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玄幻 > 穿書炮灰後,我哥竟是修真界男主 > 第22章 我是她哥

穿書炮灰後,我哥竟是修真界男主 第22章 我是她哥

作者:賣燒餅的鵝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8 03:55:05 來源:番茄2

方景秋苦著一張臉的趕在最後的時間整理完書。

那個戒律堂弟子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不見了人影,等她走迴天青峰時,夕陽染紅了整片天。

打開門的一瞬間,一坨白色的不明物體飛過來,落在了方景秋的頭髮上。

她把罪魁禍首扒拉下來,覺得它再這樣下去,自己遲早要禿。

看著越來越油光水滑的嘎嘎,方景秋一度好奇它每天在峰上吃什麼,居然能把自己養的這麼好。

想一個月前自己剛把它放出籠子的時候,還擔心它會不會再飛回來,結果第二日就發現這傢夥在她的枕頭邊瞎撲騰,大有“你不醒,我不停”的架勢。

隨手把嘎嘎往桌邊一放,走向床鋪。

嘎嘎歪了歪腦袋,撲騰兩下,又飛到方景秋身邊呆著,蹭了蹭她,展現出極致的依賴。

它的變化,讓方景秋懷疑過它是不是被人奪舍了,但又想到它不過是隻鳥罷了,怎麼會有人想不開奪舍它呢。

最大的可能就是嘎嘎憐惜起她這個老母親了。

左右最近的課程都不是那些修仙理論,方景秋索性開始在床上打坐修煉,想要在考覈之前達到練氣四階。

於是方景秋就在上課,理書,打坐三點一線的生活中又過完了一個月。

自從那次李寶彤知道她和她哥的關係後,開始有意無意的對她好,有些弟子不理解就去問李寶彤,結果整個外門彷彿都知道了戒律堂的首席弟子是她哥。

一時間方景秋走到哪都有人用目光注視,這受久了,倒是讓她有些飄飄欲仙了。

這天是八月十五,是凡間的中秋節,方景秋還想著天蘊宗會不會有什麼活動,結果她的師兄師姐和她說這些都是俗人才過的,天蘊宗的弟子不搞這些虛的。

好吧,她是俗人,她想過中秋,她想吃月餅。

原本還想看看五穀峰的飯堂會不會有月餅,結果,還是平時的那些飯菜。

最近文泉在練習辟穀,也不常來飯堂,看方景秋一臉沮喪,還以為是她想吃的東西冇了。

方易秦想著今日是中秋,就想陪自家二胖一天,結果他妹和他說要迴天青峰去。

有一種不切實際的想法在方易秦腦海裡浮現:難道說二胖已經把其他人看得比自己還重了?

他可是她親哥誒!

喪失理智的方易秦跑到天青峰的吊橋前,才反應過來,他妹妹在的地方不能輕易進去。

失魂落魄的他回到日華峰,被戒罰長老看到,戒罰長老還問了一句怎麼了。

結果得到的回答是和方景秋有關,瞬間他就覺得他徒弟的模樣不奇怪了。

畢竟在這天蘊宗誰不知道他徒弟把歲霖那小徒弟當眼珠子疼啊,生怕她磕了碰了,活像一隻護崽的老母雞。

方景秋收到她師尊的傳訊就急匆匆的往山頂趕。

畢竟像她師尊這樣不管事的人,突然叫你,就絕對有大事。

至少在他看來是大事……

邁入天青峰大殿的方景秋在看到又坐在位子上睡覺的歲霖,不禁頭大。

“……師尊,師尊!”

在方景秋喊了不知道第幾聲的時候,歲霖終於醒過來了,用他的話說是他打坐結束了。

“可知為師今日叫你過來所為何事啊?”

明明是你喊我過來的,還問我是因為什麼事情,當我能未卜先知呢。

方景秋在心裡罵罵咧咧,但麵上依舊是恭敬的神色:“弟子愚鈍,還請師尊解惑。”

她覺得自己來天青峰這麼久了,最大的進步就是可以不讓表情出現在臉上,方便了她裝樣子,隻不過長時間下去,自己應該不會變成麵癱吧?

歲霖看了方景秋一眼,不知道心裡在想些什麼。

“今日是月圓之夜,最有助修煉,今晚你就在觀星台打坐修煉。”

方景秋無語,合著就因為一個修煉的事,把她喊過來,她還以為是其他的什麼大事呢。

此時一本書吸引了方景秋的視線,她問歲霖:“師尊,這桌上的書,可以借弟子看看嗎?”

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本歲霖早就放在那裡測試她的書。

見她主動提出,倒是省了歲霖不少功夫。

他點點頭,示意方景秋在這看就好。

方景秋到桌子旁坐下,拿起書,隻見那封麵寫著《真陣》。

《真陣》?

是有關陣法的嗎?

她翻開書,一點一點的看,越看越入迷,她冇想到陣法書居然能這麼有趣。

在方景秋翻開第一頁看下去的時候,歲霖手就有些細微的抖動,這邊方景秋看的頁數越多,歲霖就越激動。

他這段時日不讓薑慕慕接近方景秋,就是因為當時薑慕慕在過測試的時候看過第一頁的內容,他擔心那薑慕慕會給方景秋透露,從而導致他判斷失誤。

可如今這樣,即便是薑慕慕透露過,方景秋也斷然不會是現在這般神態。

他這一門同天道的羈絆深淺,決定著修煉方向的不同。

他的大弟子當初隻是看見了個封麵,二弟子則是能看到第二頁,就連他自己,最初也隻看到過第七頁,就已經被他師傅稱為天才。

而如今在他的小弟子手裡,卻已經翻到了第七頁,隻要再翻一頁,她的天賦就能超過自己。

歲霖的心裡充滿著巨大的期待,他想要見到一個天才,即便她日後造詣會遠超自己,名聲會蓋過自己。

但是這些他不在乎,比起當天才,他更喜歡培養一個天纔出來。

方景秋冇有讓歲霖失望,她到第九頁停了下來,問:“師尊,弟子有一事不明,什麼是真正的陣?”

歲霖看著她就像看到了從前的自己,當時他也問過同樣的問題,隻可惜這個答案他用了百年,直到他的摯友隕落,他才真正明白含義。

“這個問題的答案要你自己體會才能真正明白,旁人說的,隻會誤導你。”

見她歪著頭麵露不解,歲霖也還是不準備解釋,隻是說:“太陽落山了,該去觀星台打坐了。”

方景秋看著外麵的天色,不禁疑惑,自己看了這麼久的書嗎?居然對外界的變化一點感覺都冇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