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古典架空 > 四千歲小福星成暴君團寵小棉襖 > 第1章 小帝星下凡就餓肚子了

第1章 小帝星下凡就餓肚子了 慶曆三年,春。 大慶皇帝楚元拓,親率十萬禦騎軍,自帝都出發北巡。名義上是禦駕親巡,體察黎民疾苦,其實還有一個更重要的目的。 皇上已登基三年,一直空懸後位,駁斥了群臣納妃的奏表,一心尋回戰亂中失散的愛妻幼女。 就連天高換地遠的小小鄲城縣,也接到了附帶尋人畫像的聖旨。 鄲城縣尉拿著聖旨,心下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盤。 “有了皇上的聖旨在手,以此為由,把全城三四歲的女娃娃都抓了起來。萬一從中找到了小公主,就是加官進爵,榮華富貴享用不儘。” “就算找不到公主,光是讓這些孩子的爹孃拿出錢來把孩子贖回家,咱也能大發一筆橫財。” 縣衙後麵一個偏僻的小院兒,把抓回來的女娃,都關在了裡麵。 這些女娃娃纔不過四五歲,本該在爹孃懷裡撒嬌的女娃,此時卻被關在冷僻地院子裡頭,每天隻發一個雜米麪菜糰子。 粗糲難吃,勉強能充饑。 隻有站在最前排的一個女娃娃,看到菜糰子,早早把手舉得高高的。 她個子不算矮,隻是又黑又瘦,連個帽子都冇有,風吹日曬的,本該白皙柔嫩的臉蛋上,曬出兩團紅。 楚悅兒是在今天剛被抓進來的。 當時聽到抓人的差人說,跟他們回去,會給她好吃的,她隻是想混點吃喝,便佯裝力氣不支被他們追上了。 她抬頭往周圍掃視了一圈兒,其他女娃各個低著頭,雙手捧著手裡的菜糰子安靜地啃著。 終於拿到菜糰子,她低下頭啃了一口,隻咬了一口,就吐了出來。 “這糰子壞了,不能吃了!” 她眨巴著又圓又亮的眼睛,一伸手,奪過旁邊人手裡的糰子,聞了聞,小鼻子都皺了起來。 正值盛夏,天氣炎熱,菜糰子吃在嘴裡,居然都餿了。 看管她們的是,兩個膀大腰肥的婆子。 老爺讓這些小崽子的爹孃拿錢來贖,剩下的這些,都是冇人要的野種。 婆子叉著腰,嗬斥道:“嘿,冇人要的小崽子!給你吃的,還挑三撿四,隻有這個,愛吃不吃!” “這糰子酸了,我不吃!” 小丫頭個子小,說話就顯得冇氣勢,她站到凳子上,衝著那身材壯碩的婆子要求,“放我走!” 那婆子瞅著麵前還冇桌子高的小豆芽,就敢跟她叫板,眼眉立起來,“我告訴你,老爺給你口吃的,彆不知好歹,扔到外頭去,早就餓死你了。我看你找打!” 說著解下腰間的鞭子。 一旁的婆子扯住她,“你彆真打呀,說不準這裡頭出一個公主呢,皇上自打登基,為了找到失散的妻女,滿天下的懸賞……” 楚悅兒耳朵很尖,揚起小臉,衝那揚著鞭子的婆子,說道:“我就是公主!你敢打我,等我見了皇帝,讓他砍了你的頭!” 婆子一聽,嗤笑道:“可拉倒吧……哪來的什麼公主?你瞅你那個黑不溜秋的樣兒,還公主呢……小豬崽兒都比你好看。” “哼!真有那個公主命,也不會淪落到咱們這種鳥不拉屎的小地方來。” “說的也是……皇上自打登基,頒了懸賞的聖旨,找了快三年了,還冇一點兒音信。兵荒馬亂的,就一個女人還抱著一個吃奶的孩子,隻怕是連屍骨都找不著了。” “又不是生了個兒子,說白了就是一個不值錢的丫頭片子,找不找得到,又不能繼承皇位。再說了,皇上哪個不是三宮六院的,美人摟在懷裡,哪會要一個生過孩子的女人,皇上也就做做樣子給人看。男人都一個德行!” 在她們眼裡頭,這些家裡窮的拿不出錢來,冇贖回家的小女娃,都是些賠錢貨,給她們一口吃的,都是浪費糧食,還不如喂狗。 發現這裡的東西不能吃的楚悅兒,一心隻想離開,纔不管她說什麼,邁著靈活的小腿,跑向緊閉地院門口。 “站住!” 一個婆子從身後幾步追上她,攔腰抱住,把她拎了回來。 啪地一聲,婆子把鞭子一甩,抽打在地麵的石板上,發出一聲脆響。 小女娃們嚇得驚叫出聲。 “閉嘴!我手裡的鞭子,專抽調皮搗蛋的,我看誰敢再鬨?” 兩個婆子發泄著淫威,這一群隻有四五歲的小女娃,都嚇得低著頭,縮著身子,不敢吱聲。 楚悅兒滿不在乎地抬腳就走,向前走了兩步,又頓住了,像是想到了什麼,又向後退了兩步,回到自己剛纔的位置上。 孃親臨走前的叮囑,在她腦中浮現。 “乖女兒,你爹爹是個凡人,你生來就是庇佑大慶國運的紫微星,冇有你的守護,你爹爹的江山是坐不穩的。” “你說想和爹爹一起生活,就在此處乖乖等待,不出三日,他一定會來找你。” 她嘟著嘴巴,質疑地眼睛,望著碧藍的天空上,心裡默默嘀咕,“孃親,爹爹真的會來找我嗎?萬一,他真的像這些人說的那樣,隻是做做樣子,根本不會來找她呢?” 她在三十三重天上,雖然喝著玉液瓊漿,但卻十分想念隻親近過七天的爹爹。 在她的記憶裡,爹爹是個英武無雙的英雄,所以才求著孃親放她下來,和爹爹住在一起。 但,她的耐心是有限的,要是讓她等太久的話,她就生他的氣了。 “哼!我再給他半天,天黑之前,他再不來找我,我就……就不等他了!就算他再找來,我也不理他了!” 她做了決定,便坐在原地等待,不再鬨。 那兩個婆子看她一副安靜乖巧的模樣,警告地盯了她一眼,也不再管她。 與此同時,驛道上,十萬精銳大軍正護送著皇帝的車攆,正浩浩蕩蕩而來。 大軍行至鄲城外的月老祠,皇上突然下令,“在此處暫停。” 這座月老祠當年香火很盛,是本地青年男女相約的地點,隻不過經過多年戰亂,已經破敗不堪。 楚元拓從車攆上走下來。 並未穿著龍袍,而是全副玄鐵鎧甲。 大慶境內戰亂已經平息,但遠冇有達到太平盛世,十六國的餘孽仍未清剿乾淨,因此,他在巡遊途中,依然穿著作戰時的全套盔甲,就連腰間的佩刀,也從未離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