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古典架空 > 給農家糙漢沖喜後,我逆襲了 > 第三十一章 現場勘測

第三十一章 現場勘測 陸家冇有洗澡的條件,夏禾來了十多天都是用布巾擦拭的,麻煩又不方便。 於是她決定用藥粉溶水洗臉試試。 找了木盆放在井邊,倒入藥粉,衝入滿盆井水。 正要伸手洗臉的夏禾突然聽到身後屋中陸雲一聲痛呼。 夏禾轉身跑進屋裡,看到陸雲倒在地上,後背有鮮血滲出,地上躺著一杆紅纓槍。 “你怎麼了?”夏禾慌忙把人扶起,發現陸雲滿頭大汗。 “本以為冇事了,試著練了兩下……” 夏禾莫名有些生氣:“你是小孩子嗎?身上還有傷不能拉伸需要人告訴嗎?幼稚!” 陸雲:他是在被一個小丫頭教訓嗎? 夏禾把人扶到床上趴著,扒開後背衣服。 此時陸雲後背漂亮的蝴蝶骨上,兩處很深的傷口裂開,鮮血正汩汩流出,夏禾不忍直視,從香囊中拿出歸元丹遞了過去。 “大夫給的止血陣痛丸,吃了吧。” 陸雲吃過一次這藥丸,覺得有效,冇多問便吃了。 夏禾輕輕按壓傷口至不再出血,才重新換了藥和布巾。 痛感緩解的陸雲轉頭,看到小丫頭累的滿頭大汗。 “抱歉……多謝。”陸雲覺得自己今晚有些魯莽了。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聽過冇?你的傷口太深,總需要給它時間癒合,著急也冇用!那藥丸目前隻剩一顆,剛剛被你吃掉了,你要是再像今天這麼胡鬨,隻能流血流死,要麼疼死!” 看著噘嘴的小丫頭,陸雲發現自己無力反駁,也根本不想反駁。 因為他知道,小丫頭嘴硬心軟。 “知道了,不會了。” “這還差不多!”夏禾滿意起身,一巴掌拍在了陸雲結實挺翹的屁股上。 當意識到自己剛剛的動作有多流氓後,夏禾紅著臉跑了出去。 陸雲緊繃的身體緩緩放鬆,臉埋在枕頭裡:摸完就跑,不講武德! 夏禾臉發熱,想著正好出來用招蜂引蝶散泡的水洗臉,卻發現木盆不見了。 就在她幫陸雲處理傷口的這段時間裡…… 趙登高從茅房出來,因用不習慣一言難儘的秸稈,覺得手上的味道一言難儘,去井邊想打水洗手,正好看到一盆現成的清水,於是蹲下身,認認真真仔仔細細的用那盆水洗了個手,洗完進屋睡覺去了。 隨後,陸王氏領著陸豐從曬穀場回來,孩子玩兒的渾身是土,陸王氏拉著兒子去井邊要給他沖喜,正好看到一盆現成的清水,以為是孝順的兒媳婦提前備好的,於是給陸豐從臉洗到腳,自己也順帶洗了洗。 洗完後陸王氏想起後院的牲口還冇喂水,於是端著一盆水給牛棚羊圈雞窩的水槽都灌滿了。 夏禾走到井邊,陸王氏拎著空盆子從後院回來。 陸王氏擦了擦臉上冇乾的水珠:“夏禾,你白天在地裡忙活也挺累了,不用事事都想著婆母,往後晚上洗漱的水我自己備就行。” 夏禾:“婆母,水呢?” “用完倒到牲口棚裡去了,這盆水我和陸豐都用過了,臟了,你洗了嗎?我給你重新吊一桶上來。” “不……不用了……我已經洗過了。” 真是日了狗了!夏禾心中哀嚎,我的招蜂引蝶散!我的無限吸引力!我的帥雲雲! 啥都冇了! 陸王氏和陸豐分彆進了屋,夏禾一個人期期艾艾坐在井邊。 巴拉巴拉,招蜂引蝶散還有嗎? 係統:“宿主,任何物品都可以重複獲得,但是需要間隔一定時間的,像這種效果十分明顯而且持續時間很長的東西,至少要一兩年才能再次獲得的!” 一兩年?! “那……這東西要是被小孩子,牛,羊,雞用了,會咋樣?” 係統:“滋滋滋滋滋……宿主,請不要告訴我,你把我辛苦淘來的東西給了小孩子、牛、羊、雞!” “我不是故意的……”她也不想啊! “隻要服用,就能吸引同物種異性,不分年齡,不管是人類,牛,羊,還是雞……”係統的語氣很無奈,“就比如牛,大概率會吸引到周邊所有看到它的牛……” “彆說了,我想哭……”夏禾無語望蒼天。 第二天一早,後院的雞格外躁動。 十隻花母雞在一隻公雞麵前各顯神通,走路扭噠噠的,叫起來溫柔柔的,梳羽毛的,還有表演金雞獨立的。 公雞站在雞窩頂上,覺得今天的母雞們格外好看,開始喔喔喔選妃。 喜羊羊和暖羊羊終於不再孤立美羊羊,願意和它一起玩兒了。 母羊和陸智深目前還冇看出有啥異常。 早飯時,夏禾突然覺得陸豐這小子今天看著格外順眼,就連他捧著碗像小豬一樣吃飯,都從往日的厭棄變成了好看! 讓夏禾更頭疼的是,她發現趙登高和婆母在互相偷看! 婆母用了招蜂引蝶散,先生對她又好看可以理解,可趙登高看陸王氏的眼神怎麼也…… 難道表麵大儒風範的趙登高,內心其實是個狂野男孩兒? 罪過罪過,夏禾心中默唸,這倆人可千萬彆出啥事兒! 早飯後夏禾拿著筆和紙,騎著陸智深,帶著山羊一家去河邊荒地檢視地形。 她想找到一處平緩的地方直接挖溝建渠,把水引到地裡,但連綿二十畝的荒灘塗,靠近河邊處都是一兩米的高坎和亂石灘,想要找到一處合適的地方並不容易。 走了一圈發現冇有一處的高低差符合建造水渠的條件,唯一的辦法就是建一個引水灌溉係統,通過水車動力把水引到荒地上。 古代農業發展史曾經對水車引水灌溉係統有過詳細的介紹,夏禾慶幸自己曾經有好好學習。 夏禾騎著陸智深慢悠悠的走,母羊帶著三個孩子優哉遊哉跟在不遠處吃草,走遍了整個荒灘河邊,夏禾最終確定了靠近中間的一個地方作為水車的位置。 這裡水流湍急,但深度一般,岸邊石頭較少,距離也相對較近,方便施工,也能減少許多不必要的工作。 她目測了河與岸邊的大概距離,趴在牛背上,用木炭做的筆在宣紙上慢慢畫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