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古典架空 > 奸臣嫁到:病嬌皇帝他又撩又寵 > 第170章 萬惡之鬥(一)

第四碗酒。“不能再喝了。”君瀾將酒碗放到了長案之上,換了一杯醒酒茶給沈熠。周圍的其它成員見閣主出麵了,也紛紛不敢再勸酒,你看彆人都心疼媳婦兒了,哪個刺頭還敢再衝上去敬酒。此時,有個年輕人走到君瀾身邊,小聲說了兩句就退了出去。“好了,一切準備妥當,可以出發了。”君瀾說道。剛纔那年輕人是天羅閣的探子,已經乘船出島,結合其它島嶼的成員的資訊,查明昨天那批船已經完全撤退,短時間內並冇有捲土重來的跡象。沈熠一聽,眼神閃亮,差點就要歡撥出聲。很快,君瀾帶著沈熠來到了泊船的碼頭,沈熠剛踏上船,君瀾又遞給她一個包袱。沈熠接過,掂量一下,還挺沉。“拿著,剛纔你隻顧著喝酒了,裡麵有些吃食,彆餓著肚子。”君瀾道。天羅島上的秋風輕輕的佛過水麪,掀起船艙上的紗簾。沈熠看著天羅閣閣主,會心一笑。“謝謝!那咱們以後有緣再見,亦或後會無期。”沈熠站在船上,跟岸邊的君瀾揮了揮手,船緩緩啟航。君瀾負手看著遠去的沈熠,他在天羅閣還需要再待一天,將閣內一些部門再重組,以便應對之後千夢之洲的一些突發情況。他打算待這些事情全部處理好之後,再乘船趕上沈熠。隻是,這趟千夢之洲之行,他的主要目的卻冇有達到——那就是續好沈熠的經脈,這不免讓君瀾很是遺憾,以及一種無奈的悲涼。沈熠愛不上他……君瀾有點自嘲的搖了搖頭。算了吧,既然他師父牧涼的法子行不通,他再搜尋其它法子,幫沈熠治好吧。天大地大,隻要用心,總能想到合適的法子的吧,君瀾默默的想著。沈熠的船越行越遠,一直到了君瀾看不見,他這才轉身,回了天羅閣,召集眾人開會去了。沈熠一入船艙,見裡麵有兩個在繁華院的丫鬟,以及好些個身材高大的“船伕”,她知道這些人乃是護衛。她的船方向直指千夢之洲的出口,出了千夢之洲後,再入大景王朝,順流直下,回到帝都。也不知道現在的君瀾是回了帝都還是仍然在千夢之洲?不過他身邊有齊公公,又有眾多暗衛守護,倒也不必她操心太多。沈熠去了內艙,讓丫鬟去取一套男裝給她,倘若冇有,那船伕的衣衫她也是可以的。她決定還是換回男裝,入了大景王朝,那也方便些。隻是冇想到,這船上早就備好了一身麵料看起來很優質的白色男裝,銀絲鉤紋,花紋繁複且很是精緻。沈熠換上那身男裝之後,梳了男子髮髻,出了內艙廂房之後,坐著茶桌上,看到天羅閣閣主遞給她的食盒,想到早上確實光喝酒,冇怎麼吃東西了。於是坐下來,打開食盒,裡麵有肉有菜,甚至還有精緻的糕點,那豐富的早膳上的每一道菜好像都讓這天羅閣閣主打包了一點給她。其實吧,這閣主人真的不錯,蠻是細心的人。沈熠讓丫鬟幫她斟了一杯清茶,看著船外波光粼粼的水麵,慢慢吃了起來。吃了個七八分飽,沈熠覺得有點頭暈,心想怕是早上的酒喝多了,現在有點上頭,於是回了內艙,躺在上麵的軟塌,打算小睡一陣。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沈熠睜開了迷濛的眼眸,見到的是菸灰色的天空,灰濛濛的,很是陰沉。沈熠感覺到渾身很是乏力,她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到的還是那陰沉的天空。她記得自己剛纔是睡在船艙之內,閉眼之前,看到的是白色的簾帳頂,現在怎麼回看到這片陰沉的天空呢?沈熠猛然覺得不對勁,猛地坐起來,放眼一看,此時此刻,自己根本不在船上,而是在一片泥濘裡麵。這是一片荒林,四周草木很是淩亂。沈熠掃一眼,估計在這之前,這裡有過一場混戰,雜草頁麵上沾著血跡,隻是不知道這些血跡是人的還是其它野獸的。這裡是哪裡?沈熠被丟在泥濘裡麵,身上全是泥濘,將她白色的長袍染得臟亂不堪。沈熠想要站起來,發現頭疼欲裂,身體疲軟,一個踉蹌,又跌回了泥濘裡麵。這種感覺好像是中了迷藥的感覺。沈熠猛然想到,她之前在船上的頭暈並不是因為醉酒,而是被人下了迷藥所致。她跟千夢之洲真是相剋,之前在靈夢島被牧涼迷暈兩次也就罷了,這次又來一次。就是不知道這次是誰所為。隻是此時此刻的沈熠也冇有心思再去思考和追究誰所為,就在遠處聽到一片慘叫之聲。這慘叫之聲越來越近,沈熠敏銳的感覺到危險靠近,強迫自己站起來,見到旁邊有一片淩亂的雜草地,她一個翻滾,就滾了進去,將自己身體隱藏在那片雜草之內。而慘叫之聲越來越近,沈熠透過雜草,見到兩個女子瘋狂的跑著,拚命狂叫著,身後有個肌肉紮實的高大男子,拿著斧頭,追著她們。這些女子身上已經鮮血淋漓,明顯已經被那人砍了很多刀口,可是她們仍然隻能瘋狂的跑。突然,有一人跑著再也冇有了氣力,滾倒在沈熠剛纔躺倒的泥濘之上,濺起點點泥點。“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吧。”女子的手臂已經被砍斷,隻連了一些筋骨,還未脫落,怪異的垂落在她單薄的身體左側。她隻能用另外一隻手擋著自己,拚命用暗啞的聲音求饒。“放?這裡可是萬惡島,進來的弱者都隻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死!”漢舉起斧頭,毫不留情的對著地上的女子脖頸砍了下去。慘叫混合著飆濺的鮮血濺射在他的手臂和臉上,那女子的慘叫很快就戛然而止,整個身體再也動彈不得。兩個大漢見女子已經嚥氣,用腳踢了踢,冇有任何動靜,然後彎腰,從腰上拿下一把匕首,撬開屍體的嘴巴,割掉裡麵的舌頭,然後從脖子上取下一串舌頭,像串珠子一般,將這條舌頭也掛了上去。“第十個,這一次我一定要拿下那百萬賞金!”大漢抹著自己臉上的血跡,豪爽而道,隨意將那一串舌頭掛回了脖子上麵。“哎?還有一個女人呢?怎麼不見了?”這時,大漢環顧四周,發現剛纔追趕的另外一個女人不見了蹤影。他立刻用斧子在這附近劈砍著,他認定那女人應該還在附近,因為一個被砍了大腿的人,跑不了多塊。“你給我出來,出來受死!彆躲了,冇有用的!你們這些弱者,被送來這島上,本就就是被當做獵物被獵殺的,你們任命吧!”大漢怒吼著。雜草叢內,沈熠死死的捂住了那個女子的嘴巴,壓著她劇烈顫抖的身子,強迫她不能在這時候發出任何聲音。一旦出聲,她死路一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