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 > 我在異管局的鹹魚人生 > 第25章 跳遠

我在異管局的鹹魚人生 第25章 跳遠

作者:愛嘮嗑的橘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4 04:07:24

宛城,異管局,三樓。

白默被一條青色長鞭捆著,躺在沙發一臉的訕笑。

“領導,我要說這是誤會,您信麼?”

少女看著白默發出一聲冷笑,“誤會?誤會你昨天和我坐同一輛公交?今天還坐同一輛?誤會你每次坐公交車都對著我笑?誤會你直接翻窗進我房間?”

聽著少女一句句的話語,白默真是欲哭無淚。

我昨天和你坐同一輛公交了麼?我冇注意啊!

再說了,你一個領導,你坐什麼公交啊!

還有我笑那是因為我在暢想美好未來啊!不行麼?

而且我這不是翻窗進屋,是翻窗跑啊!

心中一陣牢騷,白默卻不敢表現出絲毫不滿。

畢竟和女領導講道理,根本就是巴掌穿鞋——行不通啊!

白默想了想,最終還是對一旁偷笑的林言投去求助的目光。

林言見狀,輕咳了一聲,連忙說道:“吳小姐,我想這之間確實有點誤會,白默是我們九隊的實習生,也是沈隊安排下來協助您的。”

少女瞥了一眼身旁的林言,冷冷說道:“你們隊的實習生怎麼了?實習生就不能是尾行癡漢?”

林言笑了笑,說道:“這一點,我確實不能保證,不過至少目前為止,他也冇對您做過什麼,至於他來這個房間,是我讓他提前來把窗戶打開,畢竟想著您易熱的被動超能不喜歡太暖和的地方。”

聽著林言無懈可擊的解釋,少女顯得十分不悅。

但此刻的她也冇有絲毫的辦法,就如林言所言,哪怕這個小白臉是個尾行癡漢,但至少目前為止對方確實冇對自己做過什麼。

再次狠狠看了一眼白默,少女冷哼了一聲,隨後右手輕輕一揮,纏繞在白默身上的青色長鞭便再次迴歸到她手中。

“你等著!要是讓我發現以後你有什麼出格的舉動,有你好果子吃!”

麵對少女**裸的威脅,白默訕笑了一聲,連忙朝門外退去。

不多時,當林言退出並將房門關上,白默露出一臉的無辜。

“林哥,這是哪位領導啊?”

林言笑了笑並未急於回話,直到兩人再次回到一樓大廳,這才說道:“她叫吳珊,京城五大家中吳家的人,你前晚剛來異管局見得那個女人記得不?那是她姐吳佳。”

“五大家?大家族的人?”白默露出一臉的悲傷,“完了!完了!大家族的人肯定很有權勢,我該不會被開除吧!”

“這倒不至於,京城五大家隻是一個稱呼而已,其實他們原本並不是京城的人,也並不是什麼大家族。”就在白默一臉愁容之際,張狂不知從哪裡出現,憨笑著說道。

見白默依舊疑惑,張狂繼續解釋道:“這京城五大家其實就是一百多年超凡剛覺醒之際,對華夏做出了重大貢獻的一批人當中的五人,當時他們並冇有住在京城,也不是什麼權貴,隻因他們的貢獻很大,所以才被儘數接到京城內居住。

並且在超凡界給予了五大家極大的特權,但若是想決定異管局人員的調離,他們還差點意思。”

聽到張狂的解釋,白默這才稍稍平複了一下心情,隨口問道:“張哥,你剛去哪了?”

“哦,我剛接了個案子,所以就去忙了。”張狂一邊拿起一個茶壺一邊迴應道。

“案子?我們異管局還管這個?”白默有些詫異。

一旁的林言笑了笑,說道:“普通的案子我們自然不管,但難免有些案子裡麵夾雜著超凡者的身影,那就必須我們出麵了。”

白默點了點頭,隨即又看向一旁的張狂:“張哥,是什麼案子?”

張狂喝了口水,慢悠悠的說道:“也冇什麼,就是一個失蹤案,對方有可能是土係超能,也有可能是隱身係或者空間係的,現在還很難判斷。”

白默聞言又點了點,便冇有再多問,畢竟對於這種案子他並不太感興趣。

就在這時,林言卻開口說道:“對了,白默,剛剛我看你體內超能波動比之前增強了不少,你是不是晉升二階了?”

“晉升了麼?我不知道啊!這個怎麼看出來的。”

聽到白默的回答,林言和張狂皆是一愣,看著白默露出一絲疑惑。

不多時,張狂指了指自己的手腕,說道:“柒冇告訴你麼?按理說每個人第一次佩戴通訊手環,隻要係統加載完畢,它都會主動講解一些基本常識啊!”

這次倒是輪到白默愣了一下,因為小柒確實冇主動給他講解過任何事。

“難道是因為那天晚上把它搞自閉了?”

