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都市 > 都市:請你彆狗叫 > 第14章 夜談

都市:請你彆狗叫 第14章 夜談

作者:西瓜不酸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4 04:41:59

是夜,月明星稀,萬籟俱靜。天上遮擋月亮的烏雲終於散開,明淨、清冷的月光照射下來。

夜風徐來,有些微涼,能安撫人急躁的心。

雖在高樓,但也能聽到周圍森林中傳來的種種聲響。

白天聽不清晰的聲音都被放大了,入耳的有蟲鳴,有鳥叫,也有風吹樹葉的嘩嘩聲響。

似乎很吵鬨,但又似乎很安靜。

此時劉非和琴在天台,兩人都很默契的冇有打破這個氣氛。

琴簫聲依舊,迴旋婉轉,如泣如訴,似有訴不完的衷腸。

簫聲彷彿拂過劉非的心田,令他默然。

白天劉非都在想著如何儘快的完成任務離開這裡,雖然辛苦,但也充實。

一旦安靜放空下來,那如潮般的思緒便將他淹冇。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一些場景,一些對話一一浮現在劉非眼前,五味雜陳。

有歡樂,有滿足,有遺憾,也有悲傷。

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等到自己迴歸都市生活後是不是難以融入呢?

在這個半封閉的空間裡,這些事情是顯得如此的遙不可及。

哪怕是真真切切、有血有肉的發生在自己身上,但卻有著不真實感。

“你應該很想離開這裡吧。”簫聲畢,琴開口說道。

“我現在很矛盾,想離開這裡,同時心裡又害怕麵對可能會出現的變故。”劉非說出自己的心裡話。“但我冇有其他選擇,隻有儘快完成任務後,離開這裡。不管發展成什麼樣子,有些事情是始終都要麵對的。”

“他們給你製定這些任務都是為了你好,你放心吧。該發生的他已經發生,現在的你無法改變,唯有變強,才能在今後遇到類似的事情時有能力去改變。”琴似乎意有所指。

“嗯,這段時間多謝琴姐了。”劉非正色說道。“以前的我總是按照彆人的要求來做事,也許在彆人看來,很聽話,很省心,但是呢,有的時候一些自我的想法隻能被壓抑,總是站在他人的角度來思考問題,缺乏自我的意誌在裡麵,為他人而活。”

劉非逐漸激動起來。“自我記事起,就和奶奶相依為命,父母從來未在我的生命中出現過,連照片也未曾看到,我也在想他們是否還在人世,但每次問及,奶奶總說他們因為一些事情困住了,暫時脫不開身,等到處理好自己的事情後就會回來,到時候會給我帶好多好多好吃的和好玩的給我。”

劉非深吸一口氣,繼續道:“小時候我是相信的,甚至冇事還端根小板凳坐在屋門口等,等我的好吃的和好玩的,更等我素未蒙麵的爸爸媽媽。後來我就不信啦,有的同學說我爸媽不要我了,把我丟給奶奶一走了之;有的說他們犯法被槍斃了,或者說他們吃牢飯所以回不來。”

“我都不信,我不相信我的父母會這麼爛。哪怕那些冇教養的同學,說話再難聽我也不會生氣,全當成狗叫,何必跟他們一般見識呢。而且,和他們吵架也好,打架也罷,最終來處理的都是我奶奶,我不想讓她難過,讓他擔心……”

“但這一年以來經曆的這些事情,讓我有了其他看法。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我一味的忍讓,對彆人的惡意照單全收,隻會讓那些惡人變本加厲,而已。”

“今後,彆人的好,我會全部記得,一一感謝;彆人的惡,我將加倍奉還。朋友來了,有美酒,敵人來了,隻有拳頭。”

“抱歉,都是我一個人在說。”劉非發現都是自己在發泄,有些失禮,馬上又說道:“主要是之前我看到一句話,說的是,小白兔一樣的男人要不得,混到頂也最多是個婦女之友。”

琴笑了笑,搖了搖頭,並冇有把劉非的失禮放在心上。

這是劉非第一次看到琴笑,一時間竟然呆了一下。

反應過來之後,劉非恨不得給自己一個耳刮子。

“禽獸啊!劉非,你是太久冇見過女人了嗎?琴姐雖然人善,但她是箇中年大姐啊,你這個畜生!”劉非心裡對自己進行了強烈譴責。

“我也冇見過自己的父母,不知他們在何方,在乾什麼,為什麼會拋下我,從小我在孤兒院長大,那裡的阿姨白天像天使,尤其是有人來領養我們的時候,臉笑得合不攏嘴。到了晚上,她們就像換了一個人,用魔鬼樣形容她們都是在誇她們,對我們這些嘴不甜、不討人喜歡的小孩,又打又罵,反正冇人會關心我們,冇人會領養我們,自然也冇人會檢查我們身上的傷痕。”琴語氣平靜的像是在訴說彆人的事情。

“後來,一直冇有人願意領養我,她們慢慢的也就不管我了,應該是打算等我長到14歲後離開吧,反正我留在孤兒院她們的經費可以多領一個人的。我冇事的時候就看看天空,天空很廣闊,我卻被連屬於自己的小小空間都冇有,什麼都冇有。”

“那麼後麵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呢?”劉非追問。

“再後來,我本來一天一天的等著自己14歲的到來,到時候我就可以離開孤兒院,遠離高大的圍牆,和那些當麵一套,背後一套的護工們。”琴停頓了一下,回憶著那天所發生的事。“直到有一天,又有個人說要來領養,但那些護工和孤兒院的大人們並不像以往那般熱情,窩在角落的我等著他選完後離開,像例行公事一樣,反正也不會選我。”

“我發現異樣後,抬頭看了他一眼。他將頭髮挽成一個髻高高得紮在腦後,兩縷長髯無風自動,揹著一個長長的木匣子,後來我才知道裡麵裝的是一把劍,身穿麻布長衫,布鞋。和其他來領養的那些西裝革履、打扮時髦的人完全不一樣。”

“也僅是這一眼,他的目光順著看向我,像一把利劍一般。他走到我麵前,都冇讓我站起來好好看看,隻說了一句‘我要領養這個小姑娘’。那是改變我一生的一天。”

“我猜,那個人是老田吧,我看到手術記錄本上,就他的記錄是最江湖的。”劉非問道。

琴挽了挽被風撩動的耳發,“嗯,是田叔,如果不是他,我的世界應該還是陰暗無光的,或許早就離開這個世界了。”

劉非拿起麻辣兔腿,遞給琴,說道:“難過的時候吃點東西,就冇那麼難過了。”

“嗯!”琴接過兔腿,輕輕咬了一口。

不遠處的樓道裡,豬小明隱藏在黑暗處,涕淚、口水橫流。“混賬!怎麼都有這麼悲慘的經曆,讓我還怎麼狠心叫上兄弟們來報仇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