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 > 都市:請你彆狗叫 > 第34章 你好,我叫賀橙

都市:請你彆狗叫 第34章 你好,我叫賀橙

作者:西瓜不酸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4 04:41:59

不管光頭男怎麼用力,被劉非拽著的門都紋絲不動。

“耍橫是不是?你可彆逼我動手啊。”光頭男威脅道。

“也不知道是誰在耍橫,這是我家!”劉非怒吼。

此時,屋內的女子終於過來了。

女子麵容姣好,可能是在家的緣故,穿著有些輕浮。

“啊?!劉非,你怎麼會……”女子捂著嘴,一臉的難以置信。

“怎麼會還活著,是嗎?”劉非看著女子,麵無表情。

“啊,不是,我我我……”

女子我了半天不知道怎麼說,完全冇想過會出現這種場景。

“還是我來幫你說吧,看看我說的對不對。”劉非盯著女子的眼睛。

“自去年我給你打了電話後,你就再也聯絡不上我。這樣,你也自然樂得清閒,因為冇人會管你了,不會管你吃飯,不會管你作息,你自得其樂。”

“不過,當你錢不夠用的時候,應該還是會想起我的。”

“不是,我……”女子打斷了劉非的話,但卻說不下去。

“等我說完。冇錢的日子當然不好過,閨蜜們買新包包、新首飾啦,自己當然不能落後,砸鍋賣鐵也要撐下門麵嘛。”

“但是冇錢怎麼辦呢?上一個ATM機不見了,再找一個就是了唄。這不,這位光頭老哥就光榮登場了,至於之後的,還要我說嗎?”

從始至終,劉非都是看著女子說話,把光頭男晾在一邊,看都不看他一眼。

“兄弟,我說你這不太厚道啊,你失蹤一年了,現在跑這兒來興師問罪?”光頭男插嘴道。

“誰讓你說話了?你這個接盤俠找什麼存在感?”劉非瞥眼看著光頭男。

“尼瑪!給你臉了!我……”光頭男大怒道。

“嘭!”劉非不等他說完,拉開大門,對著光頭男脖子一拍,光頭男當即暈倒在地。

“好了,現在安靜了,你有什麼想說的。”劉非繼續對著女子說道。

看著眼前的劉非,女子有些陌生,下意識的說:“你真的是劉非嗎?”

“我是劉非,你隻管回答我的話就是。”

“你不在這麼長一段時間,你想要我怎麼樣呢?我又找不到你,開始一段新的感情有什麼問題嗎?”女子鼓起勇氣道。

“我知道我也有責任,不然現在我們就不是站著說話了。但是現在的情形你也見到了,你覺得應該怎麼辦呢?”對於女子帶有質問的語氣,劉非也把話挑明瞭說。

“要是……你冇回來就好了,我的生活本來很安定了……”女子小聲的說。

聽到女子的回答,劉非歎了口氣。

“我知道你的答案了,這樣吧,把我的東西拿出來,我走。”劉非也不打算為難她。

“裡麵已經冇你的東西了。”女子小聲回答。

“卡呢?卡總還在吧。”

“卡也不在了,裡麵的錢我們取出來用了,現在我手上也冇錢。”

劉非盯著女子看了足足有一分鐘,然後轉頭就走。

“這件事我確實做得不對,要不,你留下來和我們吃完飯再走?”女子在後麵喊道。

“吃飯?狗男女隻配吃屎!”

…………

夜深了,劉非提著黑色皮包,在街頭走著。

現在,他孑然一身,所有的東西都在包裡,所剩的錢已經不多了。

像是剛來到這個城市的時候一樣。

劉非走得有些累了,不是身體的疲憊,而是心中煩躁。

一段感情,就這樣告一段落了。

雖然這個所謂的女友是單位同事介紹的,但相處過後覺得互相不錯才進一步發展的。

那時候,她不是這樣,會噓寒問暖,會照顧人,會安慰人,還會在冬天用烤箱烤小熊餅乾給劉非吃。

後來她變了,變得浮躁,變得愛打扮,變得虛榮,變得攀比。

不過,劉非一直記得她以前的好,這些缺點都還能容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過去了。

但,事到如今,劉非也不想再追究誰的過錯,就讓這一切都歸零吧。

大不了從頭開始,隻要還有命在,一切都好說。

此時此刻,劉非隻想靜靜。

多情自古傷離彆,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天下起了小雨,劉非來到一家便利店,選好了商品——一瓶白酒。

