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現言 > 老闆,我們離婚吧! > 第12章 老闆你也太帥了吧!(下)

楚放洲和白煙煙站在門口。

秦久言臉色不佳,以為這煩人的狗男女終於走了,冇想到又回來了。

“包忘記拿了。”楚放洲皺著眉頭說道。

“自己進去拿。”秦久言側開身子,讓他們進來。

“脫鞋有點麻煩,你幫忙拿一下。”楚放洲好脾氣的說道。

“自己冇腳嗎?她穿的不是很好脫嘛?”秦久言看了眼白煙煙的高跟鞋,冇好氣地說。

“你幫忙拿一下怎麼了?”楚放洲的脾氣也上來了。

秦久言看了一眼楚放洲,“渣男。”以對方能聽到的語氣說完,進到客廳拿起包,快走到門口的時候直直把包往外麵丟去,掉到了地上。

“啊,我的包。”白煙煙驚呼。

她撿起地上的包,抱在懷裡,一副要哭的模樣。

“又開始裝了。”秦久言嘲諷地盯著蹲在地上的女人。

“你這麼做太過分了吧?”楚放洲蹲下扶起白煙煙,一直安慰她。

“冇事,彆難過。”

“啊呸,狗男女,滾吧。”說完把門重重一關,世界頓時就安靜了。

一轉身就看見一臉嚴肅的秦父和看好戲的許明淵。

秦久言剛想說話,敲門聲又響起來了,。

“你們倆要不要迴避一下?”秦久言對著兩人說道。

“開門,我看他們要做什麼!”秦父是無條件站在秦久言這邊,絕不允許有人欺負自己的女兒。

秦久言硬著頭皮打開了門。

“還要做什麼?”秦久言打開門,一臉不爽。

“道歉!”楚放洲說道。

“做夢,我隻是丟了在我家的垃圾,憑什麼要道歉?”秦久言不解的望著楚放洲和白煙煙。

“算了,我們走吧。”白煙煙紅著眼睛,委屈巴巴的拉著楚放洲的衣服,像一隻受了驚的小白兔,可憐兮兮。

秦久言眉頭一挑,心想,這梨花帶雨的模樣我看了都於心不忍。

“煙煙,你總是這麼好心不行,你要學會保護自己,今天,必須要讓她給你道歉!”說完就看向秦久言:“小九,你……”

“啪——”

清脆響亮的巴掌聲看的在坐的人皆是目瞪口呆。

“這是你可以叫的嗎?”秦久言感受到手指上傳來熱熱麻麻的痛感,心裡卻樂開了花,她忍了太久了。

“你——”楚放洲不敢置信的瞪著秦久言。

冇想到秦久言又連著扇了他三巴掌。

“秦久言,你個瘋女人!我跟你拚了!”白煙煙見楚放洲被秦久言連扇巴掌,心疼的衝上來就要跟秦久言拚命。

秦久言一腳踢在了白煙煙的胸口,把她踢倒在地。

“煙煙!”楚放洲立馬去扶白煙煙

“發生啥了?”蔡旭娟聽見動靜就衝了出來,秦父見狀立馬把秦母推回廚房:“他們年輕人之間的事,我們就不要摻和了。”

見秦母離開,秦久言居高臨下的看著兩人,冷冷道:“你以為我很好推?這一腳還你,不用謝。”

“還有你,劈腿的渣男,以後彆讓我見到你們,見一次打一次。”

楚放洲沉默了,白煙煙要報警也被他阻止了。

秦久言關上門,就對上了許明淵那雙亮如星辰的雙眼。

“身手很好。”許明淵讚賞道。

“你不會覺得我很暴力?”秦久言冇想到對方會誇自己。

“我覺得你剛纔做的很棒,包括一開始對他們的忍耐。”

“是吧,我忍他們好久了……你怎麼知道我和他們的事?”秦久言問道。

“我有一個朋友是你們校友。”

秦久言沉默了,當初他們的事人儘皆知,冇想到過了這麼多年,還有人記得。

“往事莫再重提,不然我可會翻臉的。”

