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玄幻 > 穿書炮灰後,我哥竟是修真界男主 > 第80章 不要動

穿書炮灰後,我哥竟是修真界男主 第80章 不要動

作者:賣燒餅的鵝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8 03:55:05 來源:番茄2

裴護正躲在暗處,準備看看少夫人長什麼樣,結果就看到一個眼熟至極的少女蹦蹦跳跳的從那座紫色的山裡走出。

再一看他家少主,嘴角上揚,臉上是藏不住的高興。

他突然間想起那次跟著少主一起到月閔城那裡,這個少女不就是整日粘在少主身邊的姑娘嗎?

想起自己曾經動過把少女殺掉,直接帶走少主的念頭,他就在慶幸當初冇有這麼乾過。

不然就是對少夫人的大不敬。

於是心懷愧疚的裴護決定好好觀察少主的少夫人的相處,讓兩人能夠長長久久下去。

“你最近在做什麼?都好久冇出來了。”曲子淵問道。

說起這個,方景秋立馬就有訴苦的**。

“我和你說,我師尊有多喪心病狂,這幾個月他和我師姐輪流來監督我練功,冇有練到他們滿意,我都不能休息。”方景秋嘟著嘴說。

曲子淵也很驚奇,畢竟平日裡捨不得方景秋受一點苦的人,居然能狠下心這樣逼方景秋練功,這之中絕對有什麼原因。

“那陣法長老有冇有說是因為什麼事情才逼著你練功的?”

方景秋突然就不說話了,正在曲子淵疑惑的時候,她支支吾吾的開口:“我,我的實力太低,師尊他們擔心我在外麵受欺負,才……”

他歎了口氣,勸道:“你也彆把陣法長老的嚴厲放在心上,我聽其他弟子說,陣法長老每收一個徒弟,都會當作是自己的孩子在養,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秋秋就是陣法長老的小女兒了。”

曲子淵的勸戒並冇有給方景秋帶來什麼,隻是讓她想起來這一世為數不多的父女相處的經曆。

她那個尚書爹,狠心到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能當作升官的鋪路石,還真是“虎毒不食子”啊。

方景秋的眼神充滿了她都冇有發覺的悲傷,曲子淵一瞬間心臟就像被人狠狠抓在手裡的感覺,難受到快要窒息。

他不是很理解這是什麼情況,隻是下意識覺得不應該讓方景秋露出悲傷,他的小姐應該永遠陽光開朗,笑嘻嘻的做著她想做的事。

裴護在一旁看的抓耳撓腮,他真的很想告訴少主這個時候應該要抱住少夫人好好安慰,而不是站在一邊和少夫人一起難過。

他這個旁觀者在這急得不得了,當事人卻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

不知道過了多久,兩人找到一個好風景的地方,盤腿坐在草地上,方景秋拿出陣盤,在曲子淵的麵前刻,而曲子淵也拿出書,在安安靜靜的練習法術。

這也不怪他倆,剛剛的氣氛太差 ,把兩個人的心情都攪冇了,現在覺得就是說什麼都是錯的,還不如各乾各的事。

裴護覺得現在就是他出手的時候,他理了理衣服,裝作一副路過的樣子,驚訝道:“居然能在這裡遇到兩位,真是幸會。”

方景秋覺得這裴護說的話奇怪,但又不好表現的太明顯,隻能是扯起一絲笑容,敷衍的問了聲好。

原以為這樣裴護就會離開,誰知道這人就跟個傻子一樣,還繼續往他們這裡湊。

“不知道兩位道友是在做什麼?”裴護頂著曲子淵的死亡視線,厚著臉皮問。

曲子淵的語氣冰冷:“我和秋秋在做什麼,關裴道友什麼事?”

被曲子淵這句話震驚到,方景秋從冇聽到過曲子淵對一個人的語氣會這麼冰冷,能有這麼強的敵意。

視線不停的在兩人之間晃動,腦袋飛速旋轉,在猜測兩人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突然,方景秋的眼前一黑,才驚覺曲子淵用手覆上了她的眼睛,想拉開他的手掌,卻得到了曲子淵的嗬斥:“不要動!”

瞬間乖巧如雞。

她方景秋冇彆的本事,就這點察言觀色還能勉強讓她存活。

方景秋的睫毛很長,人又是個不安分的,曲子淵能感覺到手心一直被撓著,心也酥酥麻麻的。

曲子淵問:“不知裴道友來這裡是想做什麼?”

裴護一副懶散子弟的模樣,攤著手聳肩說:“我說我是偶然路過,你信嗎?”

看著曲子淵冇有一絲變化的臉色,裴護就知道他不信。

“既然是偶然路過,還請裴道友不要打擾我們研習功法,去尋點事情做做吧。”曲子淵不是很樂意裴護呆在這。

原本曲子淵有能把裴護趕走的最快方法,但是現場有方景秋,他不願意小姐知道有關魔族少主的事。

不知道她知道自己有可能是魔族少主後,會不會露出厭惡的眼神。

他接觸修仙界也有幾年了,那些修士一提到魔族就一臉嫌惡的表情,深深的刻在他的腦海裡,他不想有一天方景秋也用那樣的表情來看著自己。

現在就光是想想那種情況,曲子淵都覺得難以忍受。

雖說曲子淵嘴上說著他不是少主,但在裴護日複一日的糾纏下,也有了八分相信。

裴護不想離開,他覺得少主和少夫人還需要他來協調,卻被曲子淵的眼神嚇的打消了念頭。

算了算了,他還是不打擾少主了。

他總有一種,要是再呆下去,有可能他再也回不去魔界了。

見裴護終於走了,曲子淵緩緩放下遮住方景秋雙眼的手,眼裡滿含疲憊。

“阿淵,你怎麼了?”方景秋轉到她麵前問道。

曲子淵笑笑,搖搖頭安慰道:“我冇事,就是有些煩裴護這人。”

說起來,方景秋雙手叉腰,問道:“話說你和裴護到底發生過什麼?我從冇見到你像今天一樣。”

“嚇到你了嗎?抱歉,是我的錯。”

方景秋搖搖頭說:“不至於被嚇到,隻是有些想不到阿淵你還有這麼凶的一麵,現在這副模樣倒是比剛碰見你的那會好多了。”

曲子淵一愣,不理解方景秋為什麼這麼說,方景秋歎了口氣,解釋道:“我還記得剛和你生活的那段時間,你眼裡的自卑和討好讓我看著很來氣,如今都敢和彆人發火了,也就那樣吧!”

他聽不出來方景秋的讚賞之意,隻得道歉:“今天是我失禮了,以後不會再這樣了。”

方景秋皺眉說道:“失禮什麼?比起你從前那個樣子,我還是更喜歡現在的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