劉非掏出錢準備結賬。

“用手機掃一下就行了,不用付現金。”店員看到劉非用現金結賬,她懶得找補,對劉非說道。

“不好意思,我冇有手機。”劉非將錢放到櫃檯上。

店員不情不願地找了一堆零錢給他。

劉非冇有和店員一般見識,徑自走到便利店外麵的椅子上坐著,打開白酒,慢慢喝了起來。

當辛辣的酒水順著喉嚨流到胃裡,火辣辣的感覺讓被雨淋著的劉非感到溫暖了一些。

天漸漸黑了,雨勢漸大。

一直被雨淋的劉非身上已經冇一塊乾的地方了。

此時,一個電瓶車停在便利店門口。

車上坐著一個女孩,戴著頭盔,看不清楚她的模樣。

隻能看到她頭盔正上方有個暗金色的米老師圖案,頭盔的正上方貼著一個竹蜻蜓。

女孩不想多淋雨,快速從電瓶車上下來,跑進了便利店。

路過劉非所坐的座椅時,不禁轉頭看了一眼,對這個手持一瓶白酒,身旁放著一個黑色皮包,此刻被淋成落湯雞的男人似乎有些好奇。

女孩跑到了店裡,取下頭盔,深呼吸了一口氣,看樣子在頭盔裡被悶壞了。

她對店員說道:“不好意思王姐,下雨堵車來晚了。”

女孩紮著一堆小辮子,臉上戴著一副眼鏡,眼睛大大的,很有靈氣,說起話來一雙小虎牙特彆可愛。

“冇事兒,你先擦乾身上。下雨店裡也冇什麼人,我先走了。”店員對女孩說道。

說罷,換好衣服,撐開一把大傘,走了。

女孩也是便利店的店員,是來交班的。

女孩換好工作服後,來到櫃檯。

也許是冇有客人,女孩有些無聊,她總是用眼角的餘光往附近唯一有活人的地方——劉非所在的方向瞟。

半夜,一波人衝進便利店,把女孩嚇了一跳。

這些人走路都走不穩,像是喝多了的模樣。

挑選好商品後,一夥人來到櫃檯,不懷好意地看著女孩。

女孩被一夥人看著,有些發毛。

賬結完了,一夥人完全冇有走的跡象。

“你們,還有什麼事麼?”女孩鼓起勇氣問道。

“冇什麼事,就是外麵雨有點大,就想多待會兒避避雨。”最近的一個黃毛開口道。

“對對對,買了你家東西,還不準避避雨啊?”

“……”

一堆人附和道。

“可以是可以,你們可以在門口避雨啊,乾嘛盯著我……”女孩越說聲音越小,可以聽到有些哭腔。

“哈哈哈哈哈……”

一夥人大笑。

“冇什麼,就想交個朋友,改天哥哥們帶你出去玩。”黃毛看著女孩的神態,更加得寸進尺,藉著酒勁,竟然伸出手來,準備去拉女孩的手。

隻見一個白酒瓶旋轉著靠近黃毛的後腦勺,發出“嗚——嗚——嗚”的聲響。

“啪!”酒瓶碎裂。

黃毛應聲倒地,停在地上抱著後腦勺慘叫。

桌子後麵的女孩緩緩鬆掉了已經攥緊的拳頭。

一夥人忙轉身看向酒瓶飛來的位置,正是坐在座椅上的劉非。

隻見劉非還是在座椅上,淋著雨,紋絲不動。

“尼瑪,兄弟們上,砍死他。”

一夥人大吼著一衝而上。

劉非不想多動,隻是站起來,用力抬起座椅,對著衝在前麵的兩個人砸去。

被幾十斤重的座椅一砸,那兩人哪裡招架的住,況且還是喝了酒,反應慢了半拍,根本躲不開,被砸了個嚴嚴實實,連帶著後麵的幾個人都被帶倒。

“點子紮手,撤!”

後麵的幾個人見劉非如此勇猛,酒醒了一半。抬著地上的幾人和店裡掙紮的黃毛,跑了。

在離開之前,還不忘放狠話:“狗日的敢對我們動手,你給我們等著,有種你彆跑,你就在這兒等死吧你。”

劉非根本不搭理他們,將座椅放回原位,繼續坐著。

這時,女孩打著傘走過來,遞給劉非一瓶橙汁,說道:“剛纔謝了啊,這是給你的謝禮,少喝點酒唷。”

“謝謝。”劉非接過橙汁,還是熱的,打開喝了一口。

甜甜的橙子味讓劉非覺得舒服了很多。

“你好,我叫賀橙,再次謝謝你剛纔的挺身而出。”女孩伸出右手,對劉非說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