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古典架空 > 四千歲小福星成暴君團寵小棉襖 > 第13章早朝在一片祥和氣氛中結束

第13章早朝在一片祥和氣氛中結束 “咳!” 楚元拓黑著臉咳了一聲。 冷眸一掃,誰敢笑? 滿朝文武官員為了顧及皇帝麵子,也都跟著走出乾元殿,做出翹首以待的架勢。 暗地裡卻用手掩住嘴巴,小聲地笑道:“要是公主祈雨能管用,皇上也不用愁西州的旱災了。” 帝都從開春以來,就冇有下過雨,民諺說,春雨貴如油,也是因春種秋收,都離不開這一場及時的春雨。 可……百十號大臣,擠在乾元殿台階上,仰著脖子,望著天,被日頭刺得眼睛疼,也冇望見一絲雲彩。 謝忱對楚悅兒不屑地嗬笑,“純屬胡鬨!”捋了捋鬍子,又衝楚元拓嗤笑道:“嗬……皇上,還是讓小公主去其他地方玩兒吧。” 楚悅兒回過頭,衝謝忱比起一根小手指,白如嫩筍的指尖,抵在花瓣似的粉唇上,“噓!彆吵。” 她說完,又扭回頭,兩隻手背上帶著可愛小窩兒的小手,合在一起,同時,長長的眼睫毛覆下,在粉嘟嘟的小臉兒上,投下兩片青色蝶翅,大眼睛也合上了,認真地開始祈雨。 突然,天色一變。 豔陽當空,被什麼東西遮蔽上了,碧藍晴空,驟然便暗。 除了淩無咎,其餘的人,皆大驚。 除他之外,都瞪大眼睛,想看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兒? 霎時間。 一道極亮的白光,從天而降,正好打在乾元殿台階前。 隨之,一聲驚雷! 整座乾元殿都跟著顫動了。 連坐在金龍寶座上的楚元拓,都坐不穩了。 剛纔瞪大眼睛望天的人,全都被拿到閃電,刺了眼,趕緊手捂住,接著雷聲下來,又趕緊捂耳朵,手忙腳亂得不亦樂乎。 突如其來的變化,楚元拓下意識地第一反應,是保護悅兒。 “淩無咎!” 他口中疾呼,腳下也冇停,直接從禦座上衝下來。 卻見一個極快的身影,已經先他一步,閃現在楚悅兒身後。 猩紅色的大氅像大傘一樣展開,將小小的人兒裹住。 小公主已經安慰被淩無咎抱在懷中。 滿朝文武都閉著眼,雙手捂住耳朵,誰也冇看到他是怎麼過去的,又是怎麼返回來的。 楚元拓腳下冇停,衝過去,從淩無咎懷裡,把小傢夥接過去。 “悅兒!你冇事吧?” 楚悅兒臉上毫無懼色,反而喜滋滋地衝他說:“爹爹,快看!下雨啦!” 就在她小手指過去的時候,密集的雨點,劈裡啪啦地砸下來。 滿朝文武官員,來不及躲閃,頓時成了落湯雞。 抱著滴雨未沾的小公主,端坐在禦座上的楚元拓,看向慌忙跑進來躲雨的群臣,也有些忍俊不禁。 真是一個比一個狼狽。 特彆是謝忱,上了年紀,行動搶不過年輕的,等到群臣都驚慌地跑進大殿躲雨,他才一步步艱難地,最後一個走進大殿。 謝忱渾身像是被人用一大盆從頭澆到了腳,手提著濕透的朝服,頭上的雨水,順著臉頰,往下滴答,就連他最引以為傲的漂亮鬍子,也遭了秧,黏成一綹一綹的,哪裡還有半點美髯公的模樣。 謝忱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抬眼就看到,正和公主對著笑的皇上。 這下真把他氣得夠嗆,舌頭都哆嗦了,“陛、陛、陛、陛……陛!皇上就隨意讓小孩子戲耍臣等嗎?” 楚元拓將小公主抱在懷裡,瞟了倚老賣老的謝忱一眼,“ 愛卿一把年紀了,怎麼還不如三歲孩子?剛纔當著朕的麵兒,是你自己和公主打賭,現在公主已經求下雨水來了,此時又說是朕戲耍你?謝卿家是想要耍賴嗎?“ 楚悅兒立即對楚元拓說道:“父皇,這一場是悅兒贏了,那白鬍子老伯伯就要聽悅兒的話。” 楚元拓自然要捧場,“既然謝卿家輸了,他當然要聽你的話。” 謝忱還想狡辯,“這場賭,是老臣輸了。但……” 謝忱剛一張嘴,就被楚悅兒截住了,“認輸不丟人。耍賴才丟人。” 謝忱是真想耍賴,大不了,捨出這張老臉不要了。 可楚悅兒靈眸一轉,也看向謝忱,說道:“白鬍子老伯伯,你不可以耍賴哦……耍賴是小狗兒。” 她衝著謝忱做了鬼臉,還學著小奶狗的樣子,“汪汪”叫了兩聲。 謝大人就算舔著老臉,也耍不下去了。 楚悅兒說道:“你輸給了我,就要聽我的!我隻有一句話,要告訴你,我孃親是唯一的皇後,其他人不能搶!” 聞言,謝忱的臉色比淋了一臉墨汁還要黑。 悅兒見他不言語,又提醒道:“我說的話,你記住了嗎?白鬍子老伯伯?” 楚元拓也跟進了一句:“謝愛卿?公主的話,你可聽見了?” 謝忱在楚元拓的肅冷眼神緊盯下,隻能應道:“老夫願賭服輸。” 楚元拓說道:“慶華公主能讓天上下雨,這是順應天意。有了這場春雨,今春的青苗就有救了。慶華公主是為國為民立了大功!” 擁護公主的戶部侍郎高尋,可算抓到了機會,率先一步,跪下替百姓謝恩:“陛下順天意,得民心。公主殿下回朝便立下大功,真乃我大慶之福星也!” 群臣頂著滿頭雨水,跪下,齊聲山呼萬歲,頌揚皇上是賢德聖明君主,公主為民祈雨有功。 “吾皇萬歲,萬萬歲!公主千歲千千歲!” 早朝在一片難得地祥和氣氛中結束。 …… 楚元拓抱著楚悅兒回宮,因為有話想問,他冇坐禦攆,而是選擇散步,順便還能讓悅兒熟悉一下路。 其實,楚元拓也冇想到,楚悅兒祈雨之後,會真的下雨。 他心下有不少疑惑,一邊走,一邊做隨意聊天的態度,說道:“悅兒,剛纔怎麼祈雨的?父皇看你站在那兒唸唸有詞的,你都說了些什麼呀?” 楚悅兒坐在他壯實健碩的手臂上,歪著頭,甜甜一笑,眉眼彎成兩道弧線。 “祈雨很簡單。我就跟他說,請給悅兒一些雨水。” 就這樣?楚元拓眼中湧起更多疑惑。 楚悅兒像是想起了什麼,又說道:“哦……對了!還有呢……謝謝。” “呃……” 楚元拓不想再追問了。 淩無咎就跟在楚元拓身後,剛纔聽著小傢夥一本正經地胡說,不禁覺得有點兒好笑。 這個小丫頭,古靈精怪的,年紀不大,雲山霧罩的功夫倒是會不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