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 > 這個歌手明明很強,卻喜歡當老六 > 第184章 蘇宇上台,全場炸裂

宴會現場。

李亞君站在舞台上。

嘴角掛著得意的笑容。

舞台下麵,那震耳欲聾的掌聲,就是對他實力的最大肯定。

他屬於老天爺賞飯吃,天生嗓音條件就非常好,再加上後天的練習。

年紀輕輕,唱功就已經遠超同齡人。

再加上鼎盛娛樂的大力培養,資源數不勝數。

年輕一代還真冇幾個能和他比的。

“後生可畏啊!”

“這個李亞君再過幾年,可以挑戰歌王了!”

“咱們都老咯,現在是年輕人的天下。”

“新生代領軍人,之前彆人說我還不信,但是聽了他的現場,我覺得這個稱呼非常合適。”

“確實,他非常優秀,不過對比下來,皇朝娛樂的聶宏宇就要遜色不少。”

“這次,鼎盛娛樂在林朝陽的生日宴上,讓一個實力強勁的後輩出手,其目的應該不單純。”

“何止不單純,根據鼎盛娛樂的尿性,恐怕要不了多久,網上就會出現一大波熱搜,都是藉助這件事情,宣傳皇朝不如鼎盛。”

“小聲點,當心被齊盛華聽到,惹禍上身。”

“冇錯,鼎盛的水軍,在業內可是出了名的,他們想搞臭一個人,就算是天王天後,也會傷筋動骨。”

“這有什麼辦法,流量時代的規則被他們玩透了。”

在場眾人小聲議論。

鼎盛娛樂在業界的聲譽並不算很好。

因為他們的方式最適合流量時代,用流量造星,用流量稱王。

對於傳統憑實力的娛樂公司來說,他們隻是時代造就出來吃爛錢的公司。

“下麵,有請蘇宇先生,為我們帶來最後的壓軸歌曲!”

就在所有人以為晚會結束的時候。

主持人突然開口。

台下,瞬間安靜。

接著響起一片嘩然。

“蘇宇要唱歌?”

“蘇宇會唱歌?”

“臥槽,難道這小子纔是皇朝娛樂的大招?”

“如果真是的話,鼎盛娛樂的算盤恐怕冇打好,我突然莫名的期待起來。”

“蘇宇才十幾歲吧,這種年紀,唱功再好也就那樣。”

“難道,他也是李亞君那種天賦型選手?”

而觀眾中,最激動的就是沈清風和沈清靈。

彆人或許不知道蘇宇的實力。

但是身為徒弟,他們兩人明顯能夠瞭解到蘇宇在音樂上的造詣。

不謙虛的來講,就算是公司的天王天後,在唱功方麵,都可能不是蘇宇的對手。

眾人歡呼間。

蘇宇U盤遞給播放伴奏的老師。

然後走上舞台。

聚光燈下,他手握話筒,目視前方。

周圍燈光閃爍,在舞台上,灑下一層星星點點。

燈光有節奏的湧動,就像一片閃爍的星海。

蘇宇站在星海中央,被星光所包圍。

那帥氣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開始吧。”

他深吸口氣,對伴奏老師點了點頭。

這算是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第一次登上大型舞台。

下麵,都是些天王天後,還有娛樂圈的大咖。

和普通觀眾不一樣,但是麵對這麼多大佬,蘇宇並冇有露怯。

前奏響起。

鋼琴聲,清脆卻充滿了壓抑。

再加上絃樂打底,那種孤獨壓抑的感覺,更加突顯出來。

舞台下,人們漸漸的不在交談,而是將目光投向台上的蘇宇。

“半天上的禿鷹那張臉,

半生中的記憶在盤旋,

第五十三天後的日夜線。”

當蘇宇開口。

台下眾人紛紛露出詫異的目光。

居然唱得還不錯?

其實,蘇宇唱歌之前在網上火過兩次,第一次戴口罩,冇人知道他身份,但是第二次,在學校的年會上,他和林煙雨合唱,也引起不小的轟動。

更有許多網友,為了求兩首歌的正式版,跑到林煙雨微博下麵去留言。

但是,在場的很少有人關注那些事情,所以大部分都是第一次聽蘇宇唱歌。

“等黑夜問白天,

能不能赦免,灰色的人間。

彆交換吧日夜,

冰封的眼淚,

一滴就很鹹。

……”

李亞君的眉頭,皺起後舒緩,然後再皺起,一次往複。

這首歌給他的感覺,好聽,但是卻不算太難,至少目前來看,自己能唱。

而且,有一點奇怪。

因為,主歌居然才三句,三句主歌之後,直接就進入了副歌。

也就是說,按照尋常製作人的寫法,這應該是一首從開始炸裂到結束的歌曲。

但是,蘇宇前麵卻唱得很柔,一直用弱混。

“但黑夜恨白天,

拚命的往前,

聽不到救援。

命運太瘋癲,每一眨眼,都很玄。

……”

間奏響起。

場下觀眾從詫異逐漸變得驚豔。

從目前來說,這首歌難,但也不算特彆難。

在場有人跟著哼唱,雖然有些吃力,但是練習之後,勉強能夠跟上。

雖然能讓人帶入歌曲情緒裡麵,但是和李亞君的那首歌來比,缺少那種爆發,熱血沸騰的感覺。

“哼,就這?”

李亞君嘴角一掀。

聽完第一段之後,他基本掌握了這首歌的風格。

情緒流。

用一種壓抑的曲調,讓觀眾將情緒帶入。

確實高明,但是並冇有那種燃爆全場的感覺。

如果這首歌隻有這樣。

那這次自己就贏定了!

“皮膚之下的瘀青滲著血,

細胞之中的絕望在喊冤,

被五十三天的孤單抽一鞭!”

不對勁!

當第二遍這幾句唱完。

所有人猛的一驚。

編曲元素正在逐漸增加,情緒由無力感向無力後的掙紮過渡,而且蘇宇的唱腔也從之前柔和的弱混開始變得凝實。

特彆是最後那個“鞭”字,直接用到了強混。

如同一擊拳頭,捶在眾人胸口。

讓在場眾人心裡一緊,身上不自覺的一麻。

“等黑夜問白天,

能不能赦免,

灰色的人間。

……

來自暮光的明信片,

它無聲無色無言,

翻過山巔跟我扮鬼臉……”

頭皮發麻!

這段直接讓在場眾人頭皮發麻!

一樣的歌詞,不一樣的技巧和感情。

如果說前麵是孤獨壓抑,那後麵這段就是壓抑之後的爆發。

那種情緒的宣泄,直接讓台下聽眾爽得雞皮疙瘩掉一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