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玄幻 > 穿書炮灰後,我哥竟是修真界男主 > 第70章 少主

穿書炮灰後,我哥竟是修真界男主 第70章 少主

作者:賣燒餅的鵝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8 03:55:05 來源:番茄2

所以曲子淵一定是喜歡他小徒弟,隻是不敢說而已。

不知道陣法長老已經認定他喜歡方景秋的曲子淵正走在竹林小路上,似是感覺到什麼,他停下腳步說道:“出來吧,躲躲藏藏的有失風範。”

一陣風吹過,把竹林吹的沙沙作響,一個人影也落在他麵前,曲子淵一看,跟蹤他的人居然是門派大比裡的第三名——裴護。

他微微皺眉,問道:“不知裴道友跟蹤我,所為何事?”

裴護看了他一眼,突然間單膝跪地,把曲子淵嚇了好大一跳。

“左護法裴護,拜見少主。”裴護恭敬的說。

左護法?哪裡的左護法?

見到曲子淵疑惑,裴護解釋道:“少主年少冇有記憶也正常,我乃是魔族左護法裴護,特地來請您回去的。”

原以為這樣說,曲子淵會相信他的話,和他回魔族,可誰知,曲子淵隻是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著他,就好像他是那種街邊雜耍的人。

“我是天蘊宗的弟子,不是什麼魔族中人,和你口中的少主更是八竿子打不著,裴道友請回吧,今日之事我就當是道友胡言亂語。”

裴護氣急,冇有想到少主居然這麼難說話,要不是出來之前魔族裡的人叮囑他,千萬要冷靜行事,他現在可真想一棒子敲暈少主帶走。

他隻好耐著性子和曲子淵解釋如今魔族的情況。

曲子淵麵無表情的聽完,總結出來這些情況:

其一,魔族如今小人上位,內部分成了兩派,一派擁立新主,一派則是要尋他這個少主回去主持。

其二,他在幼年時,由於下屬的看護不當,導致他在人間走失,而他的魔族血脈至今尚未覺醒,此次讓他回去也是為了覺醒血脈。

這種情況下,傻子纔會選擇回魔族吧,更何況他纔剛剛把紅依抓回來,現在回去不是去當活靶子嗎?

曲子淵頓覺頭疼,不明白為什麼這種離譜的事情為什麼會發生在他身上。

明明他隻想在天蘊宗裡好好修煉,和方景秋一起追尋長生大道。

突然他像是反應過來什麼,臉突然間紅了,總覺得最近這幾個月,他總是很容易想到方景秋,他不會真的和陣法長老說的一樣,喜歡上她了吧?

裴護在一旁看著曲子淵的臉一會紅,又一會白,不知道少主究竟在想什麼,但他現在要做的就隻有把少主勸回魔族。

“少主,當務之急還是請您隨我一同回魔族去主持大局,莫要讓那小人……”裴護還冇說完,就見曲子淵一臉冷漠的看著他。

“我說過的吧,我是天蘊宗的弟子,魔族的事情與我冇有任何乾係,請回吧。”

曲子淵略過他,繼續往竹林深處走去,裴護還想繼續跟,卻被一個法術止住了腳步。

“裴道友最好莫要再繼續糾纏,不然你一切的算盤可都空了。”

裴護看著他,從他的眼神裡讀不到一點人前的溫潤,隻有無儘的冰冷,屬於魔族的冰冷。

不好再繼續跟著,裴護隻好離開,在離開前,他對曲子淵說:“少主,我會一直等到你願意回魔族的時候的。”

曲子淵不禁懷疑,他們魔族都這麼執著嗎?

搖搖頭,不願再繼續想這些糟心事,隻是想著明日該去看個東西。

天青峰這邊,歲霖回到峰裡,看到方景秋靠在樹下睡著了,歎了口氣,用法術把她送回屋子裡,慢慢往觀星台走。

“前輩,不讓她知道‘青雀’的事,我是不是做錯了?”歲霖臉色低沉的問道。

老樹精看著他,提醒道:“當初可是你自己不願意讓三丫頭沾染這些的,如今你又因為什麼後悔?”

歲霖不說話,今天曲子淵和他說了那些東西後,他才意識到,原來自己的小徒弟已經開始被侵蝕了。

他們天青峰一脈,曆來都是“青雀”,也就是外人所稱呼的天道傳令使的候選人,隻是外人不知,這個受彆人羨慕的身份,卻是他們想要甩開的。

有得必有失,他們既然得到天道的認可,卻每次啟示都是在睡夢中進行,在這段時間裡,任何人都可以輕而易舉的殺死他們,或是長久的陷入睡夢,再也冇醒來。

他的師尊,就是方景秋的師祖,便是在凡間的時候,被人偷襲致死。

而歲霖如今入夢時間越來越多,他很怕,有一天就再也冇醒過來,那他的這三個徒弟該怎麼辦?

原先想著不和方景秋說“青雀”的事,就是想著不讓她接觸,結果,天道還是不肯放過她,還是對她下手了。

歲霖憂愁的連杯中的茶都冇有心思再喝下去,老樹精勸道:“放寬心吧,既然這件事已經改變不了,不如讓三丫頭知道為好,我看三丫頭福澤深厚,也許她可以破局。”

“希望吧。”

第二天歲霖去找方景秋的時候,卻得知方景秋一大早就被喊到戒律堂去了。

一瞬間歲霖有種不祥的預感,這丫頭去凡間兩個月,不能是犯了什麼大錯吧?

轉念一想,方易秦是戒律堂的大弟子,又是方景秋的哥哥,他家小徒弟隻要不犯什麼比較嚴重的錯誤,應該是不會有什麼事的。

可他到了戒律堂後,見到那密密麻麻使用靈力攻擊凡人的記錄時,百年不變的清冷氣質一瞬間就像一個恨子女不出息的老父親暴跳如雷。

“你在凡間到底為什麼要對凡人動手!”

歲霖發起火來,就連戒罰長老也害怕,他這麼多年就隻見過歲霖對浮雲破口大罵,但也冇如今這麼情緒激動。

方景秋被嚇傻了,入宗這些年,歲霖給她的印象一直是那個無所事事的清冷仙君形象,哪像如今這樣激動。

“你告訴為師,為什麼要對凡人動手?”歲霖自覺語氣重了,放輕語氣問道。

她的嘴唇動了動,似是想要說出什麼,卻又隻字未說。

戒罰長老頂著眾人的目光,勸道:“你說出原因,戒律堂也好按你的過錯定罪啊,萬一能少受點苦呢?”

方景秋還是挺直腰板站在那,一句辯解都冇有。

方易秦今天去其他峰處理弟子打架,冇有在戒律堂裡,就導致現在居然冇有一個人再能讓方景秋開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