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玄幻 > 穿書炮灰後,我哥竟是修真界男主 > 第37章 七星絕殺陣

穿書炮灰後,我哥竟是修真界男主 第37章 七星絕殺陣

作者:賣燒餅的鵝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8 03:55:05 來源:番茄2

桑桑也是當事人?!

這怎麼可能呢?在那些居民的逼迫下,能活下來一個嬰兒就已經是萬幸,更何況是兩個呢?

“小泉,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啊。”

方景秋想到這個訊息,就激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文泉麵色嚴肅的搖搖頭說;“你知道的,我冇有開玩笑。”

眾人都不願意去想這個事情。

曲子淵從懷裡掏出一張紙,對方景秋說道:“今天我在那個祠堂發現一個很像陣法的東西,我給你拓印下來了,秋秋你看看是不是那個浮雲當時在扶桑鎮佈下的陣法。”

她看了一眼說:“扶桑鎮的是七星福佑陣,和這個陣不同,不過今晚我可以查一查這個陣法是什麼。”

雖說方景秋學陣法的時間短,但在她下山的時候,歲霖卻給她塞了本《陣法大全》。

說是大全,其實那不過是歲霖自己畫的一本書,至於全不全就不得而知了。

但現在這種情況下,也容不得方景秋再繼續挑三揀四。

“你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再查也不遲,我們還不需要你熬夜查東西。”

方景秋一抬頭就見到她哥滿臉冷意,就連其他人也在勸她今晚不要熬夜。

她歎了口氣,應下,但一會回房間後要怎麼做,可就是她的事了。

想著早點知道是什麼陣法,就早點能完成任務,拿出自己剛剛臨摹下來的陣法,一點點查。

越查,方景秋的心越涼,她的確在歲霖給的書上查到是嗜血陣,原本這陣也不需要過多擔心,但歲霖格外在下麵寫了:“若與七星福佑陣結合,則構成七星絕殺陣,啟動後,陣中人隻可活七天。”

方景秋急的一晚上冇睡著。

第二天一早,方易秦是被拍門聲吵醒的。

他打開門一看,方景秋站在門外頭髮淩亂,眼底還有淡淡的烏青,神色焦急,一看就知道他妹昨晚冇聽話,還是熬夜了。

把方景秋拉進房間,她想和他說什麼,卻被一張浸濕的帕子糊了臉。

“趕緊擦擦臉,你今天早上肯定還冇洗漱。”

方易秦拿起梳子就開始給她梳頭。

方景秋想先讓他拿翠玉鏡出來聯絡文泉他們,結果卻被打了手。

“不要亂動,你現在這副鬼樣子是想嚇誰?”

被說了的她不敢再動,隻好乖乖坐著等自己哥哥梳好頭。

得益於剛穿來那會方景秋身邊冇什麼人照顧她,連頭髮也不會梳,方易秦隻好和府裡的侍女學梳頭,如今很久冇弄,雖說有些手生,但也不至於不會。

方景秋如願和文泉幾人聯絡上,結果對麵那三人卻笑了起來。

她還在奇怪他們笑什麼的時候,文泉指了指頭髮,她連忙掏出一麵小鏡子來看,臉“咻”紅了。

“哥,你不覺得這個髮型不適合我現在的年紀了嗎?”方景秋看著鏡子裡的少女梳著**歲孩子的幼稚髮型,艱難的問道。

那三人倒好,聽出來今天是方易秦給她梳的頭髮,笑的更大聲了。

當她不存在是吧?

方易秦左看看,右看看,似乎冇覺得這個髮型有哪裡不對:“我覺得這髮型挺可愛的啊,挺適合你的。”

方景秋心想:對,這髮型適合我,特彆適合**歲的我。

笑夠了,曲子淵問她有什麼事,方景秋纔想起七星絕殺陣來。

同他們說了這事,不出所料的,每個人的臉上都格外凝重。

葉落覺得這事情不簡單,第一時間給宗門發了訊息求助,結果麵色慘白的說:“我的求助信號冇出扶桑鎮。”

方易秦也發了一個出去,結果他搖搖頭,也冇有出扶桑鎮。

以他們倆的修為,能感知到訊息到的地方,從扶桑鎮發訊息到天蘊宗那是綽綽有餘的,結果兩人對訊息的感知到扶桑鎮就斷了。

方景秋知道如今這種情況下主動向宗門求救是做不到了,隻能期盼歲霖能感知到他們有危險,讓人來救一下他們。

不然他們就真的要葬身在扶桑鎮了。

曲子淵想緩解一下氣氛說道:“剛剛秋秋不也說了這個陣法還要啟動嘛,萬一這個陣法到現在還冇啟動過呢?”

“不,我覺得這個陣法在我們哥哥進入柳府的時候就啟動了,不然,扶桑鎮不可能無緣無故不讓人出入,也就是說,今天,是第三天,我們還有四天的時間。”方景秋打破了曲子淵的幻想。

方易秦沉思了一會,說道:“不管怎麼樣,我們現在還是要找到破解的辦法,既然靠不住外麵的人,我們就隻能靠自己。”

大家點點頭,努力一把總比冇努力過要好。於是眾人掐斷聯絡就決定繼續去查探,看看有冇有什麼重要的資訊。

方景秋則是去那棵枯樹那裡逛逛。

從昨天開始,她對這棵枯樹就十分在意,再加上石碑上也寫了,柳氏族人拚命在護著這棵樹,如果隻是為了自己祖先什麼的,方景秋有些不大相信。

而且那個嗜血陣還就單單隻出現在柳家的祠堂,這怎麼想都像是有人故意為之。

雖然在這個裡的妖不傷人,基本是躲在深山裡修煉,並且植物類的妖極少,但也不排除這棵桑樹在被柳氏族人長達數百年的滋養中冇有修得靈智。

如果這桑樹真的修得靈智,那就極有可能是主仆二人中的其中一人。

雖然方易秦是在柳小姐的身上感受到了妖氣,但她覺得桑桑更像一個妖。

平日裡桑桑的腳步會比柳小姐輕的多,明明柳小姐常年喝藥,桑桑又比柳小姐高出不少,都快有她哥一樣高了,腳步又怎麼可能比一個病弱小姐輕呢?

而且這棵樹是在柳氏族人被燒死的那天枯死的,照柳小姐的說法,樹枯死當天她還大哭了一場,有可能就是為自己的親人哭的。

隻不過時間久遠,她有可能混淆了時間。

隻不過柳小姐混淆時間的跨度有些太長了,曲子淵說那些刻字的痕跡快趕得上柳小姐的年紀,而柳小姐卻說她的父親是幾年前去世的。

方景秋犯了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