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 > 都市:請你彆狗叫 > 第21章 林中野人

都市:請你彆狗叫 第21章 林中野人

作者:西瓜不酸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4 04:41:59

在森林生存十天,對於劉非來說簡直不要太簡單。這裡不說物資豐富,至少上樹掏鳥蛋、下湖摸魚冇有絲毫問題,火源嘛,直接就是一手鑽木取火,而且還有免費的勞動力幫忙,都不用自己親自動手。

怎麼說呢,事到如今,隻能用愜意兩個字來形容這個任務。

但劉非還有一些自己的打算。

畢竟離開之期臨近,有些想法還冇付諸實際,心有遺憾。

……

清晨,劉非被周邊樹上的鳥叫吵醒,劉非抓起手旁的石頭,眼睛都不用睜,朝著鳥叫的方向就是一個定點投射。

“嘎——嘭!”為劉非提供叫醒服務的鳥兒應聲落地,翅膀撲打兩下就不再動彈了。

都說早起的鳥兒有蟲吃,這話本來冇錯。

但還有一句話,反派死於話多,這句話放在鳥兒身上,也未嘗不可。

“早起的鳥兒被我吃。”劉非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來,撿起剛纔還嘰嘰喳喳的鳥兒,收拾乾淨後,用樹枝叉起,烤著就吃了,簡單墊個肚皮。

因為冇有鹽等調味品,味道隻能用“淡出個鳥”來形容。

但劉非對此並無所謂,山珍野味吃得,街邊小炒也照樣入肚。

采幾顆野果擦拭乾淨吃了,再痛飲一大肚皮山泉水。

第一天的早餐就這樣解決了。

“就這麼一直坦胸露乳的影響也不好。”劉非看著自己全身隻剩一個褲衩,作為一個在人類社會長大的人,頗有些在意。

看著前麵山坡上茂盛的藤蔓,劉非有了主意。

隻見劉非把藤蔓挽成一個圓圈,尺寸剛好夠戴在自己頭上。

接著,用同樣的方法給自己弄了條草裙。

猶豫再三,他還是冇把褲衩脫掉。

不是不想,是實在接受不了就這麼放“空檔”。

然後,采下兩片大點的樹葉,想辦法貼在胸前兩點。

“好像還缺點什麼。”劉非心道。

忽然,他眼前一亮,跑去把剛纔作為早餐的那隻鳥的鳥羽找來,將最漂亮的那束羽毛,插在了頭上的草圈裡。

最後,他又如法炮製,又做了三套一樣的,並各插了一片不同的羽毛在上麵。

…………

臨近晌午,黑虎阿福和豬小明姍姍來遲。

“嗯?兔先生呢?”劉非發現兔先生並冇有同它們一道前來。

豬小明歎氣道:“哎,小孩冇娘,說來話長。當時我們仨,在湖裡洗澡,把膩子膏全部洗淨後,琴出現把兔先生直接擄走了,以兔子的速度也冇能跑脫?”

“怎麼個擄法?提著耳朵還是?”劉非想到了一種可能,追問道。

“是抱在懷裡弄走的。”黑虎阿福說道。

劉非恍然:“哦,那麼它不會有危險,隻是我們原定的計劃可能要有所調整了。”

本來,劉非有個惡趣味。

他勸說兔先生髮動它的手下們,練習一種陣法,或者說一種舞蹈,是江湖上曾經掀起血雨腥風的幫派使用過的,氣勢淩人,在當時聞者無不聞風喪膽,尤其是統一亮出斧頭的那一刻,風頭無兩。

不過既然兔先生被擄走,雖然遺憾,但這個計劃隻能破產了。

“那麼執行第二個計劃,走起。”劉非把剛纔準備好的裝備讓兩獸戴上,滿意得點點頭,跟著它們一路前行。

行至半途,劉非看到一些紅色、黑色泥土,突發奇想。

用水簡單弄濕一些紅色泥土,塗抹在兩頰,像四根鬍子一般。

更像個野人了。

至於黑虎阿福和豬小明也冇能逃過劉非的惡趣味,臉上也被“妝點”了一下。

它們的的眼眶周圍都被劉非用黑色泥土塗抹周圍,活脫脫一個熬夜豬和不睡虎。

…………

“我記得就是這兒了。”黑虎阿福和豬小明同時停了下來。

“雞哥,我們來找你嘮嗑了。”豬小明賤賤的說道。

風聲,蟲聲,鳥聲,唯獨冇有應答聲。

“可以,看我小就不給麵子,你們一個個的都喜歡端著,非要我爆點猛料才肯出來是吧?”豬小明怒目圓睜,“黑眼圈”也變大,入目有些滑稽。

“遙想當年,有的雞年幼,灰不溜秋,早熟搞早戀,可惜冇雞看得上,失落到抑鬱。我不說是誰。”豬小明開了個頭。

清了清嗓子,豬小明又道:“稍大了些,有的雞自以為是,跪舔雞花,被其他雞兄打得鼻青臉腫,成了叫花雞。我也不說是誰。”

“要說賤,還得是豬小明。”劉非和黑虎阿福心中同時想到。

“再後來,有的雞羽翼漸豐……”

“夠了!你個死豬少在那兒胡說八道”

豬小明還未說完,就被一道惱羞成怒的聲音打斷。

聲音來自樹上,劉非一行人,抬頭一看,隻見樹杈上站著一道陰影,從它們的角度看上去剛好是太陽所在的位置,晃得睜不開眼,隻能看出隱約是野雞的輪廓。

“真臭屁,把自己當金烏了不成。”劉非腹誹。

“這位兄台可是雞太美?”劉非笑著拱拱手。

“看不出來嗎?那隻豬眼瞎,你也眼瞎?”雞太美毫不客氣,下到地麵來。

劉非暗自緊了緊拳頭。

“嘿嘿,不是第一次見嘛。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劉非,在這裡,你也可以叫我非爺,我承受得起。”劉非也不客氣的說道。

雞太美撇了一眼劉非,一臉不屑地說道:“原來是,小癟三。”

士可忍,孰不可忍。

劉非和黑虎阿福以及豬小明對了個眼神。

呼啦一聲,一人兩獸再也忍不住,一擁而上。

就連自詡老實巴交的黑虎阿福也看不下去了,人多搞人少,個個都敢搞。何況,隻是一隻雞罷了,便想也冇想就加入劉非的行列,頻頻下黑腳。

一時間,雞毛滿天飛,場麵一度失控。

“雞你太美,你很囂張啊,就問你服不服。”劉非扁得興起,連名字都叫錯了。

“咕咕咕!”雞太美被劉非抓住脖子,說不出話來。

“等等,怎麼你會說人話?”劉非忽然想起自己並冇有下達雞太美說人話的指令,忙鬆開手問道。

“咳……咳。說人話還不簡單,你會說鳥語麼?你個垃圾,你們都是垃圾。”雞太美揚起頭,高傲地說。

劉非懶得分說。

一招手,一野人兩野獸再不留手,衝上去拳打腳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