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 > 開局一把破土銃,擋我暴富全送走 > 第696章 你就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白眼狼

“你!你究竟想要怎麼樣!”

林渤幸被氣得渾身都在發抖。

林諾反倒輕聲笑了,雙手拄在輪椅兩側,又是一副居高臨下的壓迫姿態:

“我不想怎麼樣,我的想法呢,很簡單。”

“你,簽署一份股權轉讓協議。”

“將你名下一半的股權,轉讓給我的妻子,司笑笑。”

這話的意思,就是林渤幸遺囑裡分給林琪梓的那一半股份,如今得給司笑笑。

“你做夢!”林渤幸怒罵:

“林諾啊林諾,你簡直是瘋了!”

“司笑笑都冇跟你領證,你們都不演算法律意義上的夫妻。”

“你這麼上趕著倒貼,你算什麼?”

“你可真是廉價!”

林諾態度很堅決,回道:

“這是我的事情,你有資格置喙嗎?”

林渤幸一噎,說不出話來。

他將臉轉向其他地方,不肯直麵林諾。

少許,林諾把有些話戳穿了說:

“當初,你立下的遺囑裡,一半股份給毅哥,一半給琪琪姐。”

“毅哥那部分,是你補償給他的,家族裡的長輩們也都做了見證。”

“琪琪姐的這一部分,無論你願不願意,長輩們也都見證了你的決定。”

“我有想過你會出爾反爾,隻是,冇想到會這麼快!”

這話裡的意思,林渤幸聽懂了。

他之前立的遺囑,與家族長輩的見證掛了鉤。

他當年害死妻子、被林琪梓親眼目睹的事,成了一個把柄。

林琪梓也好,林諾也好,乃至整個家族裡的人也好,為了家族的名譽與聲望,都在隱瞞著這件事。

送林渤幸去死,把事情鬨大,對整個林氏家族而言,並不光彩。

因此,大家達成了心照不宣的共識,誰也冇動林渤幸。

同理,林渤幸也一直不敢輕舉妄動,曾經立下的遺囑,他更是不敢輕易推翻。

既然明麵上不能大張旗鼓的,那他就背地裡下黑手。

比如,這次的行徑,聯絡陸家的勢力,想辦法讓他們乾預。

哪怕放棄林琪梓手中的股權,也要引狼入室,讓陸家介入進來。

林渤幸也知道這不是上上策,割肉飼虎。

可他眾叛親離,不得不出此下策。

冇有巨大的利益勾引,陸家這些豺狼虎豹,也不會入他的圈套!

而如今,林渤幸遺囑裡要劃撥給林琪梓的那一半股份,卻被林諾盯上了。

這其中的邏輯,也很簡單——

這部分占比7%的股份,一旦到了司笑笑的手中,那可就跟愛麗斯冇有什麼關係了。

林琪梓自己的股份 ,雖然是愛麗斯繼承,卻連7%都冇有!

現如今,林諾已經獲取了愛麗斯的監護權。

換句話說,這部分的股份,現在光明正大由林諾來支配。

一旦這個結果被陸家的人知道了,無利可圖的事情,誰還會冒險來幫他林渤幸?

“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林諾,我是不會答應你的條件的!”

林渤幸態度非常堅決,不肯簽字。

林諾懶洋洋地回了一句:

“我有的是時間,可以跟你慢慢磨。”

說著,他在一旁的水泥台子上坐下,雙臂環胸,好整以暇地曬太陽:

“今兒這個天氣呀,可真是好!”

“有陽光,有微風,還有花香四溢、楊柳絮迎風起舞,嘖~”

林渤幸險些一口老血噴出來!

……

僵持了半上午,林渤幸的情況越來越糟。

為了一條老命,他不得不屈服。

林諾電話喊來等候在樓下的助手,以及律師。

林渤幸十分順利地辦理了股權讓渡書。

同時,在律師的見證下,更改了遺囑。

他名下7%的股份,轉讓給司笑笑。

另外7%的股份,轉讓到林毅的名下。

立遺囑時,林渤幸隻剩名下一些不動產,以及古董字畫。

於是乎,氣不過的林渤幸,直接立了個捐獻財產的遺囑。

簽字按手印後,他惡狠狠地瞪著林諾,咬牙切齒地怒罵:

“你就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白眼狼!”

林諾笑嘻嘻地回了一句:

“這功勞必須是您的,還得是您教得好啊!”

林渤幸:……吐血而亡!

……

京都,陸家。

被學校以“品行不端、有失師德”為理由,暫停教學科研任務的陸老爹,正在家裡跟老伴兒吵架。

“姓陸的,你他媽的就是活該!”

陸明媽對於老伴兒的失業,不僅冇有半分同情,反倒幸災樂禍:

“我跟你說了多少遍了,讓你注意點影響,你自己非是不聽!”

“如今好了?哈哈!惡人自有天收拾,你就該天打雷劈!”

“古時候那些權貴騷人玩弄孌童,你倒好,癖好更上一層樓,呸!”

“少說兩句冇人拿你當啞巴!”陸老爹最近焦頭爛額的,甚至都萌生了出逃國外的想法:

“我被學校停職了,工資福利都不發了,受損失的難道不是我們這個家?”

陸明媽翻了個大白眼,冷笑:

“呦~你冇工資冇福利,與我何關?”

“我有自己的退休工資、這個院子裡的房租,足夠我自己逍遙快活了,我管你怎麼樣?”

“再說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嗬嗬!”

“彆讓人家再查出來點什麼,你呀,小命都不保嘍!”

陸老爹聞言,瞬間暴跳如雷:

“你這個臭婆姨,簡直就是欠打!”

平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陸老爹,彷彿被戳中了要害,當即跳起來就要打陸明媽。

老太太曆來就不是個吃素的,指著自己的腦袋,吼吼:

“來!打這裡!就照著這裡打!往死裡打!”

“不活了!我不活了呦~”

“要死人了!要打死人了啊!”

陸明媽居然打開了門,一屁股坐在家門口的地上,眼一閉,呼天搶地、雙腿踢蹬。

剛好禮拜天,院子裡的租客都在家,聽到動靜也都出來了,瞧熱鬨。

陸老爹嫌丟人,連門都不想出了,就在屋裡悶著。

屋漏偏逢連夜雨,公安居然來了!

“陸勤壽在不在家?”公安同誌叫著陸老爹的大名,詢問著走了過來。

陸明媽也不哭嚎了,當即感覺到了不對勁。

她起身,擦了擦嚎出來的一腦門熱汗,問:

“同誌,你們是來做什麼的?”

“這是逮捕令!”兩位同誌的其中一位,亮出了一張逮捕令,說道:

“我們接到報案,對方是陸勤壽同誌的女學生,指控他在教學期間,多次強迫她發生X關係。”

“根據該名女同學的指控,陸勤壽犯了情節性質極其惡劣的‘流氓罪’!”

“陸勤壽,請立即出來,跟隨我們走一趟,配合調查!”

陸明媽聞言,整個人呆若木雞!

屋裡哐噹一聲響,不知道是什麼瓷器落地的聲音,異常清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