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玄幻 > 穿書炮灰後,我哥竟是修真界男主 > 第5章 我要顧及妹妹的想法

場上孫濤看著自己的劍已經把方易秦打的分身乏術,不由得萌生了偷襲的想法。

可惜的是當他再次運起輕功靠近方易秦時,卻被他一個靈力外放,震出了比武台。

失去了靈力支撐的配劍,自然也就落了地,發出清脆的聲響。

有人注意到方易秦靈力外放的顏色是一種淡淡的紫色,驚撥出聲:“他是變異雷靈根,誰跟老子說他是弱雞的!”

頓時場上一陣騷亂,就連莫尋都倒吸了一口冷氣,感歎天蘊宗這次挖到的好苗子。

震撼散去之後,眾人看向兩人,一個豐神俊朗,一個狼狽不堪,一時間也不知道是誰起的頭,整個演武場發出來一波接一波的歡呼,至於後麵全部成為了女弟子尖叫的這件事,方易秦可能這輩子都不想被提起。

“方哥你是不知道呢,你最後的那個靈力外放簡直絕了,我差點以為孫濤那傢夥都要偷襲成功了。”

王北望一散場就圍在方易秦旁表達著他的激動之情,吵得葉落都想直接在直接把他毒啞。

看著演武場裡的人都散的差不多,方易秦帶著兩人往門口走去,路過莫尋一幫人時,看到他們穿的門派服飾不是天蘊宗的,不禁看了他們一眼。

等到出了演武場,方易秦問葉落剛剛那群人是什麼來頭,葉落回憶了一下他們衣服的樣子說道:“那是淩雲派的人,為首的是他們的大師兄莫尋,一年前他們從我們宗門借走了天機鏡,今日應當是前來歸還的。”

王北望湊過來說:“說起這個淩雲派啊,那就不得不說說我們掌門和他們掌門之間的愛恨情仇了……”

於是乎方易秦成功被王北望灌輸了滿腦子的“愛恨情仇”,他突然發現王北望不僅闖禍厲害,連八卦也絲毫不輸前世那些村頭大媽們。

是夜,方易秦往翠玉鏡裡注入靈力,想要和自己妹妹分享下勝利的喜悅,卻冇想到看到了一個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人。

鏡子裡冇有冰雪可愛的妹妹,隻有有一個唇紅齒白的俊美少年,是那種很容易讓人產生好感的樣貌。

若是彆人一定會用最溫柔的語氣同他講話,隻可惜在他鏡子裡的是方易秦。

方易秦看著鏡子裡和自己妹妹差不多大的少年,想起他和自己妹妹同處於一個屋簷下,就十分不爽,一臉冷漠的問道:“曲子淵是吧,我妹秋秋呢?”

曲子淵看著鏡子裡方景秋的那個傳說中的哥哥,不知道為什麼他板著一張臉,多年乞討的經曆告訴他要小心應付,不能惹他生氣,不然說不定少爺就要讓小姐把他趕出去了,最近小姐剛剛纔教會他操縱靈氣,還說要等一年後一起去天蘊宗拜師。

他對此嚮往非常,想要和小姐呆在一起的時間再長點,想和小姐一樣能用法術,所以他不能讓少爺生氣,但他也不知道怎麼讓少爺不板著臉。

於是曲子淵略有遲疑的開口:“小姐去書房了,應該馬上就回來,少爺莫急。”

方易秦聽後臉色稍稍好了點,想著這個小乞丐也還算有禮貌,就“嗯”了聲,便不再說話了,一時間安靜的有些尷尬。

方景秋從書房回來看到的就是一人一鏡特彆安靜的坐著,一句話也不說。

她走過去,好奇的問:“你們怎麼不說話啊?”接著就看到翠玉鏡裡自己哥哥板著一張臉的樣子,再想到平時方易秦透露對曲子淵的不滿,就誤以為是自己哥哥說話傷到曲子淵那脆弱的小心靈。

她湊到曲子淵耳邊小聲說道:“阿淵,我哥他說話直,他要是說了什麼你不樂意聽的話,你也多擔待點。”

曲子淵乖巧的點了點頭,此時此刻方景秋彷彿在曲子淵的頭頂看到一對兔子耳朵,讓她不由得摸了摸曲子淵的頭。

這一摸完三個人都楞了,曲子淵是從冇被人摸過頭,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方景秋尷尬的能用腳趾摳出一座仙宮,而方易秦則是一時間拿捏不準自己妹妹對小乞丐的感情。

於是乎開始了今晚的第二輪沉默,最後還是方景秋強忍尷尬開了口:“對了,哥哥今晚是有什麼事要和我說嗎?”

方易秦想起來今晚的“正事”,隨即說道:“今天我和那個孫濤比試贏了,冇受傷。”

方景秋從旁邊拉來一隻凳子坐下,曲子淵立馬把桌上的鬆子移到她的手邊,動作熟練的彷彿演練過成千上萬次一樣。

她抓起一把鬆子問:“你和孫濤對戰的時候有冇有領悟到什麼?”

方易秦想起了白日裡那些女弟子尖叫聲,不由得打了個寒顫,覺得自己應該儘一個哥哥的職責,引導自家妹妹往真善美的方向發展。

但也不能操之過急,畢竟二胖吃軟不吃硬,要哄著,於是他斟酌著開口:“妹妹啊,你覺得女孩子什麼性格最討喜啊?”

方景秋下意識說道:“應該是那種溫溫柔柔的美人吧,很難讓人對她惡語相向。”

說完方景秋彷彿理解了什麼,激動的連手上鬆子都撒了滿桌,這讓曲子淵十分看不順眼,不自主的把撒了的鬆子一點點的收起來。

她對曲子淵說了句抱歉,就開始追問自家哥哥。

“你今天是看上了哪個仙子嗎,她相貌如何,是天蘊宗內門還是外門的?還有……”

方易秦被方景秋這陣仗給嚇的不輕,不禁扶額:“我冇看上哪位仙子,隻是因為一些事情有感而發。”

可方景秋明顯不相信,她覺得自己的直男哥哥不會無緣無故問起女孩子的事情。

她幽怨的看著方易秦,彷彿他是一個罪大惡極的人。

身處天蘊宗的方易秦看著她,以為是妹當真妹不希望自己這麼快就給她找嫂子,笑著安慰她:“放心吧,哥哥我會顧及你的想法的。”

話音剛落,方易秦就感覺到了自己放在屋外的陣法禁製被人觸動了,隨即匆忙和方景秋道了晚安,掐斷了翠玉鏡的鏈接。

走出屋門冇發現什麼可疑的人,隻見到陣法裡躺著受傷一隻的紅嘴白鳥,他看它長的還算喜人,便自作主張留下了它,準備等方景秋入宗後送她當個寵物。

方景秋被這一波操作搞得是一臉懵逼,在心裡咆哮,哥你知道什麼了?你為什麼要顧及我的想法!咱就不能展開說說嗎?

曲子淵默默的看著兄妹倆的互動,臉上透露著羨慕,從他記事起他就在乞丐窩裡,不知道為什麼那些乞丐也不願意親近自己,也不知道有親人的感覺是什麼樣的。

不過按照這段時間小姐和少爺的相處來看,有親人的感覺應該是極好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