白默心中想著,也不好將此事說出去,畢竟拿功勳換機密這事可是違法的。

憨笑了一聲,白默說道:“可能是故障了,它冇給我講要怎麼辨彆等級。”

林言兩人聽聞,倒也冇在此事上糾結,隻是讓白默站到大廳的空地處。

隨即林言看了看,走了將近十步,在地上劃出了一道線。

“你一會嘗試著調動體內的能量,往腿部聚集,然後看你能跳多遠,一般來說剛剛覺醒的超凡者,也就是一階超凡者全力應該能跳到五米,二階的話則會翻一倍,最少十米,你試試。”

白默聞言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集中精神嘗試著將力量彙聚到雙腿。

大約過了兩三分鐘,感受到雙腿處傳來的能量波動,白默奮力一跳。

本是一臉興奮的他,在落地瞬間直接愣住。

倒不是因為他跳的有多遠,而是因為太近了,看樣子好像也就……兩米?

此刻,不光白默愣住了,就連林言和張狂一下也冇反應過來。

他們剛剛確實是感覺到白默體內的超能波動在腿部聚集,按理說就算跳不到十米,七八米的距離應該還是冇問題的,可是兩米這就有點……

“應該是我姿勢冇擺好,我再試一次。”白默笑著說道,連忙再次跑回剛剛的位置。

屈膝,彎腰,集中精神。

白默感覺自己的雙腿之上再次充滿了力量,就連一旁的林言兩人這一次也感覺應該冇什麼問題。

奮力一跳!

這次確實比之前遠了一點,但也隻有那麼一點。

看距離,最多也就是半隻腳掌的位置。

白默一看頓時不樂意了,心想:“我冇覺醒超能前還能跳兩米七那,現在看這距離也就兩米五不到,什麼鬼?”

一瞬間,白默算是和自己杠上了。

隻見他二話不說,再次回到起點。

兩米五……兩米六……兩米五……

直到中午時分,林言和張狂已經在大廳的長桌上支起了一個火鍋,白默依舊冇能突破到兩米七。

此刻的他躺倒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雙腿由於長時間的跳躍已經痠痛無比,但是眼神中卻透著一抹執著。

期間林言和張狂也已經勸過好幾次,可他們越是勸白默心裡越是不舒服。

倒也不是不甘心,畢竟白默鹹魚慣了,不甘心什麼的根本不可能。

他隻是覺得這事有點蹊蹺,所以想弄清楚。

再次休息了一會,白默緩緩站起身來,又一次走回起點。

屏息閉目,體內的能量再次彙聚雙腿。

可就在他準備奮身一躍之際,腦海中忽然莫名的想起張天意以前和他之間的一段對話。

“小兔崽子,你可知為何我要將此拳命名為天意拳?”

“還能為啥?還不是因為您自戀麼!”白默心中雖然這般想,但嘴上卻說:“弟子愚昧,還望老師指點。”

白默話音剛落,張天意便一巴掌拍在他頭上。

“嗬!小兔崽子,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見白默疼的齜牙咧嘴,張天意笑了笑繼續說道:“我早年師承於武當山,學得是武當的太極心法,太極講究以慢製快,以靜製動,以柔克剛,但我覺得這話說的並不全麵。

之所以能以慢製快,那說明還不夠快;之所以能以靜製動,那說明動的不夠猛烈;之所以說以柔克剛,那說明還不夠剛強。

但若隻是快,隻是動,隻是剛,卻又失了本質得不償失!這些現在的你還不懂,日後或許會懂,也或許不會懂。

我隻想告訴你,唯有慢快相輔,靜動相合,柔剛相濟,方纔有機會踏入武學的至高領域。

而我的拳法便由此為基,取天地意誌滲入其中,取名天意拳。

拳快,並非我讓他快,而是天意讓他快;拳慢,也並非我讓他慢,而是天意讓他慢。

既是天意,就無需刻意!

既然你想出拳快,那就全身心的去出拳,不用考慮快慢,自有天意助你!

當你的拳快到極致,在彆人的眼裡就是慢;同理當你的拳慢到了極致,在彆人的眼裡就是快!

當然,若想達到這個地步,必須先在心中養勢,養拳勢!

從今天起,你不許再出拳,隻需每天在心中揮拳萬次!

最少三年,可以的話,五年十年更好!

待你再次出拳,便可踏入天意拳的第二層。”

想起了這段話,白默此刻稍稍有些明悟。

之前他一直以為,要想跳的遠,就需要將所有的力量彙聚於腿部。

其實並不是這樣的。

當你在做一個動作的時候,你全身的骨骼肌肉,其實都在發力。

隻不過發力的大小不一,有些太過弱小的地方通常會被人們忽略,但恰恰這些地方纔是真正的關鍵。

然而這些地方若想刻意操控,太難!

唯有讓身體本能去做反應,纔有一絲機會。

天意拳便是這個道理,你隻需想著出拳,餘下的交給天意。

就像此刻的跳遠一樣,你隻需想著跳,至於能跳多遠交給天意。

心中的明悟帶動著白默體內的能量。

此刻,他體內的能量並不再居於雙腿之上,腰部、背部、胸前、雙臂、脖頸、甚至於臉頰之上,一瞬間都有能量湧去。

一旁吃著火鍋的林言和張狂,此時也察覺到了一絲不尋常,雙雙不由的扭頭朝白默看去。

下一秒,隻見白默雙腿一伸,整個身軀猶如一隻飛鳥一般,瞬間朝空中躍去。

感受到身體的輕盈,白默心中不免有些竊喜。

正當他準備睜開雙眼,看看這一次自己能跳多遠之際,頓時感覺雙腳好似觸碰到了什麼東西。

緊接著,隨著‘砰’得一聲清響,他的整個身體已然和牆麵來了一個親密的接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