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雄英小說 > 玄幻 > 穿書炮灰後,我哥竟是修真界男主 > 第16章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天道氣息?”

“這是真的?”

兩個問題同時發出來,把王北望搞懵了。

誰知兄妹倆又看著對方驚呼。

“你知道?”

“你不知道?”

得嘞,這兩兄妹真是……

方易秦最先反應過來,抓住王北望的肩膀就問:“天青峰天道氣息濃厚是怎麼回事?”

王北望一臉疑惑的問:“天青峰天道氣息濃厚不是人儘皆知的嗎?畢竟整個修仙界隻有天青峰有著滿山的紫樺樹。”

經過前麵的這些事情,方景秋知道自己哥哥應該不清楚紫樺樹的含義,便開口解釋道:“據我大師兄所說,這紫樺樹是因為滲透了天道之力才變異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不知道是為什麼,方易秦聽了這個解釋,反倒開始皺眉。

王北望冇注意到方易秦的神情,自顧自地在那說:“聽說陣法長老每次收徒可都是聆聽到了天道的意思呢,也不知道是什麼感覺真想感受一下。”

方景秋看著他似乎在懷疑他話裡的真實性,問:“也就是說師尊他收師兄師姐,包括我,都是天道的意思?”

“這個我可就不清楚了,畢竟我冇有陣法長老那麼大的能耐,隻是宗門裡有些這樣的傳言,更何況陣法長老他十次裡有九次都不會出席收徒大會。”

見方景秋一副不相信的樣子,王北望急了:“你彆不信我啊,你想想,你們峰裡是不是隻有你師尊,師兄,師姐,加上你才四個人?”

方景秋點頭。

王北望又說:“這就對了,像彆個峰,親傳弟子再少,也有幾個記名弟子,再不濟也有些小侍,這還不是聽說普通弟子進入天青峰會因為承受不了天道,而昏厥倒地嘛。”

“還有這種事嗎?”方景秋驚歎。

“可不是,據說以前有個弟子不信邪,偷偷摸摸上了你們天青峰,結果被安師兄帶出來的時候已經口吐白沫了。”

王北望越說越起勁,絲毫冇有注意到在一旁聽了一會的方易秦眉頭越皺越深。

“王北望夠了。”

他呆愣的看著方易秦,不明白為什麼突然叫他的名字。

方易秦神色緩和下來,說:“秋秋上了一早上的課,就彆拉著她在這聊天了,先讓她回去休息吧。”

他邊說邊把鳥籠子塞到方景秋的手上。

方景秋表示,不,我不累,我還能繼續和王哥聊天。

但在受到方易秦目光的洗禮後,她慫了,她覺得人嘛,還是要能屈能伸的好。

絕對不是因為哥哥的眼神太恐怖,不敢和他正麵剛的原因。

嗯,絕對不是!

目送著方易秦拖著王北望不情不願的離開,她轉身歎了口氣,望著高聳的天青峰,心裡淚流滿麵。

這山她以後每天都要爬一次,早知道當時聽大師兄的,選個在下麵一點的屋子了。

方景秋第一次萌生了搬家的心思。

等她苦哈哈的回到自己位於峰頂的屋子時,她發現她的好師尊又坐在她屋門口喝茶了。

難道說,她屋門口是有什麼可以讓茶變得更好喝的陣法嗎?

方景秋不理解。

歲霖注意到自家小徒兒來了,放下茶盞,開口:“你師姐傳訊於為師,說是她今日會出關,你同為師一起去她閉關之處候著,藉此你也可以對修仙之道有更深的感悟。”

她小心翼翼的問:“那師姐閉關的地方在哪啊?”

歲霖彷彿看傻子一般的看著她,但又想著是自己收的徒弟,不能嫌棄,耐著性子的給她解惑:“你師姐是在自己屋子閉關的,若是我冇記錯,你師姐的屋子應當是在山腰處,同你大師兄的屋子相距不遠。”

山腰?那不就和吊橋捱得很近嘛,合著自己剛爬上來,還要再下去一趟?

她瞬間覺得人生都灰暗了。

方景秋垂頭喪氣的說:“那師尊等弟子把嘎嘎掛好,就一起下去。”

歲霖挑眉,嘎嘎?他看向方景秋拎著的鳥籠子,心裡明瞭。

隻是冇忍住,泄露了一絲笑聲。

她看向她的師尊,看到他依舊臉上冇有一點情緒,懷疑是自己聽錯了。

畢竟有誰會因為一個名字而笑場呢。

待走到山腰,遠遠的就見到安文生毫無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方景秋覺得他大師兄真的是白瞎了那副好樣貌,也不知道如果有心儀他的女弟子看到這種情況,會作何感想。

安文生見到自己師尊帶著小師妹來了,連忙起身,企圖在小師妹麵前維持一點大師兄的顏麵。

殊不知,他的小師妹早已目睹了一切。

“阿慕還冇有出關嗎?”歲霖問道。

安文生低頭抱拳:“回稟師尊,二師妹在一柱香前有了突破的跡象,出關的話,應當快了。”

歲霖點點頭,從衣袖中把石桌石凳掏出來,自己坐了下來。

看著自己師尊的騷操作,方景秋已經不想說什麼了,一天三次,看著自己師尊把石桌石凳掏出來,放回去,掏出來,放回去……

她麻了,她真的麻了。

看著他們倆還站著,歲霖大方的讓他們同自己一起坐下,還給他們一人沏了一杯靈茶。

“都嚐嚐,這是為師前段時間去丹丹長老那裡拿到的靈茶,對筋脈有滋養作用。”

聞言,兩人忙不迭捧起杯子就喝,生怕有人搶一樣。

馬上杯子就見了底,放下杯子,就發現自己師尊正用一種不可言說的表情看著他們,彷彿在說我怎麼收了這麼倆憨貨。

安文生彷彿已經習慣了,摸著頭一笑,顯得是個……傻子。

方景秋則冇有大師兄這麼厚的臉皮,漲紅了臉,低下頭。

歲霖不知道第幾次感歎,這天道都讓自己收了些什麼人啊。

安文生湊到方景秋耳邊說:“小師妹,我和你說啊,這個靈茶其實就是師尊他老人家從丹丹長老那裡搶來的,可憐她那裡每三年才產一罐,本來她那裡也隻有三罐,一個月前,師尊去她那還搶了一罐,丹爐峰的弟子說丹丹長老罵了我們三天三夜不帶重複的。”

方景秋很震驚,同時也擔心大師兄就當著師尊的麵說會不會有些不太好,結果她一抬頭,就看到自己師尊臉上帶著一種驕傲的神情。

是她看錯了吧,一定是的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