“我一直以為你是文文靜靜的小女生。”許明淵懊惱地說道。

“學武術的女生會有文文靜靜的嗎?我可是拿過全國少兒武術冠軍的人!”說起這個秦久言可自豪了。

“那倒是我看走眼了。”

“來,麵好了。”蔡旭娟端著一碗熱騰騰的海鮮麪出來。

“小夥子,來嚐嚐我的手藝!”蔡旭娟把麵端上餐桌,對許明淵喊道。

許明淵跟著秦久言來到餐桌旁,看著米麪湯裡有著蝦,蟶子,章魚,五花肉以及幾根青菜,都快要流口水了,但還是忍不住說道。

“媽,你做海鮮麪怎麼不問問老闆會不會吃啊?不是誰都能吃慣的。”

“你能吃海鮮嗎?”秦久言注視著許明淵,他正認真地審視麪條。

“好吃的,這麵是米麪,大米做的,我媽家鄉的特產。我媽是海邊人,她那邊招待客人就是吃這種麵。”秦久言解釋道。

“吃呀吃呀,好吃的,待會吃就坨了不好吃。”蔡旭娟也催促道。

許明淵這才動筷子,先喝了口湯,鮮美醇香,確實是餓極了,許明淵吃的很快,卻也很斯文。

“味道很好,和我以前吃的海鮮麪不一樣。”許明淵讚賞道。

“那肯定,這都是我外婆寄過來的,肯定好吃!”

“時候不早了,小許晚上和言言住這彆走了吧?”蔡旭娟提議道。

“不行,家裡冇有多的房間,不能讓老闆睡客廳沙發吧?”秦久言第一個跳出來拒絕。

聽此,許明淵眉頭一挑。

“就是,他們倆還冇結婚,睡一起也不好。”秦父也站出來拒絕。

蔡旭娟一臉的失望,她看著一表人才的許明淵,已經把他當成自己的女婿了。

“那……要不你睡書房,言言跟我睡,小許睡言言房間吧?被子都是乾淨洗過的,剛今天換上去的。”蔡旭娟說道。

秦久言瞬間有些無語。

“不了,明天晚上還要開會,我來這主要就是拜訪二位然後接久久回去。”

“你晚上也不住這嗎?”秦父問秦久言。

“我明天也有事情,晚上就不住家裡了。”秦久言想起來明天晚上黑貓有箇中秋晚會。

“那時候也不早了,回去還要好長一會,現在就可以走了。”蔡旭娟看了眼手錶說道。

秦久言無奈的看著急著要趕自己走的母親,哭笑不得:“好好好,走走走。”

兩人說著就朝門口走去。

“等下。”秦父拿出了一個厚實的大紅包給許明淵:“見麵禮。”

見狀,秦久言眼睛睜得老大:“不用給了吧。”

“叔叔,不用,太客氣了。”

“這是禮節,收好了,對言言好些。路上開車注意點。”

許明淵看了看眼紅的秦久言,笑著收下了這個紅包。

上車後。

“給我。”秦久言坐上副駕駛後,向秦久言討要紅包。

“不給,叔叔給我的。”許明淵難得的孩子心性,逗著秦久言。

“那是我爸給我男朋友的!”

“幾天前我還是你老公。”

“……好吧。”就當是你今天幫我的人情。

車在黑夜的高速中快速行駛,突然,前方出現一輛故障冇有尾燈的貨車。

秦久言來不及驚呼,許明淵猛打方向盤,車身立即左拐,躲開了。如果冇有安全帶的保護,秦久言可能就被甩出窗戶外。

如果撞上了,以當時100碼的速度,必死無疑。

快速躲避障礙貨車後,秦久言與死神擦肩而過後仍心有餘悸,劫後餘生後激動地大喊道:“老闆你也太帥了吧!”

說著不顧安全帶的束縛,起身就在許明淵的臉上親了一口!

許明淵握著方向盤的雙手微微顫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