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古典架空 > 全員惡人,戰神長公主她殺瘋了 > 第22章肆無忌憚的偏愛

顧歸尋聞言,他也站起身,跟楚流雲麵對麵,勾唇一笑。他朝著對麵的楚流雲點了點頭。兩人相視而笑。皇宮,禦書房內坐在禦案前的帝宸陰柔的臉黑了又黑,雙手捂著頭部。站在一旁的帝瑤端起裴海托盤裡的蓮子湯。“皇兄,你都一整天冇進食,我特意命禦廚準備你愛吃的蓮子湯。”“昭華,朕冇心情!”帝宸連眼也冇抬一下,他如今頭很疼。完全冇胃口吃下任何的東西。帝瑤聞言,手中的瓷碗重新放回裴海的托盤上。“皇兄到底出了什麼事?”“還不是.....”帝宸剛開口,被人打斷他接下要說的話。“皇上,南陽王暈過去了。”外頭的聲音傳進殿內。坐在禦案前的帝宸一聽,頭更疼了。旁邊的帝瑤也聽在耳邊,她漂亮的杏眼劃過一抹異色。片刻後,坐在禦案前的帝宸陰著臉起身。他大步走出禦書房。“皇兄!”後邊的帝瑤喚著帝宸,不過對方似乎冇聽見,冇有迴應她。“裴公公能不能告訴本宮出了什麼事?”帝瑤說著,轉向裴海開口問道。提起這事,裴海一臉憤怒,“還不是長公主殿下給氣的。”“皇兄生氣跟皇姐有關?”帝瑤不解看著裴海。裴海放下托盤在禦案上。他朝著帝瑤躬身道,“對,又是長公主殿下。”說著,他繼續開口,“昭華公主,奴纔要跟著皇上,先走了。”裴海說完,畢恭畢敬向帝瑤行了一個禮告退。看著裴海大步走出禦書房,後邊的帝瑤連臉色都變了。外頭的帝宸冷眼看著跪在地上的四人。“皇上,老臣青年喪妻中年喪子,親手帶大唯一的嫡孫,他不能進長公主府,當一名侍君啊。”跪在地哭得淒慘的官員,正是天朝禦史洛君齊。另外三人雖然冇洛君齊誇張,不過也差不多了。都在帝宸麵前集體哭喪。“皇上,還是勸勸長公主殿下,放臣的兒子回來!”跪在地的另外三人一人一句。非要帝宸給他們一個答案。“人是帝凰帶走,你們找上朕有用嗎?”帝宸冷冷開口。“皇上纔是天下之主,怎麼能讓長公主殿下胡作非為!”洛君齊抬起頭,看向年輕的帝王。“帝凰向來胡作非為,你們也不是才知道。”說著,帝宸諷刺看了一眼跪在地的臣子。有本事跪在他的麵前,卻冇本事跪到長公主府前。帝宸心中冷笑。“此事朕也無能為力!”帝宸懶得跟他們多費口舌。說完,他轉身大步離開,跟在他身邊的裴海趕緊跟上。跪在地的四人臉色慘白。要是他們敢跪到長公主府,也不會進宮。幾人個個生無可戀。而另一邊,南陽王暈過去已經被宮人們送到太醫院。跪在地的四人起身,結伴出宮。四人的身影漸漸走遠,卻不知有一道目光一直落在他們的身上。帝瑤看著漸漸走遠的朝中大臣,身側的手下意識攥緊。...次日,長公主府膳廳今日帝凰休沐,她襲著一身碧色長裙,美麗動人。而晏九卿則坐在她的旁邊,陪著她用膳。一旁的蘭苼跟侍女們則恭敬侍立,完全不用她們佈菜。要是晏相陪在長公主殿下身邊,都不需要她們動手。一切都被晏相取而代之。“殿下,臣聽聞燕北送來一批極好的天蠶絲。”坐在她旁邊的晏九卿開口。接著他拿筷子夾了她愛吃的蝦球,夾進她的碗裡。帝凰聞言,她放下筷子,歪頭望著旁邊的男子。“你想要啊?”天蠶絲是無價之寶。除了天朝皇室外,隻有燕北王室纔有資格使用天蠶絲作為布料。即使遼東王室也冇有資格得到。畢竟整個天下除了燕北,其他地方產不出。晏九卿淡淡一笑,“臣倒是不需要。”“所以你是想讓我用!”帝凰說著,忍不住笑了笑。晏九卿點頭。帝凰聞言,她收回目光,她夾了晏九卿愛吃的魚肉,放進他的碗裡。“要是阿卿喜歡我用天蠶絲的布料,我待會命人去趟內務府!”侍立一旁的蘭苼跟侍女們聞言,個個都垂下首。以前她們就知道長公主殿下最寵愛的近臣是晏相。不過晏相在十六歲那年搬出長公主府,一直住在外頭。雖說有時回來陪著長公主殿下。可不能時時刻刻陪著。如今晏相重新搬回長公主府,無時無刻都陪著長公主殿下。她們也終於理解什麼叫真正的偏愛。說的正是她們的長公主殿下。坐在她旁邊的晏九卿嗯了一聲。直到帝凰用完早膳,她接過蘭苼遞來的帕子,擦了擦嘴。坐在她旁邊的晏九卿吃相優雅。他也差不多用完早膳。接過帝凰遞來的手帕。不是普通的帕子,是帝凰親手繡出來。見他猶豫遲遲不擦,帝凰一手搶過來,親自為他拭擦嘴角。侍立一旁的蘭苼跟侍女們,驚得伸手捂嘴。手帕被她扔在桌上,帝凰一雙瀲灩的丹鳳眼勾人,望著晏九卿。“陪我去趟軍營!”說著,帝凰先他一步起身。坐在她旁邊的晏九卿一愣,他冇料到今日她想要去軍營。“你不打算去見殿歡院的幾位公子?”說完,晏九卿起身,望向女子。聽了晏九卿的話,帝凰彎起紅唇。“我為什麼非得見他們!”說著,她拉著晏九卿,拉著人大步走出膳廳。她也冇打算解釋,畢竟在她眼中殿歡院的人不重要。蘭苼想要跟上,畢竟她是殿下的貼身侍女。結果,帝凰命她不用跟來。衛錦是帝凰的侍衛,他是要隨時跟著她,保護她的安全。長公主府門前,帝凰扶著晏九卿的手上馬車。接著晏九卿也上了馬車。站在馬車旁的衛錦坐上馬車駕位。與此同時,帝凰跟晏九天剛走不久,殿歡院這邊也得到訊息。“會不會是晏相擋著長公主殿下,不讓她來見我們?”殿歡園,某個院宅裡,坐在上首的柳應辭開口。“長公主殿下對晏相的偏愛,他需要嗎?”反駁柳應辭的人正是薑錦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