣倩不愧是曲神,這種小細節都能聽出來:“冇錯,剛纔有幾個地方,並不是那個調。”

“蔣丫頭的耳朵一如既往的厲害,我確實改了幾個地方,我隻是覺得這樣處理應該要好一點。”周寧斌笑著道,在場也隻有他敢這麼叫蔣倩了。

“周老做得冇錯,如果不是您的表演,這首歌在我這裡隻有7分,因為您改了一些地方,所以我給這首歌打8.5分,讓您和王牌製作人合作,確實有些委屈。”

蔣倩一直都是一個直來直去的人,她有話就直說,從不藏著掖著,並不是周老實力不行,而是許明的曲配不上週老的二胡。

就像之前她預測聽雨的《最炫民族風》會火遍大江南北,這種話很少有人敢說,但是蔣倩她就說了,而且最後確實和她預測的一樣,《最炫民族風》火了,而且火得一塌糊塗,大街小巷到處都在放。

讓那些想要看她自己打自己臉的人,都閉上了嘴巴。

“嗬嗬,哪有什麼委屈,都是為了推廣二胡文化罷了,年輕人喜歡聽就行。”周寧斌無所謂的笑了笑。

聽到他的話。

現場所有人都露出敬佩的表情。

這纔是老藝術家啊!

年輕人喜歡聽就行。

也隻有這些老藝術家,纔有這種覺悟了吧。

……

在聊了幾句之後。

周寧斌和張文慶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接下來,有請聽雨老師的歌手趙誌成,為我們表演參賽曲目!!”

主持人將最後一個音拖得老長。

場下觀眾的熱情,瞬間被點燃起來。

大家跟著他的聲音,發出震天歡呼。

大約十幾秒過去,主持人臉色憋得通紅,最後一口氣消耗完後,終於停了下來。

“媽的,這主持人的個人崇拜,都不遮掩一下嗎?”許明見到主持人區彆對待,頓時來了火氣。

他剛纔被曲神蔣倩說,那是實力問題,冇辦法反駁,現在主持人又明顯的偏袒聽雨,這讓他有些繃不住了。

就在這時。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舞台上。

這次聽雨選的是嗩呐,也就是說,除了歌手趙誌成以外,還有一個吹嗩呐的人,而這個人是誰,在場所有人都非常的好奇。

大家竊竊私語的時候,蘇宇卻從擂主寶座上走了下來。

當他來到舞台上時,看到他手裡那支明晃晃的嗩呐,所有人都愣住了。

“不會吧?”

“聽雨自己吹?”

“他還會嗩呐嗎??”

“臥槽,你好歹也找一個專業點的啊,十幾歲你會吹個屁的嗩呐啊……”

“完了完了,聽雨這次要把自己給玩脫掉……”

“我都不忍心看了。”

這就離譜。

原本觀眾以為,聽雨至少會找一個專業演奏嗩呐的人,冇想到他直接自己上了。

就在大家議論的時候。

啪!的一聲。

舞台上一片漆黑。

大家都知道,這就代表著,這首歌和之前那幾首一樣,同樣有著自己的核心故事。

短暫的等待。

燈光逐漸亮起。

是用道具搭建的喜堂。

有燈籠掛在上方,綢緞裝飾著喜堂,還有燭火搖曳。

一看就是古人的婚禮。

不過,原本應該喜氣洋洋的場景,卻讓人感覺到有一點不舒服。

表演開始。

觀眾漸漸安靜下來。

《囍》

演唱:趙誌成/聽雨

詞:聽雨

曲:聽雨

大螢幕。

紅色的背景,上麵寫了一個立體的囍字,字體有些奇怪,並不是方方正正,而是偏扁的字體,上邊有一個弧度,整個字體看上去有些眼熟,但是想不起來像什麼。

“囍?是結婚嗎?”

“果然,我之前就猜到了,嗩呐一響不是昇天就是拜堂,看來聽雨這次準備走歡快路線啊。”

“結婚題材也不錯,大家樂嗬樂嗬,而且以後結婚也可以拿來用。”

“哈哈,聽雨這是為結婚的新人謀福利嗎,這樣看來倒是不錯。”

“不過,隻是婚禮的話,冇啥新意啊……”

看到這個畫麵。

直播間觀眾在彈幕上議論起來。

雖然結婚這個題材太過大眾,但是嗩呐有著侷限性,也冇其他好的題材,大家對此都表示理解,樂嗬樂嗬也好。

……

ps:大家先彆罵,其實後麵一章已經寫了,不過冇寫出那種感覺,我不是很滿意,所以我準備重新修改一下,大家多等一天,求理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