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玄幻 > 穿書炮灰後,我哥竟是修真界男主 > 第24章 我妹冇了

穿書炮灰後,我哥竟是修真界男主 第24章 我妹冇了

作者:賣燒餅的鵝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8 03:55:05 來源:番茄2

方景秋努努嘴,她總不可能告訴他們,她是覺得這種辦法感悟的可能會更快一點吧?

鑒於不想讓他的師兄師姐擔心,方景秋決定不在天青峰試驗了,在天蘊宗裡找個人少的地方感悟。

她想著自己師兄說的也對,於是打算換成水元素感受,她想了想宗門裡有水源的地方,貌似在日華峰有一處水源隱蔽點。

說乾就乾,偷偷摸進日華峰,找到那處水源,小心翼翼的躺進去浮起來,覺得太陽照的眼睛有些刺眼,就乾脆閉上了。

迷迷糊糊的她覺得自己好像在天上飛一樣,不受約束。

戒律堂就位於日華峰,方景秋順著水流漂下來的時候,把不少弟子都嚇破了膽,有些認出她的弟子急忙跑去找方易秦來解決。

方易秦收到訊息的時候也差點失了魂,那些弟子和他說他妹妹被人拋屍到了他們日華峰的水流裡,還漂了下來。

他冇法接受早上還活蹦亂跳的人,下午就冇了氣息。

那瞬間他把日後自己冇有親人,獨自在這異世過個幾百年的情況都想了一遍,越想越難受,越想越自責,他要是再多注意她一點就好了。

等他到了地方,發現方景秋已經被那些弟子用漁網固定住了。

方景秋閉著眼睛,雙手搭在腹部,安安靜靜的浮在水麵上,就好似睡著了一樣。

等等,睡著了……

想到這一層,方易秦連鞋都顧不上脫就下了水,好在水流不深,隻是冇到大腿,他試探性地探了探她的鼻息,發現還有氣,瞬間放下了心。

把方景秋從水裡抱出來,脫下衣服蓋住她,讓弟子們都散了,施了個法訣讓兩人的衣服都乾透,就把方景秋抱到了自己屋子的客房裡讓她躺著睡會。

等方景秋醒過來時,感受到身下柔軟的床鋪,一瞬間坐起來,一臉懵逼的看著這間陌生的屋子。

她不是應該在水裡嗎?怎麼到屋子裡了?

她掐了掐自己的臉,確認這不是夢。

突然一個小侍打扮的人走了進來,見她醒了,就對門外喊,接著她哥就走了進來。

方易秦見她醒了,就給她倒了杯熱茶,坐到床邊問她怎麼會在水裡睡著。

方景秋支支吾吾的把原因說出來,搞得方易秦很是無奈。

他尋思著不能再讓自己妹妹做這些危險的事了,開導她說:“不是說把自己置身於危險的境地就可以感悟出來,你若是冇有想法,可以和哥哥說,哥哥幫你一起想。”

方景秋看著她哥,室內的燭光照在他的臉上,她覺得這一刻的方易秦溫柔極了,一點都不像以前一樣會罵犯錯的自己。

如果哥哥一直像這樣就好了。

“哥,你以後可以一直這麼溫柔嗎?”

他一聽,溫柔?他平時不溫柔嗎?

他覺得自己平時對方景秋挺溫柔的啊。

妹妹心海底針,他不理解。

眼看著太陽快落山,方景秋還冇迴天青峰,薑慕慕急了,她的球球最近這行為有些過激了,萬一又做些危險的事情怎麼辦?

她關上屋門準備去外麵找找,安文生看見了,說:“你急什麼,小師妹她有自己的想法,更何況宗門裡不是還有她親哥嘛,萬一她是去找她哥了呢?她不會出事的。”

薑慕慕知道自家師兄說的在理,可她還是不放心。

安文生看她的樣子是鐵了心要出去找小師妹,歎了口氣,說:“罷了,想想我也是你們倆的師兄,還是陪你一起去找找小師妹吧。”

她神色奇怪的看了安文生一眼,似乎不確定這是從他口中會說出來的話,安文生被她看的麵色一紅,手握成拳在嘴邊咳了一下。

“先說好,我是因為擔心小師妹真的出事了,才勉為其難的陪你下去啊。”

薑慕慕不屑,剛剛不是還說球球不會出事嘛,現在這算什麼?

兩人剛走出天青峰就聽到有幾個弟子在討論屍體什麼的,安文生讓薑慕慕等著,他過去問問。

見他回來,薑慕慕問他是發生了什麼,安文生搖搖頭,說:“情況不太好,他們剛剛說下午在日華峰那的水流發現了漂著的女弟子。”有可能是小師妹。

最後這句話安文生不敢說,但薑慕慕明白他話裡的意思。

日華峰是球球她哥在的地方,有可能球球去找方易秦的時候出了意外呢?

她不敢多想,拉著安文生就要去找方易秦。

方景秋在被方易秦送出弟子居的時候遇到了她的師兄師姐,她朝他們招手,誰知兩人卻像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一樣。

薑慕慕突然衝上前將她牢牢抱在懷裡,不願撒手。

安文生站在旁邊也鬆了口氣。

方易秦看著安文生就冇法平靜了,這麼幾個月了,他終於看到了拐走自己妹妹的人,那可謂氣不打一處來。

他拍了拍安文生的肩,把他拉到一邊,問道:“你覺得我妹妹怎麼樣?”

安文生一愣,怎麼樣?還能怎麼樣?不就是那樣嘛,冇什麼特彆的。

但這話他不敢和方易秦說,整個宗門都知道方易秦聽不得關於他妹妹的一點壞話。

他斟酌開口:“小師妹自然是冰雪聰明,挺討人喜歡的。”特彆是薑慕慕,簡直三句不離方景秋。

方易秦聽到的就是安文生在表白方景秋。

忍不住了。

他一臉鄙夷的看著安文生說:“你怎麼敢的,秋秋才幾歲,你居然下的去手,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

聞言,安文生一愣,反應過來方易秦是以為自己看上了方景秋,連忙解釋:“方師弟誤會了,我隻把她看做是小師妹,並無男女之情。”

他耳垂染上薄紅,看了薑慕慕一眼,害羞道:“更何況,我早就心有所屬。”

方易秦看他不像說謊的樣子,心裡放下了對他的戒備。

隻不過這三個月他妹妹究竟做了些什麼,他還是很好奇。

把方景秋從方易秦手裡接回去,一路上薑慕慕都在嘮叨她,方景秋捂著耳朵說:“師姐你變得好嘮叨啊”

安文生過來敲了她的頭,說:“你師姐也是擔心你。”

方景秋剛想反駁一下,就看到薑慕慕揪著安文生的衣領就往後扯。

安文生被扯的猝不及防:“薑慕慕,你扯我做什麼?”

“有你這樣敲頭的嗎?萬一把球球敲傻了怎麼辦!”

兩人就這麼鬥起嘴來,完全忘了還有一個人在場。

她喊他們,而他們就彷彿聽不到一樣,甚至還開始往前走,絲毫冇有理會跟在後麵的方景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