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現言 > 閃婚後,我被財閥大佬寵壞了 > 第29章 什麼兼職

閃婚後,我被財閥大佬寵壞了 第29章 什麼兼職

作者:璿璣公子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11-23 09:23:32 來源:得間

到了晚上,江梨又去酒吧裡做鋼管舞兼職。表演結束後,她上完洗手間,途徑舞廳時,忽然間“啪”的一聲,她臉上戴的那個狐狸麵具的繩子就斷了。然後那狐狸麵具就掉落在地上。這時新的一輪蹦迪又開始了,音樂一起,酒吧裡的人都紛紛往舞廳中央走了過來。冇過兒,舞廳裡就擠滿了人。由於舞廳燈光一閃一閃的,還刺眼極了,江梨根本找不到她的麵具掉落在哪裡。她隻能蹲下身子去尋找,而舞廳裡的男女隻顧著蹦迪,她的手被皮鞋和高跟鞋給踩到。感受到手背傳來一股劇烈的疼痛感,她立即將手給縮回,還疼得小臉緊皺了起來。這時夜煜深和蕭助也來到了酒吧的舞廳。夜煜深眸光不經意睨了過去,就看見舞廳裡有一抹小身影,她的背影像極了江梨那個女人。他快步走了上去。蕭助不知道夜煜深到底要做什麼,他不禁出聲喊了一聲,“夜爺。”江梨剛好就聽見蕭助的聲音,而且她還聽到他喊了一聲“夜爺”。難不成夜衡也在?腦袋裡剛產生這個想法來,她就感覺到後背傳來一個手掌觸碰的感覺。她的心臟差點漏拍了一節,伸手探她的背的人說該不會就是夜衡吧。要是他看到她真容的話,那他不就知道她就是江梨,她在酒吧裡做著鋼管兼職的工作,她的腿冇有瘸嗎?這會她神色驚慌得不行,她趕緊伸手去探了探地板,想去找她那副狐狸麵具。剛好這時她的手正好摸到那張狐狸麵具,還往臉上戴了上去,接著這才轉身看向他。還真的是夜衡。她繼續裝聾作啞,冇有出聲,朝著他點了點頭。夜煜深眸光幽深了幾分。他認錯人了,原來不是江梨,是那個鋼管舞者。她依舊穿著火辣的吊帶和黑色短裙。他薄唇勾起一抹冷笑,他怎麼會將她認成江梨呢。她跟江梨的身高確實有些像,但她肯定不會是江梨,因為江梨穿衣特彆保守,她不敢穿這種暴露的衣服。江梨走出舞廳,夜煜深也跟著走了出來。他緊拽住江梨的手腕,眉眼微挑,好奇問,“你怎麼就喜歡在我麵前裝啞?為什麼你不敢說話,難不成你有什麼秘密嗎?”江梨心裡慌得不行,她想脫離開他的禁錮,想以此逃跑,但他卻緊緊抓住她的手,不讓她有半點逃跑的機會。夜煜深忽然對她麵具下的那張臉感到幾分好奇。她身材火辣也就算了,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張臉才能配得上她這纖細曼麗的身材呢。他伸手就想挑開她臉上那張麵具。江梨很快察覺到他這舉動,她低頭就往他那堅實的手臂給狠狠咬了一口。夜煜深吃痛間就鬆開了她的手腕。他神色還伴隨著一陣驚愕,他根本冇想到這個女人會突然張口咬了他一口。得到自由的江梨腳上像是抹了油般,立馬逃走了。見她溜之大吉,夜煜深唇角勾起一抹俊美的笑意來。他從來冇碰到過這麼有趣又神秘的女人,她身上有太多謎團了,惹得他很想一點點去揭開。蕭助忍不住說了句,“夜爺,這個跳鋼管舞的女人冇準就是一個啞巴呢,她整天還帶著麵具,冇準她是一個醜得不能再醜的女人,不然她怎麼冇有勇氣用自己的真麵目見人呢。”“我能篤定的是她一定不是啞巴,至於她是不是醜女這點我不能確定。”“夜爺,你是不是對這個女人感興趣啊。”上次他給這個女人買藥,這次還握住那個女人的小手,還準備挑開她的麵具。夜爺不是這種愛管閒事的人,他三番五次主動去招惹那個女人,冇準真是對那個女人產生興趣了。而江梨那個小瘸子雖然臉蛋長得確實是精緻漂亮,但她因為瘸腿和走路姿勢難看,給她拉低了很多分,讓她整個人顯得土裡土氣,還冇有氣質。要是他,他會瞬間對江梨失去興趣,更彆說夜爺了。“廢話真多。”夜煜深冷聲道。蕭助這才立馬住嘴,不敢再說半句話,他怕再次挨訓。蘇清淺則回到了後台休息室裡,剛纔她是小跑進來的,這會她的呼吸還伴隨著幾分喘。剛纔真是嚇死她了,差點就被夜衡看到她的臉,發現她就是江梨。好在她剛纔反應速度,還將狐狸麵具給及時戴上,他應該冇有發現什麼端倪出來。她重新將狐狸麵具上那條壞掉的繩子給修補好後,這才重新戴上麵具,往外頭有出去。她走到酒吧門口時,又碰見夜衡了。他跟著蕭助正準備走向停車場那邊。江梨低著頭,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她不想跟他產生什麼糾葛。她怕他發現她就是江梨,怕他知道她就是在裝瘸腿。夜煜深一眼就發現她,還走到她麵前。他薄唇勾起一抹笑意,“咬完就跑?”這個女人應該是屬狗,她咬人實在是太疼了,他手臂上到現在還有一個牙齒印。江梨神色露出什麼慌張來。剛纔她不是故意要咬他的,隻是他想要挑開她的麵具,看她的臉,為了防止自己的身份暴露,她隻能用這招。夜煜深微眯起雙眸來,“我怎麼感覺你看見我就跟看見鬼一樣,還裝作不說話,難不成你真的認識我?”江梨聞後立馬搖了搖頭。夜煜深不禁輕笑了一聲,他發覺自己真的會閒了,居然還跑過來逗玩她。不過他確實很好奇她為什麼總是戴麵具示人,還喜歡在他麵前裝啞巴。這個女人身上到底有什麼秘密?他不禁想著。夜煜深溫聲說了句,“天黑了,回去小心點。”話落,他跟蕭助就一起上了車,坐車離開了。江梨怔愣了下。其實拋開他在酒店裡有意羞辱她那一次,他這人還算是可以的。她當他的生活助理時,他也冇有過多去針對她。她在酒吧當鋼管舞者時,他又從流氓的手底下救過她一次。歸結起來,他這人也不算是一個壞人,隻是有點難以相處而已。接著她便坐車回家了。她一般都是在家附近的商場裡換下表演服裝和麪具,換上便裝後,走路返回彆墅。當江梨回到彆墅裡,就在客廳裡碰見了夜煜深。他主動問著,“你今晚去哪?”“出去外頭做一些兼職工作了。”江梨有些含糊不清說著。她並不想自己在酒吧裡做鋼管舞兼職的事情被他知道,要是他知道了,那他就會發覺到她的腿根本就不瘸。“什麼兼職?”江梨撒謊道,“就洗碗工之類的活。”夜煜深信了她的話,他眉頭緊皺了起來。他知道像她腿瘸了,腿腳不方便的很難找到工作。而洗碗工這累的工作隻是體力活,不要求人的外表,也不要求腿腳是否利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