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 > 都市:請你彆狗叫 > 第23章 釣魚佬永不空軍

都市:請你彆狗叫 第23章 釣魚佬永不空軍

作者:西瓜不酸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4 04:41:59

“哎喲!我的腳!”豬小明慘叫一聲。

劉非讓豬小明躺下,與黑虎阿福一起湊近看到底怎麼了。

隻見豬小明的腳上卡著一根鐵針,已經紮進肉裡一半,

“嘶——”黑虎阿福看著都疼,不禁吸了口涼氣。

“豬小明忍住點,我來幫你拔出來。”劉非抓著鐵針,用力就是一拔!

“嗷!”鐵針拔出,疼得豬小明大叫,受傷的蹄上滲出絲絲鮮血。

“冇有消毒的藥品,隻好高溫消毒了,黑虎阿福,去找些鬆乾的柴禾和乾草,我們生火幫豬小明消毒!”劉非說道。

“得令,兄弟挺住,我去去就回!”黑虎阿福興致出奇的高。

“等等,我覺得我已經好了,以前我也被紮過,都是小傷,不礙事,用不著這麼興師動眾。”豬小明一個翻滾爬起來。

“哈哈哈哈哈,不消毒也可以,我帶你去湖邊清洗下傷口。”劉非大笑。

和豬小明在一起總是讓劉非特彆放鬆。

不是因為它的物種和體型。

而是它的性格和說話風格特彆像自己的一個好友。

如果那天那個好友和豬小明相見一定會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

劉非用清水幫豬小明簡單清洗了傷口。

想了想,在褲衩上撕了塊布,對豬小明的傷口上進行了包紮,並囑咐他不要多走動,雖然傷口不大,但也有可能會惡化,到時候就不是高溫消毒能解決的了,說不定就是少胳膊少腿。

豬小明樂得不動,一瘸一拐的找了個曬太陽的地兒,就地一躺,竟睡了過去。

此時的劉非也在想接下來的幾天應該怎麼安排。

開始想的是偵察附近森林,為離開這裡作兩手準備。

但是得到雞太美的預測後,劉非放下心來。

也導致了接下來的幾天野外生活空閒了起來。

忽然,劉非看到了地上的鐵針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身旁的湖水波光粼粼,水中的魚兒追逐嬉戲,和豬小明那用褲衩布包起來的傷口。瞬間心中一亮,有了想法。

…………

半小時後,劉非竟坐在湖邊,釣起了魚來。

魚竿,是現用瀾竹製作的。

魚線,是用褲頭上的絲線製作的。劉非怕線承受不住魚的重量,還用好幾根線裹成了一根。

浮標,是用一小節乾樹枝代替的,浮力大於魚鉤的重力,釣浮。

至於魚鉤,用傷害豬小明的鐵針撇彎代替。

魚餌嘛,請黑虎阿福刨些蚯蚓來就行了。

“也不知道用豬小明的血開過光的鐵針釣魚會不會好用一些。”劉非心中想道。

…………

夜幕降臨,劉非看著一動不動的浮標,麵色呆滯。

豬小明和黑虎阿福來到他身邊,欲言又止。

“等等,我知道你們想要說什麼。”劉非止住他們的話頭,喃喃自語道:“空軍(釣魚界的專用語言,可以理解為是空手而歸)是不可能空軍的,這輩子都不可能空軍的,作為一名資深釣魚人,無論我走到哪裡,我都願意遵守不走空路的原則,搞不到鯉魚我就搞草魚,搞不到鯉魚我就搞羅非,搞不到羅非我就搞河蝦,河蝦也搞不到我就搞狗,冇狗我就偷雞,都冇有的話我就拔老鄉蘿蔔,割韭菜,摘黃瓜,剝玉米,茄子辣椒也可以搞一搞,實在不行我就趴湖邊喝口水再走……”

“劉非是不是坐一下午給坐魔怔了,這都是在念些啥啊?”豬小明和黑虎阿福對望一眼,雙方都是一臉的問號。

劉非以前週末冇事兒就喜歡到周邊的水庫野釣,不是為了釣多少魚回家去吃,而是為了感受魚兒上鉤後,通過魚竿魚線與魚兒斡旋,溜魚時那種快感。走的時候不管魚獲多少,最多選兩條回家,其餘都全部放生。

畢竟,萬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而且通過此種愛好,劉非也認識了很多有意思的老哥,他們時常開彼此玩笑:“釣魚老哥除了釣不到魚之外,其他什麼都會。”

事實也是如此,各行各業的人為了尋一時安靜,都加入了釣魚的行列,所以在他們身上也發生了很多事情,包括但不限於:槍支打撈、下河救人、物種鑒彆、毒蛇調教、尋龍點穴、偶遇浮屍、協助辦案等。

“是你們逼我的。”劉非怒從心頭起,惡從膽邊生。

隻見他扔掉魚竿,站起來,脫掉本就所剩無幾的褲衩以及藤蔓編織的“服飾”。

“老子攤牌了!”趁著天還未黑,劉非一個猛子紮進湖裡。

“劉非釣不起來魚,這是投湖自儘了麼?”豬小明看著劉非的一乾表演,表示理解不能。

耿直的黑虎阿福正準備下去營救。

忽然,一條肥碩的鯉魚“飛”了上來,用尾巴不停的在岸邊拍打著。

接著,鯽魚、鯉魚、草魚等形形色色的魚兒“飛”了十幾條上來。

“今天我們吃‘全魚宴’,黑虎阿福,生火去。”劉非從湖裡出來。

說是“全魚宴”,奈何魚是夠了,廚具和材料卻欠缺。

最終,一人兩獸還是圍坐在篝火旁吃起了烤魚……

第二天,日上三竿。

當豬小明被陽光照射,睜開雙眼。

看到岸邊,劉非彷彿入定了一般,獨坐釣魚台。

傍晚,夕陽西下。

劉非大吼:“你們還逼我是吧,老子又要攤牌了!”

吼完,一個猛子紮進了湖裡。

魚兒相繼“飛”到岸上。

一人兩獸繼續吃魚。

第三天,下著小雨。

豬小明被一陣寒風吹醒,睜開雙眼。

岸邊仍舊是劉非在釣魚。

當天快黑儘時。

劉非大吼:“又逼我?老子攤牌便是。”

又一個猛子,劉非入湖,魚“飛”。

繼續吃魚。

第四天,天氣炎熱。

豬小明被潮濕的熱氣悶醒,睜開雙眼。

果不其然,岸邊坐著劉非。

天快黑時。

劉非大吼:“逼我?攤牌!”

“嘭!”,劉非入湖。

“嘩,嘩,嘩。”魚兒“飛翔”。

吃魚。

第五天,豬小明打了個哈欠,悠悠醒來。

岸邊,劉非,不變的場景。

唯一變化的是劉非身上的藤蔓已經變黃,漸漸乾枯了。

待到天黑。

劉非站起來。

“攤!”

“嘭!”

“嘩!”

一氣嗬成,熟練至極。

嗯,吃魚。

第六天,空氣清醒。

豬小明早早醒來。

劉非,岸邊,魚杆。不動如山。

傍晚,脫衣,沉默。一躍入湖。

吃魚。

…………

這幾天,豬小明感覺自己像是走入了一個死循環之中,每天發生的事情都幾乎一模一樣,讓它的豬腦子應對不過來。

至於黑虎阿福,每天有魚吃,倒是樂得清閒。白天練功,晚上吃飽睡覺,還是很舒服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