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現言 > 農門嬌娘:瘋批首輔入贅了 > 第167章 官逼民反

農門嬌娘:瘋批首輔入贅了 第167章 官逼民反

作者:慢慢爬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3-03-19 06:17:42 來源:得間

蘇老二向工友交代完,回去的時候,看到鋪子外麵有不少行人圍觀。他心裡一咯噔,拔腿就往店裡跑。還冇進門,就看到店裡被砸了個稀巴爛。而她當寶貝似的護著的妹妹,正被兩個男人逼問。、蘇老二看不過去,想要進門,卻被在門外把手的官兵用劍戟擋在了外邊。他隻能焦急地隔著門眼睜睜看著蘇梓桑在裡麵被官兵刁難。一個男人厲聲責問道:“說!你把賬冊藏在哪兒了?”蘇梓桑被他逼得連連後退,邊退邊解釋道:“賬冊都是交由賬房保管的,他這會兒不在,煩請稍作等候,他應該就快回來了。”那人卻並不買張,“你唬誰呢?這兒就你一個人,快給我交出來!不然有你好果子吃!”蘇梓桑無奈,“我這兒真冇有,您要是等不及,要不然這樣吧,晚點兒我給您送過去成不成?”說話間,她已經被那兩人逼到牆角,退無可退。他們卻並不打算放過蘇梓桑,目光不懷好意的從她的脖頸上往下掃去。“我看,就是被你藏起來了!”其中一個人說。蘇梓桑有苦難言,“這兒你們都已經搜遍了,我還能藏在哪兒啊?”另一個人陰惻惻地笑了笑說:“你身上不是還冇搜過嗎?”他的同伴也配合的和他唱著雙簧,“就是,肯定是被你藏起來了!”說著就要伸出手往蘇梓桑的身上摸。蘇梓桑慌忙環抱住自己,將自己蜷成一團。到了這會兒她哪兒還能不明白,他們想要的根本就不是賬冊,他們是想在大庭廣眾之下羞辱她,讓她再也不敢打開門做生意,再也不敢抬起頭來做人。她隻能儘力將自己摟得緊一點,開口時聲音裡已經帶了哭腔。“真冇有,我身上真的什麼也冇有!”“冇有?冇有那你自己脫啊!”官兵嘻嘻哈哈地說。彷彿逼問她,是一個多麼有趣的遊戲。他們的動靜鬨得不算小,吸引了不少圍觀群眾的視線。人群頓時炸開了鍋,議論紛紛。“她都說了賬房一會兒就來,等一會兒又能怎麼樣了呢?”“不是吧,官兵怎麼能這麼明目張膽地欺辱民女啊?!”“嘿,說不定她真的藏在身上了呢?我倒是要看看這小娘子脫/光了能不能掉出賬冊來!”“你那是想看賬冊嗎?我都不好意思說你!”“唉,真是世風日下啊!也就是許知縣帶的兵才能做出這種事了。”“…………”旁人尚且看不過眼,更何況是蘇老二?他瘋了似的衝破官兵的阻攔,闖進去一手滴溜起一個官兵扔了出去,順勢解開了自己的外衣,披在蘇梓桑身上,將她緊緊護在身後。整個動作一氣嗬成,行雲流水,引來了圍觀群眾的一片叫好。為首的那名官兵沉著臉過來,讓手下的官兵將兩人團團圍住。“敢毆打官兵,你知道這個行為的性質嗎?”蘇老二冷笑一聲,“為兵者,為國為民,上保社稷,下安/黎庶,欺負一介弱女子,也配叫官兵!”這話一出,又引來一片叫好聲。為首的那名官兵麵兒上多少有些掛不住,隻能讓守在門外的官兵以武力威脅圍觀群眾,才堪堪讓大家閉上了嘴。他見蘇老二這麼護著蘇梓桑,便不由得想起了上頭吩咐下來的話,說一定要把蘇梓桑的情郎往死裡整。他問蘇老二:“你就是她的情郎?”“啊呸!”蘇老二啐了他一口,“我是她二哥!”說完又強調了一遍:“親哥!”官兵嘴角抽了抽,“親哥……親哥那就說明你們是一夥兒的!說!賬冊是不是在你身上?”蘇老二白了他一眼,“冇聽我妹妹剛纔說嗎?賬冊在賬房那兒,關我個看門的什麼事兒?”他邊說邊解褲帶,倒把官兵看得嚇了一跳。“你你你!你這是要作什麼?!”“按你們的尿性,難道不要搜身嗎?還是說你們的搜身是隻針對女子的?敢問官爺,這律例寫在了那一條律法裡啊?”蘇老二問道。“你好大的膽子!”官兵怒不可遏,“毆打官兵,隱藏物證,罪不容誅!”“官爺!”蘇梓桑打斷了他的話,“我二哥何時毆打官兵了?他隻是將人拉開了,並冇有和彆人動手,何來毆打一說啊?至於賬冊,是真的不在,您在等一等,賬房馬上就回來了。更何況,我在商行掛了商號,過了文書,繳了稅款,生意樁樁件件清清白白,又何談罪證呢?無憑無據的,還望官爺莫要血口噴人,汙我清白。”毆打官兵、隱藏罪證,這兩個罪名,她是一個也不會認的。“牙尖嘴利!”話音剛落,蘇梓桑和蘇老二兩人立即被身邊的官兵架了起來,動彈不得。為首的那名官兵走到蘇梓桑跟前,一隻手捏起她的下巴,另一隻手高高舉起,又重重落在了蘇梓桑的臉上。一巴掌下去,蘇梓桑的臉就紅了一大片。她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疼,嘴裡也有一股鐵鏽的味道。看到妹妹被打,蘇老二差點兒發狂,但手腳都被人按著,他根本掙脫不出。“啊……!”嘶喊聲破碎沙啞。蘇老二從來冇有這麼無力這麼崩潰過。從小護到大的妹妹被人肆意欺淩,自己卻隻能眼睜睜地看著,什麼也做不了。此刻他多痛恨自己無權無勢。如果他是韓將軍一樣的人物,他一定不會讓蘇梓桑受此等委屈,也一定不會有人敢欺負蘇梓桑。如果他早早博出一番功名,他的家人又怎會平白受了這麼多的欺辱?先是妹妹被迫養蠶,緊接著父子三人一齊下獄。再然後妹妹又是被調/戲,又是被逼婚,現在她隻是想安安生生做個小生意,官兵還要上門找茬。這一切的一切,隻因為他是民,而知縣是官。民不與官鬥,官卻逼得民反!蘇老二嚴重萃了毒,含了恨,染上了無邊的怒意。但匹夫之怒,在他們眼裡什麼都不是。就像現在,他即使再憤怒,也依舊保護不了自己的妹妹。蘇老二目眥欲裂,嘶吼聲憤怒又絕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