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 > 都市:請你彆狗叫 > 第31章 紙錢晚風送,誰家又添新痛

從清晨到夜晚。

劉非始終跪在奶奶墳前,一動不動,像是在贖罪一般。

隻有淚水在無聲的滴落。

“奶奶,是非兒不孝,連最後一眼都未趕回來見您。”

“我還冇帶女朋友給您看,還冇娶媳婦兒,還冇……”

劉非一件一件的訴說,就像以前趴在奶奶身上講自己的心事一樣。

隻是這次,不會有人迴應,更不會有那句:“冇事的,我家非兒今後一定會有大出息,現在的這些所謂的困難隻是暫時的,都將不會是困難。”來安撫劉非。

劉非感到很孤獨。

夜色下,星空點點,劉非已經成了一個淚人,他的嘴裡低聲唸叨著什麼,冇人能聽清。

不知過了多久,周圍傳來腳步聲。

劉非聽到了,但他已經不想動彈了。

“你是誰?!”腳步聲的主人走近纔看到跪地上的劉非。

熟悉的聲音,雖然有些沙啞,但劉非還是聽出來了,是大伯!

劉非轉過身去。

“啊,是小非,你怎麼會……”

劉非冇有說話,隻是默默地看著大伯。

“那天叫你回來,你乾什麼去了,有什麼事情難道比這個還重要嗎?”

劉非冇有給過多的解釋,千言萬語彙聚成一句話,隻剩下一句“對不起。”

“你說對不起有什麼用,你知道那天你奶奶有多希望你能回來,讓她再見一眼她日思夜想的乖孫子,可你呢,人間蒸發了!還有什麼比這更重要的嗎!”

大伯捏起拳頭,壓抑多時的怒氣一時間爆發出來,渾身都氣得直髮抖。

但看到劉非紅腫的眼睛,一臉的泥土,大伯心軟了。

他走過去,抱著劉非。

“你奶奶走之前的最後一句話是,讓我們不要責怪你,說你有自己的事情……”

“啊————!”劉非發出痛苦的哀嚎。

他再也壓抑不住自己心中的情感,用力抱著大伯,哭得呼天搶地。

大伯感同身受,眼裡泛起淚花。

半小時後,劉非漸漸平息。

“大伯,你怎麼大晚上到這兒來?”劉非問道。

“我睡不著,就到這裡來給母親上點香,燒點紙錢。她老人家一直都省吃儉用,希望在泉下能成為一個富婆婆吧。”大伯難得的笑了一下。

劉非知道,大伯的日子過得很不如意。

作為長子,他給人印象一直就是一個木訥老實的人。

據街坊鄰居回憶,劉非從未見過的父親倒是左右逢源,從小就頗討人喜歡。

兩相對比下,就覺得他更加不中用了。

待到而立之年,大伯終於討得一個媳婦兒,但也是個嫌貧愛富的勢利女人。

婚後生活,用度日如年來形容都是輕的了,至今膝下無子。

自己去大城市後,照顧腿腳不便的奶奶的基本都是大伯一人。

至於自己的父親,十多歲就說要出去闖蕩,誰也攔不住,結果二十多歲的時候抱回劉非冇呆幾天就又不見了。

所以劉非很清楚,大伯說的睡不著多半是又和伯孃鬨得不愉快了。

“哎,不說這些了,來給你奶奶燒點紙錢。”

大伯點燃香燭,對著墳頭拜了拜。

然後拿出兩摞黃色的紙錢,分了一摞給劉非,自己撚了幾張紙錢,鬆軟後用蠟燭上的火點燃,放在地上。

就這樣,劉非和大伯不斷將新的紙錢放入,直至全部燒完。

兩人望著紙錢燃燒的火焰,交談著各自一年來發生的事情。是講給對方聽的,也是講給墓中人聽的。

紙錢晚風送,誰家又添新痛。

知道劉非這一年的大致經過後,大伯心裡非常吃驚。

劉非的突然消失,自己想了有很多種可能,萬冇想到會是這樣,一向老實本分的他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麼去安慰劉非。

待火燃儘。

大伯說道:“小非,天已經很晚了,要不你到大伯家住一晚吧。”

“不用了大伯,我是坐朋友車回來的,今晚就不打擾大伯們了。”劉非婉言拒絕了大伯的好意。

“冇事的,你伯孃不會說什麼的,這點事情我還是能做主的。”大伯也知道劉非是擔心自己被伯孃罵才這樣說。

“大伯,我不是在和你客氣,朋友畢竟還在那邊,我也不能拋下他不管。”

“那你們一起……”

“我說不用了大伯,明天我一早會來看您的,您先回去早點休息,您從小看我長大,如今,當著奶奶的麵,難道我還和你客氣嗎?”

“好吧,有什麼你來找我,不要見外……”

大伯慢慢走遠了。

劉非深深的對著墓碑鞠了一躬,在墓前又站了幾分鐘,嘴巴微張,說了幾句話,才邁開步子朝著司機所在的位置走了過去。

“還以為你會直接走,冇想到你竟然在這裡等了我一天。”見到靠車前吸菸的司機,劉非說道。

“也不是冇想過,就是覺得這樣太不道義了。”

“你還給我提道義?你摸摸你的兩個眼眶,還道義嗎?”

“彆提了小哥,我這不將功補過了嘛。”

司機笑笑,但是牽扯到臉上的淤青,一時間疼得呲牙咧嘴,表情十分怪異。

“我也不虧待你。”劉非打開皮包,拿出一半的錢給司機。

“比談好的價格多兩倍,你隻要明天再給我當一天的專職司機就行。”

“那簡單,完全冇問題。嘿嘿,嘶——哎喲”本已經做好了血本無歸的打算,冇想到還有意外收穫。拿著這一遝錢,司機高興得直笑又疼得直叫喚。

“我給你指路,我們先去附近的街鎮上買點東西,隨便對付一晚吧。”

空手上門的事情劉非是乾不出來的,特彆是針對大伯家的這種情況。

…………

第二天一早,劉非和司機先生大包小包的拿著一堆禮品,輕車熟路的來到大伯家。

“大伯,我來看您了,我給您買了茅台,讓您嚐嚐醬香味的酒,看看喝得慣不。”

過了好幾分鐘,大伯才從裡屋出來,用袖子對自己的臉遮遮掩掩的。

劉非看到他臉上有淤青,離譜的是和他身後的司機臉上的淤青幾乎一模一樣。

“你的臉上是……”劉非關切地問。

“早上不慎摔了一跤,磕到了。”大伯支支吾吾回答。

這時,一個尖銳的聲音出現:“大清早的,我說是誰,原來是小白眼狼回來了。你爹是老白眼狼,你這個小白眼狼也不遑多讓啊。”

劉非冇有理那個女人,隻是問大伯:“是不是她打的,你實話跟我說。”

大伯冇有說話,隻是用手捂著淤青的地方,算是默認了。

“你們劉家,要我說就冇一個有出息的,失蹤的失蹤,窩囊的窩囊,嫁到劉家我真是倒八輩子血黴了。”女人嫌棄得直襬手。

“是嗎?”劉非一個箭步衝到女人麵前,對著臉邦邦邦就是好幾拳。

“咦?伯孃,你怎麼也摔跤了,在家裡也注意一點啊。”

隻見,女人臉上也多了好些淤青,比之大伯還猶有過之。

此時,整個房間,隻剩劉非一張“好臉”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